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10 胡闹看客
    隋婧连连冷笑。

    “好啊,你把家里霍霍成这样,最后还是我这个当妈的错。”

    说着话眼睛四处去扫,然后直奔厨房,她脚步快白庆国更快,隋婧操起来那刀就被白庆国给拦下来了。

    “别拦着我,我没教出来好孩子,我给你们赔罪,你们父女几个不就瞧着我碍眼吗,我死了就消停了,给人腾位置,我看你有了后妈以后日子是不是这么好过……”

    “你闭嘴吧。”白庆国不爱听这些。

    过去多少年了,有点些微不如意就要重提。

    白歆狠劲儿过后也不敢再闹腾了,再也没有音儿了。

    隋婧憋屈,一看这架势,她今天不闹那就真的得去死了。

    又是喊又是叫把家里砸了一通,然后给自己婆婆去电话。

    白勍她奶家吃饭呢,老三两口子旅游回来给她带了点特产。

    白三儿听电话里自己嫂子又是喊又是叫的,问自己妈:“又打架了?”

    听着像。

    不是他说,他真的挺瞧不起隋婧的。

    这些年了,只要打架一准给他妈来电话,你们打你们的,叫老太太干什么呀。

    白奶奶冷哼一声,碗咣当放桌子上:“白歆分数应该出了。”

    能为什么?

    估计考的不是太好,念书的钱不够用了。

    “那不去了。”白国安不禁一股气上行。

    嫂子但凡好好的,这钱他拿的都不别扭,出点血就出点血没什么大不了的,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可每回都这样,打一次架就得把他哥的罪名重新审判一回,搞的好像老白家在她隋婧眼前就不该抬起头一样。

    你谁啊。

    谁惯的这个臭德行!

    白奶奶缓缓站起:“不去哪行啊,唱戏的少了看戏的还能成,回头折腾死你哥。”

    说着话准备收碗,三儿媳崔丹麻溜溜起身把碗筷都给收了。

    老太太又说:“她这么个闹法,我倒是后悔当年劝你哥了,早离也不见得是不好。”

    白三儿弯腰去提自己脚上的板鞋。

    “走吧,人等着呢。”

    语气里充满了嘲讽。

    崔丹上了车还劝婆婆呢:“妈,你也别上火,白歆要是缺学费叫她三叔给出点。”

    老太太心一想,得!三儿媳是个挺不错的人,可惜就可惜在……

    得了,啥也不说了。

    “别去了没怎么样呢就什么都答应了,该他们欠他们的,叫她闹,我看她还能闹成什么样。”

    “三叔。”白勍开了门,“奶、三婶。”

    老太太和崔丹在白三儿身后差了三四步的样子,走路慢了点。

    白三儿夹着包进了屋儿,环顾一眼:“呦,这是怎么了,家里砸成这样还过不过了?”

    崔丹把手里袋子递给白勍,和里面的人打招呼:“嫂子,我们来了。”

    隋婧没理。

    倒是白勍去厨房折腾倒水,崔丹跟了进来,压低声音:“东西一会自己拿回家,谁要都不能给听见没。”

    “婶儿又给我买什么了?总让你们破费。”

    崔丹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把我渴死了,刚在你奶那吃的炸酱面,你也知道你奶手艺把我齁坏了。”又说;“笔记本,你三叔觉得好就买了,不是要考研吗换个笔记本换个好心情也许还能换回来点好运气。”

    两个人在厨房里面嘀咕了好半天,白勍才把水端出来。

    客厅里隋婧对着白奶奶和白三儿又是哭又是骂。

    “……莫名其妙就给我借了六万的外债,她这一年补课花了八九万啊,白庆国一个月才赚多点钱?现在可好了,就考了这点分,本都上不去我还活个什么劲儿,丢都丢死人了……”

    白奶奶脸上的表情也瞧不出来个所以然。

    隋婧说着说着又开始扯白庆国出轨的那事儿。

    “……当年那是我抓到了,我抓到两个人在公园里,没抓到的谁知道都干过什么,这样的男人我要他干什么……”

    白庆国脸皮红到发紫。

    你说白三儿和崔丹都在呢,他这哪里还有脸了。

    白奶奶见儿子羞愤难言,岔开话儿:“白歆借钱干什么了?”

    隋婧咬紧后槽牙。

    “借钱就都花了,买手机买化妆品买衣服,好的不学把她爸身上这点不着调都学了个一干二净。”

    白三儿没忍住,道;“那是该打该收拾。”

    孩子没养好,还有脸到处宣扬?

    他这么一说,隋婧恨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谁愿意没事掀伤疤玩?

    好玩啊?

    “我就该打死这个小畜生……”

    白奶奶深呼吸一口气:“白歆能报上哪?”

    隋婧突升的火气勉强降了降:“估计也就是民办的学校,这好专业估计都念不上,民办的学费杂费得三万多我哪里拿得出来啊……”

    屋子里没人说话。

    白歆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白庆国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白奶奶不吭声,白三儿起身去了阳台参观,隋婧一看他这做派,更是火冒三丈,不过求到人了又不敢发火。

    “你坐着干什么呢,别乱听人家的事,过来看看。”

    白三儿对着崔丹招手。

    崔丹麻溜起身去了阳台,两口子站在阳台上也不知道瞧什么瞧的可来劲了。

    “童童。”

    “三叔。”

    “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店没有?”

    童童是白勍的小名,白三儿给起的,想当初白勍在户口本上的名字叫白兮童,白勍这是后改的。

    “还真不知道。”

    白三儿作势拿手去弹白勍脑门:“知道什么啊,成天就知道学习,现在那工作好吗?”

    白勍笑:“就那样呗。”

    “跟三叔混吧,等你结婚三叔给你买套房。”

    白勍:“可别,无功不受禄啊,还是等侄女将来出息了送你和三婶点什么吧。”

    隋婧坐在客厅里听着,只差一步跳过去,一巴掌拍死白勍。

    这个挨千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