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04 男友他妈
    白庆国忍了一肚子的气,上了车开车直奔第三医院。

    不爱和她一样的,可这人没完没了。

    今儿挑这个,明儿挑那个。

    全都是人家不好,她一点毛病没有。

    老三那种运气谁都羡慕,羡慕羡慕就得了,成天挂在嘴上。

    把人送到地上,多一刻也没逗留,借着拉活儿赚钱养家的名义直接开躲。

    宁愿从早干到晚,也懒得回家面对她,和她吵吵。

    隋婧动的就是个痔疮小手术,送进去没一会就推出来了。

    这动了刀肯定会疼,加上之前又惹了一肚子的气,看白勍难免就更不顺眼了。

    过了麻药的劲儿,那疼就抽抽地来,像是有人拿着针五秒给一下。

    白勍坐椅子上拿着电脑啪啪打字呢,那打字声听的隋婧更气了。

    “你给你三叔去通电话,告诉他们我住院动手术了。”

    白勍:“我帮你按号,你自己打吧。”

    隋婧挑理:“当初买那两套房,你说里面有没有老人的钱?你奶借出去的那八万块钱不也有几个儿子的份儿,还就还八万啊?一套房他卖千万……”不说两套大家平均分,那拿出来一套大家平均分有错吗?你真的分了,她会这么斤斤计较吗?

    哎呦去那叫什么……迪拜旅游,一花十几万砸进去,钱不当钱一样的花,别人家苦哈哈都要活不起了,她这一养就三孩子,有没有问一回,嫂子你家缺不缺钱,我给你拿点?

    毛都没有!

    白三儿最他妈的抠!!!

    白勍语气出奇地冷静:“我奶活着的情况下,她的钱永远是她的,当初借条也写的明明白白,借的是八万那还的是八万没错,借钱时候你们不都在场,欠条上没写借钱买房子,房子升值以后算大家共有的,这法律上也讲不通的,再说我三叔还钱的时候还了利息,按高利还的。”

    病房里听故事的人表示,这家有大故事啊!

    隋婧头顶冒烟,“你说这都快中午了,一会你就要走了,午饭打算让我自己去买啊?”

    白勍抬头:“你想吃的时候直接去食堂就买了,还是你现在就要吃?”现在吃现在买呗。

    隋婧面色不虞,黑着一张脸。

    “你不是要去看周檀他妈吗,不去了?”

    “这不影响啊。”

    隋婧嘴角翘了起来,冷笑两声,干脆闭上眼睛。

    有个不合心的人待在眼前,她再多看两眼,她怕气死自己啊。

    “我啊,就是没人那种享福的命,去看你未来婆婆去吧,省得叫我这个亲妈碍你的眼。”

    白勍立即附和。

    把电脑装好,起身。

    “那我现在给你买好饭,我就走了。”

    转身就直奔医院的食堂去了。

    隋婧唇角浮起一丝讥讽。

    生女儿好?

    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女儿。

    老二这种不气死她就算是烧高香了。

    她也是觉得奇了,你说白蔷那么挂着家里,对着家里那样的好,白勍看着她姐不觉得羞愧吗?

    隔壁床的人看看走掉的白勍,又看看还在生气的隋婧。

    轻声问:“这是姑娘吧。”

    “姑娘,我这做亲妈的是不会挑日子动刀,人未来婆婆也是今天动手术,这不是耽误人家去献殷勤了,心里记恨我了怪上我了难免脸上的表情就不好看了,给人家当妈啊就得有点自觉性。”隋婧轻描淡写砸出去两句。

    对方一愣。

    屋子里陪床的家属皆是一愣。

    白勍买饭回来,把饭菜放到挨着她妈身边共用的小桌子上。

    隋婧不愿意看她这个样子,淡淡道:“赶紧走吧,不想看见你。”

    白勍拿起来自己的包,静静道:“妈,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喜欢我的我就多凑凑,不喜欢我的,你叫我走我就走,我这样做我认为也是尽孝了。”

    说完话拿着包,一脸平静地离开了病房。

    想通了就不计较了。

    打小她就明白的道理。

    剩下隋婧一口气憋在那里。

    “你到了吗?我现在要离开医院了。”

    白蔷还在路上堵着呢,心里也是着急,语气难免就有点重。

    厉声道:“妈那边不方便,也就耽误你一上午的时间,周檀他妈不是下午动手术,再说哪边重要你分不清啊?”

    有些恨铁不成钢。

    白勍太要劲儿了。

    里外不分。

    电话那头传回来音儿:“就不是周檀他妈动不动手术的事儿,里外我分得清,妈恐怕也分得清,正因为她分得太清了,妈想要的女儿我做不了,我只能做我自己。”

    白蔷听了会儿,前头那路终于不堵了。

    她缓缓道:“你就别顶她,她讲什么是什么,不爱听的当做没听见不就好了,有那么难吗。”

    白勍沉默了会儿,说:“对的我听,不对的没办法听。”

    白蔷叹气:“知道了,你放心走吧,我马上就到医院了。”

    ……

    白蔷停好车马上往楼上奔,找到母亲住的病房,拎着东西进去。

    从白蔷一进门,隋婧这脸上也见笑容了,心中的郁结也消除了。

    “买那么多东西干嘛,家里都有的,带过来用用就得了。”

    老大啊,就是心细。

    白蔷忙的一头都是汗,好不容易坐下来歇会儿。

    “能买就买了反正以后也能用得上,妈还疼吗?”

    “有点疼,刚刚吃了止疼药现在好多了。”

    白蔷:“疼就吃止疼药,别忍着不吃,医生说了疼就吃没什么影响。”

    周檀离开病房推开安全门走了进去,脸上忽地笑了。

    “……刚陪我妈来着……”

    病房内-

    周母盯着儿子的背影目光闪了一下。

    周父:“怎么了?”

    周母淡淡回道:“没什么。”

    周父以为她是害怕,安慰妻子两句:“……你放心吧,给你做手术的医生可有名了。”

    周母皱眉:“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

    说着话,那头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白勍来了。”周母微笑着问:“路上热不热?你给白勍拿瓶水。”

    “阿姨别忙了,我不渴。”把手里的水果放到了柜子上:“随便买了点,也不知道您爱吃什么。”

    “你来我就高兴了,赶紧吃点葡萄,这周檀他爸刚刚一大早跑出去买的,可甜了。”

    白勍吃了两粒,嗯,甜!

    确实甜!

    “周檀呢,你倒是把他找回来啊。”狠狠瞪了丈夫一眼。

    周父张张嘴:“我哪里知道他跑哪去了,是不是接白勍去了?”

    白勍笑道:“我早上给他发微信到现在也没回我。”

    周母笑着敛下眼色,交代丈夫:“你去安全门那边看看,他可能嫌病房里闷躲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