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104章:两百精兵(第二更)
    能让玄机子忌惮的女子,彭城中屈指可数。

    首当其中是东南王司马越的女儿和媳妇,不过郡主已经外嫁,王妃礼佛,应该不会惹到天师道。

    再比如上品世家王霄的夫人、女儿们,更是不会,因为玄机子和王家关系匪浅。

    剩下能想到的女子,就只有李晴空、玉雪菲和玉美倩了。而玉美倩是李元骁的夫人,深居浅出应该也不是她。

    所以沈宁惊疑道:“这么说,玄机子的目标不是李晴空,就是玉雪菲,只是为什么啊?他玄机子也算是个人物,千里迢迢来杀两女,起因是什么?”

    “天师道信奉玄学,认为天道命运,他们要杀人的理由也许很简单。”李儒解释道。

    沈宁认同李儒的说辞,当即眼睛一眯,道:“出发前我会提醒李晴空和玉雪菲,让她们小心。可惜我们没有高手可用,不然就能直接杀了他,以绝后患,我早就想杀他了。”

    玄机子是大武师巅峰,想要杀他可不容易。

    李儒笑道:“公子,等你把手下士兵整顿好,杀他易如反掌。”

    再厉害的武者,也扛不住军队,以一挡二很简单,挡十人也不难,挡一百两百试试看,而且都是配备着弓箭强弩的,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

    所以武林只敢游离在律法的边缘,不敢太乱来,有很多嚣张的门派以为门徒众多就敢嚣张,当大军压境时他们就知道谁更嚣张了。

    沈宁也很期待,不知道司马海云给自己配备了什么兵?

    次日,沈宁再去李府,告诫了李晴空和玉雪菲。

    两女看到沈宁如此郑重,立即明白轻重,以后外出会加大守卫。

    距离出发前还有两天时,司马海云来找沈宁,语气中带着邀功:“流舒,你的兵马已经给你配齐了,走走走,咱们出城看看吧。给你整顿兵马,比给我自己弄还要兴奋,我可是把好东西都给你要来了。”

    沈宁早就迫不及待了,立即跟他出了城,来到了彭城西面的护城大营。

    这里驻扎了三个军,共有一万两千人,是保护彭城的最强力量,直接听命于司马越,李元骁都没有调动的资格。

    这还是沈宁第一次进入军营,所以左右打量,观察整个军营的状态以此推算战斗力。

    司马海云低声道:“流舒,王霄为了执行他和司马冏的阴谋,一定会拉拢护城大营内的武将,但我瞅了好几天,都不知道谁有问题。师主是楚浩然,我父王亲自提拔的武将,资历比李元骁还要早,应该没问题吧。麾下三大军主,司马烈祖上和我们家是亲戚,应该也没问题。郑博曾是我父王的护卫统领,也不可能吧。只有最后一人王远洋,和王霄有远亲,会不会是他?”

    沈宁告诫道:“世子,没有可靠证据,千万别打草惊蛇,到时候引起王霄的警觉,他取消了计划,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对对对,所以我不敢乱动。”司马海云连忙点头。

    沈宁又道:“你说的这四人,到底谁有问题,暂时不得知,不过不要担心,等司马冏开始派兵,他们的阴谋开始时,咱们就能察觉了。世子,我让你准备的斥候都挑好了吗?”

    司马海云应道:“挑好了,二十个经验丰富的斥候,都在你的队伍中,我办事,你放心。”

    “有世子殿下全力支持,咱们的计划必然万无一失。”沈宁恭维道。

    两人进了军营后,军主司马烈迎了上来,亲自招待司马海云,并带着两人来到一处校场,笑道:“世子殿下,赵旅帅,兵马都在里面了,正由两名队主操练。你们随意,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沈宁拱手目送司马烈离去,这才和司马海云进入校场,见到了他的二百精兵。

    都是弱冠之上,不惑之下的年纪,一排十人,排了二十个纵队,中间分开形成两个方阵,每个人都站姿严谨,丝毫没有交头接耳的现象。

    张辽和李孝杰这两个队主正在训话,毕竟是刚刚组建的新队伍,彼此之间需要磨合。

    “流舒,这二百人皆是上过战场杀过敌的好手,二百人分为两个队,二十个什,以步兵为主,每什十人中,有四个骑兵,其中一人是斥候,剩下的有精通射击,有精通近战搏杀的,兵种齐全。我已经找我父王说过了,看你需要什么兵器,尽管提。”司马海云说道。

    不管多大的队伍,都是由最小的结构组成。

    大晋兵制的基础结构是什伍制,这便是最小的组成,十个人是一个小整体,千万别小看这个整体,他们是整个大军令行禁止的关键,只有小整体强大,整个军才强悍,若是散乱,各自为战,纵有十万人,也是一盘散沙。

    沈宁笑道:“多谢世子,随后我会把所需兵器写下来。”

    “好!作为旅帅,你该现身了。”司马海云推了推沈宁。

    沈宁点点头,抬脚走了过去。

    李孝杰看到了沈宁,当即对着二百将士吼道:“所有人听令,热烈欢迎我们的旅帅!”

    将士们立即看向了沈宁,上下打量,不过并没有交头接耳地议论。

    沈宁走到方阵前面,张辽和李孝杰抱拳建立,道:“旅帅,所有士兵已经就位,无一人缺席。”

    沈宁点点头,随即扫视这些将士后,突然抬起了右手,食指指天,大声喝道:“诸位,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兵了,咱们初见面,有些话还需要当场说清楚。

    我呢,就不用自我介绍了,相信你们都知道了。既然做了我的兵,我只有四个字要求:令行禁止!听从号令,是你们作为士兵的天职,我不管你们有多骁勇,有多厉害,不听令的士兵,就是废物!这种人祸害我的队伍,就是毒瘤!别怪我不客气!”

    “其次,我这个人赏罚分明,这一点我不多介绍,以后自会见分晓!我现在敢说这句话,便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你们大可放心的战场杀敌!”

    “最后一点...第一次见面,为了让你们和我更熟悉,有谁想较量较量的吗?谁若赢了我,我升他做我的副手!”

    说话间,沈宁卷起了袖子。

    而此言一出,手下士兵立即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