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战神殿 > 第168章 我让你走了吗?
    中年妇女顿时就被吓得崩溃了,她老公董新浩的惨状还摆在眼前。

    只见她无法站立,只能拼命地攀爬,并恐惧大叫:“不不不,我,没有打她,是我老公打的。真的,我真没打!求求你了,放过我吧,看在冰岛水晶酒店的老总是我表弟的份上,求你!”

    张狂神情冷酷,对这话,置若罔闻。

    当即,他上去如一座巨山俯视着中年妇女。

    “我女儿,也求了你。”

    “我兄弟告诉我,你好像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让我打,我偏要打?是吗?”

    中年妇女瞳孔收缩,顿时尖叫:“不,我没……”

    可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便发出了惨叫,被恐惧填满全身心。

    只见张狂伸手就掰断了中年妇女的右臂。

    “不要,求你不要!”

    中年妇女惨叫,害怕张狂再废她另外的手,尽管痛得身体打摆子,但她依旧求饶。

    张狂却笑了:“借用你的话,你说不要,我就偏要。”

    话落,张狂抬手就废了中年妇女另外一只手。

    “啊!我的手。呜呜呜,我,我再也不敢了!”

    中年妇女本还要求饶,但是她想到再说求饶的话,张狂也不会求饶的,现在张狂要和她说的话反着来。

    在求生的本能促使下,她只能拼命想活下去的办法。

    于是,她想,反其道而行,是不是就能有效?

    便试探性的,大哭说话。

    “这位大哥,我用脚踢了你兄弟,还踢了你女儿,你给我废了……??”

    韩三千听了,一脸古怪,道:“说你是傻逼,你还真是。”

    果然,张狂抬起脚对准中年妇女的双腿。

    “你这样的要求,一年不多,从未见过。看你这么渴望,那我就满足你。”

    中年妇女闻言扯着嗓子尖叫:“不要!”

    “那就是要呗?”

    张狂冷笑。

    在这女人拒绝小小的求饶,并说出你不让我打我偏要打的话时,就已经注定了命运悲惨。

    顿时,只听咯吱两声,中年妇女的双腿直接断了。

    鲜血,流了一地。

    中年妇女身体抽搐,痛得哀嚎不已。

    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张狂打一开始,就没想过放过她们。

    这么做,只是为了,折磨!

    在身体与精神的折磨下,夫妻两人,崩溃了!

    一时间,剩余的九个保镖,根本就不敢继续站着,而是全部下跪,极为恐惧地磕头求饶。

    “这位大哥,这件事和我们无关啊,我们也是打工的。”

    “求您高抬贵手!”

    “是啊,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

    保镖们的求饶张狂并未看一眼。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就必死!

    保镖们他不会去为难。

    死掉的一个保镖,那也是这保镖先行作死。

    接着,张狂看向那小男孩。

    小男孩此刻已是哭得不成样子,趴在中年妇女身边,显得很无助。

    但张狂没有任何可怜之情。

    毕竟,若他没点能力,可能趴在他身边哭的就是小小了。

    不,也有可能是他抱着小小哭。

    但无论哪种结果,都不是他能接受的。

    “熊孩子,也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买单。”

    “但你是孩子,你做得不好,是你父母没教好,所以我放了你。”

    那小男孩直接被张狂吓得大小便失禁,流着泪尖叫后退,一张脸上满是恐惧。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休闲服装,身材健壮的男人,手里牵着一条纯种的棕色毛发大型藏獒,快速走来。

    这男人手里的纯种藏獒显得很凶,来到这里后便马上冲张狂和韩三千狂吠不止。

    小小自然怕狗了,不过她听爸爸的话,不会取下眼罩。

    正害怕时,韩三千来到跟前,护着小小。

    “小宝贝,我是韩叔叔。不要揭开眼罩,待会儿叔叔让你揭开你再揭开,好吗?”

    这么做,自然是不想让小小看到血腥的一面。

    小小乖巧点头,道:“小小是爸爸的好女儿,很听话,绝对不会取下眼罩的。”

    韩三千笑着摸了摸小小的脑袋,笑道:“真听话,真棒。”

    小小有了认识的韩三千在身边,心里就多了一些安全感。

    而那牵着纯种藏獒强势来临的男人,立刻瞪大眼睛,便看到了现场的一幕,他吓了一跳,急忙后撤两步。

    等他再一次看去时,立刻震惊了。

    “表哥,表嫂!”

    “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这男人便是董新浩的表哥,冰岛水晶酒店的老板,董家辉。

    这冰岛水晶酒店虽然被韩三千叫刘管家买下来了,但是过户手续还在办理,所以董家辉才在这里,一边养爱犬,一边搬一些自己的东西走。

    今天,他发现自己的三条狗和七只藏獒幼崽都不在了,所以出来寻找。

    却听到这外面有动静,而且他精心饲养,并受过专业训练的纯种藏獒,却一直情绪暴躁,不安地大叫。

    所以,他猜测是不是有自己的狗,所以才一路寻找过来,却没想到,自己的表哥表嫂浑身是血。

    那董新浩夫妇自然是已经站不起来了,瘫在地上十分悲哀。

    待董家辉小心翼翼避开张狂后,来到董新浩跟前,一番察看后,他心里震动。

    “这,居然伤得这么重!”

    说罢,他拿出电话先是打救护车。

    正要打电话报案。

    可是,董新浩虚弱地道:“不要打!我,我的人马上就到。表弟,你先带人拖住这混蛋,千万,千万不要让他逃了,我今天,要他死!”

    董家辉闻言点头,心里自然也是愤怒。

    他和董新浩之间的关系很好,这也是为什么董新浩在这里的原因,是他免费给董新浩一家准备了酒店。

    可,却在他的地盘出了事,他自然是不悦。

    当即,他牵着纯种藏獒护在自己的身前,有着大型的爱犬在,他不怕张狂。

    “喂,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把我表哥表嫂打成这样!告诉你,别乱来,我这纯种藏獒,可是听我的话,它绝对纯种,受过专业训练,三四头狼它都能干翻,别说你了。”

    张狂使手抹去脸上的鲜血,听到那纯种藏獒一直在叫,虽有点烦人,但他可以忍受。

    接着,他瞥了董家辉一眼,忽然笑了。

    并没有任何话语。

    他便转身要走。

    现在,打自己女儿和兄弟的人都被他废了,他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

    可是,董家辉却不愿意,当即大吼。

    “喂,我叫你走了吗?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