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竹马今天又生气了 > 第133章 踪迹显露
    “能增长功力,能美容养颜……”余音朝右侧的大汉一指,颇为颐指气使的吩咐道:“你,让人再给我摘四五个来!”

    四五个……一共才二十个!

    两人气得头上冒烟,真恨不得反手就给她一刀。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

    余音如今是恃宠而骄,金贵着呢,这些人别说伤她了,碰她个手指头都不行!

    回到银虎皮铺就的软塌上,扫视了一眼怨气十足的三个侍女,心里烦闷不已。

    这三人表面上听话,可心眼小的很,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不管姬千柔的命令给她来一刀呢!

    “下去下去,都给我下去!真是碍眼!”

    喝退三人之后,偌大而华贵的囚牢里只剩她一个人,孤寂和思念席卷心头。

    距她与梁言分别已有十天,这十天里经历的事却比她十年经历的还要多。

    被人追杀,掉落悬崖,误闯白巫族,听说巫族诅咒,白巫被屠,清明身死,如今又成了砧板鱼肉,任人宰割……

    她不是身负祥瑞,气运之子吗,怎么遇到那么多事呢?

    这霉运缠身还差不多!

    如今已是五月中旬,天气略显燥热,按这温度播下的玉米应该发芽了吧,如果能出芽率高的话,今年的粮食危机就能缓解。

    她单手撑着脑袋侧躺在榻上,另一只手甩着屋里金银堆里刨出来的金铃,叮叮当当,清脆悦耳,让她沉闷的心也跟着轻快起来。

    由于玩儿的起劲,宽大的袖子滑到了手肘处,刚好露出了白皙的胳膊。

    忽然瞥见皓腕上方一寸半的地方多了个金灿灿的徽记,大约指甲盖那么大,形如弦月套圆月,周边还有八根均匀分布的短须,就像是朵花瓣掉尽,仅剩花蕊的小雏菊。

    余音翻身坐了起来,好奇的摸着那个徽记,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长得还挺别具一格!”

    摸着摸着徽记就微微发热,眨眼面前就飞来只金色小虫,余音深处食指想去戳一戳,小虫子直接乖巧的停在了她的指尖。

    “诶,有趣!第一次见这么好看又听话的小虫子。”

    似乎应和她的夸赞,小虫子扑闪了两下翅膀。小虫后背无壳,两片金翼小巧透明,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好似洒了金粉。

    她将铃铛换到了右手,如今是一手小虫,一手金铃,随着铃铛的晃动,小虫竟绕着她飞了起来。

    “你我甚是有缘,不如在此结为伙伴,我叫余音,你就叫小金?”余音自己都觉得好笑,竟与一只小虫说起话来。

    可小金的反应极为通人性,再次扑闪了两次翅膀同意起她的话来。

    远在宁朔的阿察忽然一脸惊喜从凳上弹跳而起,不顾院外辛云等人阻拦,径直冲到了祁阳与梁言的面前。

    梁言不待见他,若非他说能寻到小丫头的踪迹,怎么可能将他从白巫族里带出来。出来这么久,那个什么子母蛊一点儿作用都没有,他都快怀疑这阿察是个骗子!

    “我和太子正在商议大事,少族长还请去别的地方玩儿吧。”梁言瞥了他一眼就开始下逐客令。

    阿察只是一个劲儿激动的重复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阿音在哪儿了!”

    一听是余音的消息,梁言连忙起身走到他跟前,拎着他领口逼问:“小丫头在哪里?”

    祁阳看着面色被憋得通红,快要喘不上气的阿察,走到梁言身边让他松开了人家的领口:“你放下他,让他好好说。”

    阿察脱离魔爪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稍稍恢复后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感应到子蛊的方向了,就在刚才,大致是在西边。”

    “西边?”

    祁阳与梁言皱眉交换了下视线。

    “可是正西边?”祁阳问。

    阿察点了点头。

    二人愈发疑惑,据他们所知黑巫族地在齐国西北,对于现在他们来说就是西南方向。之前查探到危及宁朔的黑巫族遁入了秋华山,秋华山可是在宁朔的正北方。

    姬千柔一心想献祭余音救活先帝,她如今身在云都,齐国皇陵在云都北部的龙朝山,最有可能就是将余音带到这两个地方。

    现下噬心蛊指引的方向竟是西边,这可有些匪夷所思了!

    “你的噬心蛊能信吗?”梁言出声询问。

    阿察未觉他话中含义,扬着头自傲的说道:“噬心虫乃是万蛊之王,与主人缔结之时会吸取主人鲜血产下子蛊。

    子母二蛊心神相系,就算是远隔千里也能相互感应,二蛊的主人也因此心心相印……”

    梁言的脸越来越黑,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当着他的面说与他未婚妻心心相印,是个人都忍不了!

    什么心心相印,他和小骗子才是心心相印!

    抬起一拳就朝阿察砸去,还好阿察有了噬心蛊感知力和敏捷度都提升了不少,感觉到迎面的杀气猛然后退,躲开了梁言的那一拳。

    祁阳将再次举拳的梁言拦了下来,心中甚是好笑,似乎来了宁朔后,他这个外人眼中清冷矜贵的伴读屡屡失态,都快让人忘了他从前清冷疏离的模样了。

    转头问阿察:“为何之前没有反应?”

    阿察沉思了一会儿,猜测到:“或许有什么东西阻隔了子母蛊之间的联系,就像我在族内,结界就能阻碍一切联系。

    不过我觉得另一个可能性更大,那就是我刚缔结噬心虫,子母蛊尚在沉睡,使得二者无法联系。如今忽然有了感应应该是子蛊醒了过来。”

    梁言凌厉的盯了阿察几眼,摔袖朝外走去。

    “既然如此,现在就动身寻找小丫头!”

    十五是第一个到他身边的,不需准备行李,不需准备物品,单单只要随身的佩剑,他就可以去任何地方。

    初一落于辛云之后,因为要准备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后来楚离也跟着跑了过来,愣是嚷嚷着要一同前往,好让郡主第一眼看到他。

    准备出发的时候沈毅拎着药箱赶了上来,义正言辞的说道:“此行危险,我医术精湛,定能有所帮助。”

    好吧,算他一个。

    可那一参一鹤跑来干嘛,等着救出小丫头给她炖汤喝?

    “华太医呢,华太医去哪儿了?他看得宠物呢!”梁言揉着眉心烦躁的呵斥着,不远处华太医颠着步子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

    “梁大人。”华太医憨笑着喊了一声。

    “你……你不会也要来吧?”梁言小心的吞了下口水。

    “不了不了,我这把老骨头哪经得起那份罪,我是来找这俩小家伙回去的。”

    还好还好,梁言暗自松了口气。

    夕阳西下,一行人骑着马,加上一辆马着逐渐远去。

    大门处缓缓浮现了一道仙姿佚貌的身影。

    “主子,你不跟着去吗?”松青一脸疑惑。

    怀素只是笑笑,好似一切与他无关。

    是她么,他的心好像又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