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盛世女侯 > 第438章给你们敢不敢接?
    “世子爷,你可别再挣扎了。”于大人扬了扬手,那扣着时非晚脖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住手!”岑隐怒斥一声,凛凛寒意让人心惊,亦让人有些心颤不忍。只男子傲色不减分毫,柔软怜惜的目光自女子身上落至那于大人身上时,众人似从他眼底看到了竖着的两根中指。

    手中一枚帅印忽然被抛了出来,在空中打了个转后便又落回了他手中,岑隐微微抬眸,轻嘲起来“不过一枚帅印,本帅倒是可以给,只是,你们谁敢接!”

    他微抿的唇角甚至还挂着一抹笑,那话语在空中飘散,明明很轻,可却似重锤般狠敲在了金州众军心头,一时被那密令所打动的群人又开始坚定向起了他来,目视那于大人时眼底亦含上了不屑与愤怒。

    是啊!那帅印只是权利吗?

    不,那也是沉甸甸的责任!

    依如今失四城,四城还几乎全算得上是易守难攻之城的局面,谁敢接此印!

    “此便不劳世子爷操心了!”因身上伤势有些站不稳,于大人擦了一口嘴上的血让人扶了扶自己后,便朝人群里挥了挥手。

    人群中立马走出了一人来。只见那男人人高马大的,蓄着八字胡子,方正严峻脸,威严凛凛,目光逼人。

    “镇南将军!”军中有一些人脉广的,此时认出了他来,高呼道。

    “世子爷,镇南将军就是万岁爷的意思。难道,你真想自立为皇么?”于大人笑盈盈的瞅了镇南将军一眼。

    因为议和书已签,不便用圣旨封帅,因此,便是推镇南将军上位,明面上还得是个自封的头衔。

    军中喧哗声起,众人忍不住开始对此事议论起来。话题多是围绕这位镇南将军的。比之之前那位前禁军统领蒙元帅,这位镇南将军似乎的确出名了一些,水倭经他之手隐患已消,虽无战神之名却也不是鼠辈。

    只是,既有比那蒙君雄更合适的人,以前怎能不用?

    “他?”岑隐却是嗤笑了声。

    这不屑的语气让那镇南将军脸上一怒,立马回道“本将能否执帅便不劳擎王世子操心,你若无反心,怎不尊万岁爷之令。”

    “圣旨未下,本帅怎知你这鼠辈是万岁爷选定之人!”岑隐鼻子里哼出一声。

    “哎哎哎……”那于大人被揍得疼得厉害,只想快些解决这些事,忙一指“慧安县主”,便呵道“岑隐,你别嚣张,你自称深情,此战为慧安县主而战。如今她就在这,你却无救之心,我看,你分明是要借她之名,图这楚北兵权!”

    于大人这句似说到了重点上,金州军们心中一咯噔,注意重点立马转至了那慧安县主的事上。

    是哈!擎王世子可是以为慧安县主报仇为名反了那和书自封为帅的!若他不救慧安县主,岂不是说明他的深情不过如此么?那么他称帅的动机,可就引人猜忌了。

    “本帅对晚晚几分心意,外人不配为议!”

    岑隐直斥一声,寒意让于大人的猪头似又肿了几分。只于大人愤恼的正要宣布对慧安县主动点刑时,却是已见岑隐向前走出了一步来。

    “人还我,帅印与你们!”掌中帅印一抛,便落至了身边一名暗卫手中。那暗卫向前走了三步,将帅印托在了手里,面向于大人,一副你们已可以来取了的姿势。

    “……”只于大人却立马愣了住。这这这……这真就答应了?

    “怎么,鼠辈不敢接?”岑隐嫌弃的又嗤笑了声。

    于大人双腿打了两颤,实未想到擎王世子如此好说话,因此,竟当真有些不敢去接。

    金州众军们也是一怔。早闻慧安县主简直就是擎王世子的命,难道,他是真的那么深情无假不含丝毫杂意?

    众将们一时你瞧我我瞧你,心绪有些繁杂起来。岑隐若是不执帅,他们……好像也不想认这个结果!

    “元帅……”人群里有金州军们忍不住高喊道“我们只信你!”

    “元帅!”金州军里随起了元帅的齐鸣。这声帅所有人都知喊的只能是岑隐。

    那一双双目光里所含着的殷切,也只是向着他的。仍有七成以上的人期待着岑隐不要抛下他们。尽管想到慧安县主,他们会觉得这样的要求似乎有些自私。

    人声忽然开始沸腾,那本想走上前去接走那帅印的镇南将军,一时也因这声势震得不大敢走向前了。

    直至岑隐一个抬手的动作,人沸之声才止。

    所有人顺着那扬手的姿势,望向了那扬手的男子。他的目光在怜惜的看了一眼慧安县主过后,便开始扫向众军,目光从左自右,似要给他们一个安抚,又似要寻一线焦点

    “既是万岁爷之意……”

    他开始出声

    “那么,此印,我不是不可退之!”

    “元帅……”

    又一扬手动作,岑隐轻吸了口气,又道“我生于楚国,性狂人肆,得万民粮土养育而长,得君主偏袒庇护才存,踏楚朝万枯之骨才铸战神之名。昔日,我执帅,不为权,只为帅之一字!

    帅者,领三军者,世人观之,便只见一权字!然帅者,领三军者,亦是为三军者,当勇,当忠,当义,当承护万民之重!胜之淌万千同胞尸骨,孤寒渗骨,败之扛灭城灭国之责,遗臭万年。我昔执帅,乃因我心中有我想护,是以愿承其重!

    昔我虽自封,却未有背国背君之心。故今万岁已密令昭三军,我若继续执帅,乃为不忠,领你们随我一起不忠,乃为不义。无忠,无义,于我而言则不配为帅!故今夜我可以退此帅印,为救我妻,为维此忠,亦为盼楚北众军守土之心不灭。”

    话止之时,岑隐眼神往右一瞥,那暗卫便已朝着镇难南将军走了去。

    “元帅……”金州军中一时又起惊声。只这声惊却已不是为阻,然其中所含的情绪却分明已比方才的阻声更烈。

    金州众军们质疑的眼神早已完全不在。那一句“不忠不义则不配为帅”让他们一时无比惭愧起来。在此之前,他们怎还揣摩过世子爷是否有过不臣之心?

    便是自封为帅的举动乃是不臣举,那也没真想反啊,那也是为了他们啊!

    砰砰砰……

    里八层外八层的金州众军们纷纷开始往地下跪去。俯头,膝磕地,此乃是军中最大的尊礼——

    为献给他们心中最认定也最想追随的元帅。

    他值得!

    是他给他们赚来了逼君主退让的机会!

    是他将这两难的局面从他们面前剥离,将这难做的选择留给了他自己!

    然而此时,尽管心中再怎么明白他才是他们唯一信任能执此帅印的人,他们中,在正主如此一择

    过后,也已不敢再去争取什么。

    不是不想,而是已经不忍心!

    因为,岑隐没有不忠之心,他们不能真的将他们认定的人逼为了真正的反臣,不能因为他们的自私断送了他的全部的退路逼得他今后非走上谋反之路。

    他们更已不忍心,逼着岑隐去放弃慧安县主!

    他们没办法这么自私啊!

    “于大人,请放了我家主母!”那暗卫行至镇南将军跟前时,却并未急着将帅印交出去。

    于大人的脸色此刻相当的不好看。虽说岑隐看着真的已经被逼到不得不退帅印了,但这军心……似乎清一色的还是向着他的。

    于大人开始怀疑,那帅印是否真的有用了。

    “不过一个女人,给你们就给你们。”于大人也只能坚持走下去。慧安县主,他倒是很想留在手中。只不过他也可以断定,今儿伤了慧安县主或说若不还人,他会被金州军直接撕碎在这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