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 第158章 女人不是羔羊(一)
    次日,杨家父母便带着杨静仪回到康宁伯府,准备跟陈明渊和离。

    理由都是现成的:我家女儿嫁入贵府十年未有生育,着实对不起,为了贵府的子嗣传承大计,我家女儿愿自请下堂!

    杨家说得客气,太夫人和陈明渊却不敢真把杨静仪给休了。

    如果可以,他们连和离都不想。

    但人家杨家坚持,不管陈家母子如何说好话、如何许诺,甚至是温言相求,杨家都态度决绝。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陈家只得写了和离书,总不好真的跟杨家闹得不可开交吧。

    毕竟陈家已经成了破落户,而杨家却如日中天,两家就算做不成亲家,也不能结仇!

    陈明渊无奈的点了头,他还想再跟杨静仪诉说一下自己的爱恋与无奈,结果人家杨静仪拿到和离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陈明渊:……

    太夫人:“唉,真是冤孽啊!”

    好好的一桩亲事,却因为孩子的问题而告吹了。

    其实,太夫人也曾想过:如果儿媳妇实在生不出儿子,就把庶子记在她的名下。

    如果她不待见庶子,找个族中的孩子,过继给她,也不是不可以。

    不得不说,太夫人比陈明渊更理智,相较于一个有血缘的孙儿,太夫人更想要伯府的富贵与爵位。

    估计也是上次陈明渊袭爵的事儿,惊醒了太夫人:如果没有权势,就算陈家有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将来袭爵的时候也未必顺利!

    与其这样,还不如交好杨家。

    也不求杨家太过庇护,只求杨家看在自家能够善待杨静仪的份儿上,对伯府稍加关照即可!

    太夫人没有那么的看重血脉,陈明渊却不乐意。

    也不知他是真的注重子嗣,还是因为多年无子而想证明给世人看看,他比任何人都执着于“生儿子”。

    过继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杨静仪不能生,还愿意和离让贤,陈明渊虽然舍不得曾经的爱恋,可还是败给了现实——相较于庶子,他还是更想要嫡子啊。

    所以,跟杨静仪和离,也不全是坏事,对吧?!

    太夫人:对个头!

    就伯府这日渐没落的现状,陈明渊又是续娶,很难再娶一个高门贵女。

    随后的事实证明,太夫人果然英明。

    陈明渊别说娶个高门显贵了,就是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都难。

    和离好几个月,人家杨静仪都悄悄回老家嫁人了,陈明渊还没娶亲。

    还是最后太夫人百般劝说,素来高傲的陈明渊才终于向现实低头,娶了个京城小官家的女儿。

    继室出身一般,相貌也平平,唯一让陈明渊聊以**的,便是这个女子生得富态,一看就是好生养的。

    她的母亲也是生了三儿三女,是附近有名的全福太太。

    然而,继室却没能继承亲娘的好福气,过门三年,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

    这个时候,京中已经有流言,说康宁伯府之所以没有新生儿降生,不是女人不行,而是康宁伯没种儿。

    而这种流言,在杨静仪抱着龙凤胎儿女、随着丈夫调任回京之后,更是得到了最直接的证明!

    陈明渊羞怒交加、暗恨不已,而他的心里也有些惴惴:难道真的是我不能生?

    可、可这也不对啊,当年那个叫什么娘的丫头不就怀了孕?

    这个时候,陈明渊终于想起了曾经那个无缘的孩子。

    唉,他、他那时到底中了什么邪,怎么就亲手打掉了自己的亲骨肉?

    别说是他了,就是太夫人,随着年岁渐长,也开始频频回忆过去。

    “报应!这都是报应啊!”太夫人手里拿着念珠,想到家里的乱糟糟,想到外面的流言蜚语,再想到那个强行被打掉的胎儿,她禁不住滚出两行热泪。

    而更让太夫人绝望的事还在后面。

    陈明渊本就钻进了死胡同,外面的那些流言以及周围人怪异的目光,更是让他彻底扭曲了。

    为了证明自己“有种”,他居然自己给自己带了绿帽子,让侍妾借种生子。

    当然,最初他是想让妻子这么做,毕竟嫡子比庶子更尊贵。

    但,人家继室虽然出身不高,却也是读书守礼之人,根本做不出这样无耻荒唐的事儿。

    后来,眼见妾室真的怀了孕,深知“真相”的继室无比作呕。

    跟娘家哭诉的时候,说了实情,娘家彻底怒了。

    他们家虽是小门小户,可也是书香门第,家中女儿岂能被这般作践?

    而且从陈明渊的做派就能看出,这人真心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女儿还年轻,决不能被这样的人毁了一辈子。

    于是,继室也闹起了和离。

    陈明渊:……

    杨家要和离,他不愿意,可畏惧杨家的权势,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继室娘家算什么,区区一个京城六品小官,也敢在堂堂伯府撒野?

    陈明渊本就变得自卑、敏感,继室这一闹,他直接爆发了。

    他张嘴就说:“和离?做梦!顶多就是休书一封!”

    继室娘家也火了,索性跟陈家撕破脸,直接把陈明渊“没种”,却还接种生子的丑事宣扬得人尽皆知。

    太夫人听到消息后,直接被气得昏死过去。

    陈明渊虽然扭曲了,对亲娘还有孝心,情急之下,他顾不得什么身份尊卑,跑去早已获封国夫人的周神医门外请求。

    原本,陈明渊已经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结果没想到,人家周夫人居然真的答应了。

    但,陈明渊万万没想到,明明自己已经请来了神医,可亲娘苏醒后,看到周夫人后,居然愈发病重,没有熬过三天就撒手人寰。

    临终前,老太太嘴里还念叨着:“作孽,作孽啊!报应,都是报应……”

    太夫人死了,陈明渊借种生子、意图混乱血脉、图谋爵位等等罪名落实,直接被恶心到了的皇帝罢黜了爵位,陈家彻底败落!

    ……

    “呜呜,别打了,求求你别打我了,我、我还怀着孕呢!”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别打我了,我以后不敢了!”

    “……肚子,我的肚子好疼。求求你,别打我了,我真的好疼!”

    “来人啊,谁来救救我。救救我,快来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