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魏影帝 > 第415章 计中有计
    经过建业时,曹苗收到了夏侯琰发来的书信。

    书迹是夏侯琰的书迹,但语气有点怪,不太像她的口吻。曹苗大胆猜测,有可能是夏侯徽拟稿,让夏侯琰再誊写一遍。

    他这么想,并非臆测。他在上封信中提到的问题不是小事,以德阳公主和夏侯琰的能力很难解决,她们最可能求助的只有两个人:夏侯玄和夏侯徽。夏侯玄的文风,他略知一二,与这封书信明显不符。

    品味着字里行间的愤怒,曹苗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夏侯徽越愤怒,说明司马师越惨。哪怕别的事都没干,能弄死司马师这坏怂,就算没白来三国一趟。

    对夏侯徽提出的建议,曹苗只能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不管曹叡究竟姓什么,弄死了袁熙、袁尚的后人,曹叡只能认怂。

    当然,要想达成这个目的也绝非易事,后果也很严重。夏侯徽建议他去做这件事,有让他火中取栗的意思。且不说他能不能做到,就算最后完成了任务,曹叡也不会放过他。

    曹苗看完书信,将其中几页抽出,在灯火上点燃,看着那些字迹化为灰烬,幽幽的叹了一声:“都是聪明人,机关算尽。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出海不香吗?反正抢回来,也没我什么事。”

    “笃笃。”随着敲门声,如画拉开舱门,出现在门外。曹苗看了她一眼。通常来说,在他读书信的时候,除非他叫人,否则谁都不能进来。如画挤出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容。“主君,妙琴姊姊来了。”

    曹苗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请她进来。”

    如画关上舱门,转身离开。不一会儿,门口再次想起脚步声,很轻,也很急。脚步声在门口站定,过了一会儿。诗彩影的声音响起。

    “妙琴见过主君。”

    “进来。”曹苗淡淡地了说了一声,倒了一杯茶。

    诗彩影拉开舱门,进了舱,反身关上舱门,就在门口跪坐。曹苗指了指对面,她才膝行几步,移了过来,双手接过曹苗推过去的茶杯,捧在手心里,静静地看着曹苗。

    “追得挺快啊。”曹苗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呷着。

    “得知主君离开,我就向乌程侯太夫人请辞,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诗彩影呷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在案上。“主君是决定去辽东了吗?”

    “我想不出非去辽东不可的理由。”曹苗摆摆手,示意诗彩影稍安勿躁。“如果与阿虎有关,我觉得大可不必。他如果愿意跟着我,我不会将他当作奴仆看待。他如果有更好的前程,我也不会拦着他。”

    他无声地笑了笑。“以他的武艺,再历练几年,在长生堂做个堂主也是足够的。”

    诗彩影眼神微闪。“主君说得对。少主得主君教导,将来必是绝世高手,欠缺的只是历练而已。只不过这件事绝非少主的前程这么简单,更是大魏江山是否会易姓的关键。”

    “易姓就易姓吧,反正就算不易姓,也轮不到我。”

    诗彩影愕然,抬起头,盯着曹苗,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人还是大魏宗室,还是曹氏子孙吗?

    “你不知道?我那父王最中意的儿子不是我这个长子,是我弟弟曹志。所以就算帝位落到我们父子这一脉,也是我弟弟的,不是我的。况且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似乎关键也不在我们父子这一脉,而是在我伯父那一脉。那你说,我为什么要拼命?”

    曹苗微微一笑。“你不要告诉我,我那父王不仅喜欢我大伯的夫人,还喜欢和二伯的胡姬,甚至生了个儿子什么的,流落辽东。”

    诗彩影彻底无语。跟这种人讲道理实在是一个很不明智的事,反正她是想不出什么理由了。

    重创了诗彩影的心理,曹苗慢条斯理的喝完杯中茶,又轻轻地放在案上。

    “这件事,我那父王知道多少?”

    诗彩影抬起头,打量着曹苗。曹苗这句话问得很含糊,这件事究竟是指哪件事,还是指整件事?她很想问曹苗,可是看看曹苗眼中隐藏的不悦,她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耍心机的比较好。

    曹苗已经很恼火了,刺激他只会弄巧成拙。

    “具体的事,我不太清楚,但令尊知道少主的来历,所以才将他交给老韩抚养。老韩是任城王的旧部,一向忠于任城王,会尽心尽力。”

    “嗯。”曹苗提起茶壶,为诗彩影续了一杯水,暗示她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诗彩影捧着杯子,浅浅呷了一口茶。“玉枭印也是令尊让我给你的。你攻击韩东时展现出的身手,让他相信你是得到了武皇帝的托梦,或许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哪个任务?”

    诗彩影愣了一下。“当然是去辽东接人的这个任务。”

    “他知道袁熙有血脉在辽东?”

    诗彩影眼皮颤了颤,露出刹那的迟疑。曹苗盯着她,眼神渐渐严厉。诗彩影承受不住压力,脸色变了两变。“其实,令尊关心的不是袁熙的血脉,而是任城王的血脉。”

    “瓦……特?!”即使曹苗有心理准备,还是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想不到啊,自家那怂货还有这心机?藏得真够深的。

    将曹彰的血脉送到辽东,冒充袁熙的血脉,再诱曹叡上当,千辛万苦的将人接回来,以为得计,没曾想却是替人做嫁衣,将帝位还给了曹彰之子。

    “阿虎的弟弟?”

    “是的。”诗彩影又道:“不过,这件事进行得并不顺利,时机也不好,最后能不能成功,谁也说不准。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隐蕃是什么来头?”

    “不清楚,我们猜测,他应该是天子的东宫旧臣。”

    “这么说,我父王早就知道天子是袁氏血脉?”

    诗彩影看看曹苗,嘴角轻挑。“他一开始就知道。”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我去辽东?让天子把人劫回洛阳,岂不是更好?”

    “袁熙可不止一个儿子,袁嵩就是其中之一。令尊要你去辽东,确保不会救错了人。”诗彩影顿了顿,又道:“本来令尊是准备亲自处理这件事的,后来看到你的表现,他觉得你也许可以处理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