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竹马今天又生气了 > 第046章 无理取闹
    余音就算受了伤也没见着安分,跑到西苑后边圃里指挥着初一十五等不停的翻着泥土,争取早日把那片随意撒下的花海给翻了。

    管家听到这件事不停的叹气,不明白余音为何这么做,喜欢漂亮的花草不是姑娘的本性吗?

    安和可没干涉,西苑整个都是余音的,就算把房子掀了安和都不在意。

    余音胳膊悬挂在身前,热火朝天的指挥着众人。上午刚下过雨,在空地站了那么久,衣摆鞋子都脏了。

    忽然副管家传来梁言入府的消息,她叮嘱初一十五继续指挥,转身迅速的朝住所飞去,待梁言进了院子,她也端正的坐在了床上。

    “我很乖的,我哪儿都没去,一直在认真思过!”门被推开的同时,余音诚恳的说道。

    梁言推开门就瞧见了她偏着脑袋,目光晶亮,乖顺可爱的模样。

    心中刚生了慰藉就瞥见绣鞋边沿的泥渍,还有那湿润的衣摆,微眯起眸子,不动声色地朝她走了过去。

    “看来你把我的话放在了心上嘛,说说,都思索出什么结果了?”

    将云松糕的盒子放在床边的矮凳上,侧身坐在床沿上,微微倾过身子盯着余音,温润的笑容之下隐隐显露危险之意。

    余音不自觉的往后仰了点儿,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努力的编造着反思的感想。

    “我已经想得很明白了,我对你可真可真了,对你说的话也都是真话,从前到现在每一句都是在真的!”

    梁言倾过去,仅离她一尺,低低问道:“是么?”

    “是的,比真金还真!”余音不停的点着头。

    “还有什么感想?”梁言继续问道。

    “还有就是……”余音根本没反思,一时间哪儿能答上来,索性不答了,用行动表示。

    脑袋突然往上一凑,刚好挨上了梁言的唇,眸子熠熠生辉,就像揉进了万千星辰。

    梁言喉间滚动,终是没有反抗,更没有反击。

    待余音自行离开后他牵起浅笑,低哑着说道:“小骗子,最初你和我说的话就是假话。”

    梁言意味深长,有着一语双关的感觉在里边。

    余音努力思索,究竟是哪个最初?

    梁言看着她的绣鞋挑眉示意,余音立刻心虚的低下了头。

    见此他轻笑一声,继续说道:“你说未婚夫不过是让我能正大光明陪你玩的由头。”

    余音更心虚了,脑袋也压得更低了。

    梁言仍是轻笑,停歇了小会儿后伸手掰过余音,让她与自己对视。

    “我庆幸你当初对我撒下那个谎言,但是今后我不希望你说假话骗我。小骗子你一定要记住哦,梁言要是真生气起来……我想你不会想知道的。”

    余音斜视着他,小声嘀咕:“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你,我是在劝告你,小丫头。”

    梁言摸着余音的脑袋说的温声细语的,可眸底的深沉和灼热才是他压抑的本性。

    余音心头一紧,连忙乖巧的点着头:“不会不会,我骗谁都不会骗你的!”

    若是忽略余音飘忽的目光,话语还是让人信服的。

    “是么,要是你再骗个未婚夫来怎么办?”梁言目光幽幽,浑身带着压迫之意。

    “怎么可能!”

    余音惊坐起来,一下撞到了梁言的额头,双倍的疼痛让她的表情颇为酸爽。

    “以你这小骗子的本事,没什么不可能。”

    梁言一只手抚在自己额头处,另一只手抚在余音的额头上,缓缓输着内力,轻轻的揉着红肿之处。

    “那你要我怎么做?”

    “你只能骗我。”

    “你不是让我不能对你说谎话吗?”

    梁言勾唇一笑,直盯着余音眸光深处:“确实,你看着办。”

    余音看着梁言心情郁闷,气愤,无奈,总之复杂极了。

    多好的一个少年啊,温润如玉,彬彬有礼,温柔体贴……怎么的就开始无理取闹来了呢!

    可那又怎么样,又不能打!

    只好拿过旁边的云松糕,把它当做梁言,一口一口恶狠狠的咬着。

    为了将余音限制在府里,让她安心养伤,同时躲避黑影,梁言几乎跑遍了云都所有的药房,每次买药的时候都会不小心说漏余音受伤的消息。

    大量的人手前往云都各处药铺为余音买药,身为太子伴读的他还亲力亲为,这般的声势浩大,很快让所有百姓都知道郡主受伤的消息。

    回到府上后,有一件事让梁言觉得奇怪。

    并非他对梁欣有好感,而是往常只要他一回来,那女人就会围上来,今日竟然到了晚上都还没动静,甚至都没见着她露面。

    这放在平常是绝对不可能的,有些古怪!

    找下人问了问梁欣的情况,得到的回复却是小姐身体不舒服,一直待在自己房间里。

    “何时开始不舒服的?”

    二人关系一向不好,下人见他竟然开始关心起梁欣来,殷切的回答道:“中午开始的,连午饭都是我们送到房间里去的。”

    中午,梁言默默念道,继续追问:“她可曾出去过?”

    下人回想了一下说道:“出去过,说是与杜家大小姐有约,一早就出去了。回来就开始不舒服,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们也不敢进去。”

    有意思……

    梁言勾唇一笑,挥退了下人。

    上午他和丫头在白鹤滩遇袭,杀手二死三伤,正午梁欣就从外边回来开始闭门不出,时机可真巧!

    这些日子虽然与梁欣相处不多,但他发现这个女人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一直装着一副吃尽苦头的柔弱模样,实则步履稳健,健步如飞,虽然故意掩藏,可那不经意间显露的轻盈步法不经意间成为了破绽。

    还有便是一个从小在僻静乡野长大的人,怎么可能遇到达官显贵镇定自若,甚至还能与世家贵女侃侃而谈,这恐怕连一般人都做不到吧!

    进了卧房,嗅着空气中浅淡的花香,脑子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摇了摇脑袋,掀开被子躺下,转瞬就陷入了沉睡。

    卧房里的油灯的火苗逆风倾斜了一下,一道人影出现了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