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78章 告别
    星彩区。

    星晴传媒公司。

    会议室内,一名名白领正在汇报总结:

    “我们公司的星探最近又发现了两名新人,很有培养价值……”

    “上次跟装修公司的合同问题……”

    “近期最大的报导任务,就是世界第一武道大赛……开创真气武道的华五先生,又一次夺得了冠军头衔。”

    ……

    “连冠王华五么?”

    坐在最上首的罗小晴神情有些恍惚,虽然事业有成,还开了公司,但已经三十岁的她,听到故人的名字,仍旧不免有些多愁善感,望着硕大的会议室,突然感觉有些无趣:“今天就到这里吧。”

    说完,她直接起身离开,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职员。

    “老板怎么回事?”

    “三十岁,恨嫁了吧?”

    “搞不好是更年期。”

    “呸,你想死啊……我告诉你,这位老板背景深不可测,传闻还认识那位武道之神呢!”

    “华五?!不可能吧!”

    ……

    这些议论,自然不会传到罗小晴的耳朵里。

    “我想静静。”

    她回到办公室,赶走了秘书,给自己泡了一杯清茶,望着升腾的水雾,不由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难道我就不配当你的朋友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看看我。”

    “我这不是来了么?”

    一把戏谑的声音,突然在房间内响起。

    罗小晴抬头,就看到了华五的身影,相貌跟十年前还是一模一样,让她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钟神秀却没管这些,自顾自找了把椅子坐下:“我不来看以前的朋友,是为你们好……到了我这个位置,一堆人想抓着把柄弱点,冷血无情,谁都不在乎,就可以保护你们。”

    这是真的。

    这么多年以来,他遭到的暗杀与其它试探数不胜数,虽然每一次都用最为凌厉的手段报复了回去,但如果对方拿牛叔等人开刀,他也莫得办法,最多事后报仇而已。

    并且,还有一部分,也是懒得面对华五留下的关系。

    毕竟,执念都完成了,两不相欠。

    罗小晴望着他,忽得嫣然一笑:“那为什么现在又过来?”

    “因为我要走了。”

    钟神秀怅然回答,瞥了眼天秀系统:

    【姓名:华五(钟神秀)】

    【白骨法力:炼煞九重】

    【本命道术:白骨锁子甲(第六层)、三阴搜骨爪(第六层)、白骨夜叉出窍法(第六层)、百骨战车(第六层)、千骨百魔锤(第六层)、御小鬼法(第六层)、白骨回灵术(第六层)、魇胜法(第六层)、回光镜(第六层)】

    【蜃楼变:第三层】

    【天秀点:67(42%)】

    【万门之门:可开启】

    ……

    这个世界终究有着极限,当他突飞猛进,炼煞九重,完成食九阴之后,却发现无论如何也炼化不了罡气,感受到了跟武道世界一样的桎梏。

    此乃天地所限,非人力可以弥补。

    也因此,他没有耗费天秀点强行突破,免得再被雷劈一次。

    ‘虽然这个世界有着赤血玄罡,但修士最高境界,就是炼煞九重了……’

    之后,钟神秀只能放弃修为进步,开始一心一意刷天秀点,结果也是不尽如人意。

    第一次夺得武道冠军,自然是众人惊叹。

    但当他越来越出名之后,所得惊叹就越少,好比之前,哪怕拿了连冠王,也没一个天秀点,因为观众都麻木了。

    论出镜率与曝光度,他比星盟总统还高!

    按照钟神秀的估算,要是还想再刷点,大概就要尝试一些奇葩行径,比如‘震惊,连冠王居然当街殴打老人,抢小孩棒棒糖’之类节操掉尽的事情。

    他还有些羞耻心,不想这么干。

    再说,不算之前消耗,这个世界能拿到67点天秀点,他已经足够满意了。

    此时,就到了自己定下的回归之期,需要了结一些缘分。

    “离开?你要去哪里?”

    罗小晴还想再问,却发现钟神秀已经消失不见,刚才的一切,似乎只是她的错觉。

    她怔怔站起,突然发现在钟神秀消失的地方,一本线装书籍静静躺在那里。

    封面之上,赫然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灵龟吐息功!

    ……

    养老院。

    钟神秀拿着一个果篮,就好像寻常访客那样,走到一间大客厅。

    牛叔已经尽显老态,似乎是大仇得报之后,什么都放下了,连健身房都不开了,住进养老院。

    此时正在教导一群老爷子老太太做健身操,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他偶然一回头,看到钟神秀,笑了一下。

    又等了半个小时,牛叔才走出来:“臭小子,这么多年都不来看你牛叔。”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要走了。”

    钟神秀叹息一声。

    “去哪里?”牛叔手一抖,问道。

    “虫洞后面,我很有兴趣。”钟神秀微笑回答。

    自从那次天魔的存在被踢爆之后,这些已经不是秘密。

    “你疯了,那是一个异世界,并且,从来没有探索成功的例子。”牛叔低吼一声:“我看你就是疯了!不,你应该马上成家,不能这样,憋久了人都要变态的。”

    “呃……”

    钟神秀有些无语,不过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有些疯狂。

    当然,那也是有着万门之门兜底,随时可以回归作为底牌,才敢这么浪一下的。

    对于那个天魔世界,他当然有些好奇。

    “我一向不听话的,你劝也没用,这一次,就是最后见面了。”

    钟神秀笑了笑,将一副卷轴交给无可奈何的牛叔:“我这里有一幅画,就送给你吧……记得好好保管,不要泄密,哪天看到一个真气大成的好苗子,就有用了。”

    这上面,是他手绘的一尊白骨魔神。

    虽然有些粗陋,比不上白骨道书的传承,但放在这个世界,就是绝无仅有的以武入道之法!

    ‘我来过,自然要留下痕迹。’

    ‘至于会带来什么改变,就拭目以待了。’

    钟神秀哈哈一笑,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牛叔将画轴收好,做贼一样看着周围,却发现所有人都怔了一下,随即自行其是起来,仿佛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