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相门娇女 > 第一百二十章:微妙变化
    御花园后方,空阔的殿外。

    元大将军元焕良站在抓到刺客的回廊处,吩咐宫中守卫继续严密监视各处。

    “将军,那刺客……?”一名守卫问道。

    一般来说,城防军抓的人,通常送往刑部,但这一次,元焕良道“让我们的人,先拷问一遍。”

    “是!”守卫带着重伤昏迷的刺客离开。

    元焕良站在原处,对已经恢复宁静的屋子又看了一眼,那里早已没有林菀欣的身影。

    但好在,他这次成功地保护了另一个女儿……

    “唉……”想到林菀欣当时明明遭遇刺杀、危在旦夕却面不改色的从容,元焕良长叹一口气,耳边再度回响起她略带冷意的话语。

    “尸体会说话,您可千万不要放过了。”

    菀欣,终究还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在她主动跟他提起这个计划时,他就深深察觉。

    大殿里,依旧热闹非凡。

    在福禄寿三星重新上殿后,这种热闹又更上一个层次。

    林菀欣安然无恙回到许纯之身边,这令他绷紧已久的精神好不容易微微放松。

    “我没事,一点也没伤着,你放心。”林菀欣冲他笑得温柔。

    许纯之轻吐一口气,确认她确实无碍“没事就好。”

    “鱼已经上钩了。”林菀欣眼线弯弯,对方竟然选择在这时候动手,宫中必然脱不了干系,就是不知道幕后关联者是谁。

    但只要对方动手,皇帝必然会多想一层,毕竟对方要对付的不仅是许纯之,还有她。

    淮州余孽定然还未清除,秦雁起的工作做得并不彻底。

    最关键的是,皇宫并不是一个真正安全的地方,能用来刺杀她林菀欣,他日也可以刺杀皇帝,更遑论之前已经有大皇子被刺这件事发生,恐怕从今往后,皇宫的守卫会空前绝后的森严。

    对方肯定也知道这一点,但是难得她离开重重保护的大将军府,对方未必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她赌的就是这点,看来她赌赢了。

    看着林菀欣心情不错,许纯之心中反而愈加忧虑,菀欣太想复仇了,以至于将自己的安危都置之度外,她哪里需要这样?但她现在有些一意孤行的味道,他若是强行阻止,反而容易让她心情郁结。

    说来说去,还是他之前太不谨慎了,才会让他们陷入被动的境地。这种机会,以后绝不会有。

    “不过这次他们没能成功,必定还有下次,不久以后,就该是六十甲子一次的秦山大典了。”林菀欣道。

    “你是说……?”

    “毕竟皇上也要离开帝都,他们一定会有所动作。你可要小心了。”林菀欣关切地看向许纯之。

    许纯之心中一暖,碍于还在殿内没有做出什么亲昵的举动,只是握住林菀欣的手“你啊,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一个小脑瓜,成天操心这么多。”

    “嘁。”林菀欣撇嘴,“不要以为你头大就真的比我更聪明。”

    夫妻俩对视一眼,又都笑了起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高台之上,皇帝注意到许纯之夫妻间那默契无间的举动,又看了一眼身边虽笑着目中却并未有多少情感的王皇后,心中不免有些微感慨,怪道自古帝王称“寡人”。

    宴会散席后,宫中暖玉阁。

    西厢里,林淑真听到消息“什么?乾单县主在宫中遇刺?”

    “是的,但乾单县主人没事,大约只是受了惊……”说话的宫女知道林才人和乾单县主是同出一族的姐妹,立即补救道,没想到林才人反倒冷笑一声。

    “她倒是好运气。不过怎么会有人在宫中刺杀她?”林淑真微微蹙眉,刺杀也就罢了,竟然还给她逃了,这刺客也未免太无用了?

    “这个……奴婢不知。”那宫女低头道。

    “再下去打探。”林淑真摆手。只可惜她的级不够,无缘参加太后的寿辰宴会,否则福星怎么也轮不到林菀欣来当。

    这个林菀欣,到底还要爬在她头上多久?就连林苏卉那个贱人,都因着周君颜的关系去了宴会,难道说她当初选择进宫来真的是错了?

    不,不会。

    现在林苏卉再怎么风光,又怎么比得过嫁给许纯之的林菀欣?要想成为林家当之无愧的骄傲,唯有成为皇上的宠妃,并且诞下皇子。

    她可不能再将时间耗费在无用的事情上,必须尽早做准备才行,待皇上下次临幸她时,就要一举怀上!

    一日后。

    皇帝看着下方恭敬而立的元焕良“你是说,那两个还活着的刺客都说是宁妃派来的?”

    元焕良沉声道“是。她们说是宁妃娘娘不忿被乾单县主夺走福星之位,这才派人……”虽然听到这话时也觉得匪夷所思,一介宠妃怎么可能连这点气度都没有,还做出如此愚蠢可笑的举动?但至少手底下人报来的就是这样的消息。

    “呵……”皇帝轻笑一声,“可是御用坊的人来报说,她们曾经都是从皇后宮里被贬谪出来的。”

    “……”两个刺客而已,却同时牵扯出了后宫最尊贵的两个女人,这反而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且不可信。

    可以说,事情查到这一步,反而没法查下去,此事的疑点实在太多,但这个结果也是林菀欣曾经告诉过元焕良的。这次的安排,不是为了找出真凶,而是为了确定真凶是否与宫中有关,从而才能更好的调整与应对。

    是以元焕良并不觉得可惜“一切请皇上定夺。”

    皇帝微微思量“此案便以淮州余孽定论,下去吧。加强宫中守卫。”

    “是!”

    顿了顿,皇帝又吩咐“来人,去请云麾将军。”

    很快,秦雁起来到御房,拜倒在地“微臣参见皇上!”

    “你来的正好,既然要扩建龙鸣卫,那便将淮州一系彻底连根拔起,连根鸡毛都不要留下。”皇帝声音冷沉,显然,淮州余孽连番活动早已超出了他的忍耐极限。

    有些人,就不应该对他们怜悯。

    “……是,属下定不辱命!”

    两个月后。

    时间过得飞快,林菀欣的肚子在过了四月后一天天鼓了起来,让她终于有了自己确实做了母亲的感觉。

    然而在精神与精力上,她与寻常孕妇变得比往常衰弱不同,她反倒越发有精神,甚至可以说有无穷的精力,以往一次干两三件事就觉疲累,现在反而神采奕奕,除了几乎不怎么出门,做的事反而比从前多了许多。

    就连许纯之都认为她反常,反倒是她自己拍着肚皮道“这说明我的宝贝有福气,这才带着母亲也吃好睡好精神好呀。”

    逻辑完美,让所有人反驳不能。

    常言道,这孩子有来讨债的,也有来报恩的。

    讨债的孩子通常在母亲肚子里就开始折腾,闹得母亲吃不好睡不好精神萎靡身体消瘦,来报恩的孩子则会让母亲十分省事,怀胎十月也轻松愉悦。

    见林菀欣一副嘚瑟模样,其他人还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夫人。”海山这时候进了门。

    “如何?”林菀欣放下手中卷,笑问。

    “宫中传来消息,王皇后近来蓄意拉拢秦雁起,宁妃与林才人走得较近,不仅如此,她手底下有采买宫女与刑部尚秦泰勉府上的小厮有来往。”

    “哦?这真是个有趣的消息。”自从两个月前在宫中遇刺,林菀欣便命宫中线人全力注意王皇后和宁妃的动静。

    这世上,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往往越是可能。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那两名刺客是胡乱攀咬,但林菀欣却认为,能被咬的人,通常也不太干净,不然为何不咬别人专咬你?还不是因为你身上腥?

    “另外,赵将军……依旧在牢中。”海山犹豫了一下又道。

    林菀欣微微一动,以往她并未察觉海山对赵小凤的心思,毕竟是训练有素的龙鸣卫,从前又几乎不与赵小凤打交道,待到赵小凤出事后,她这才觉出来。

    “别担心,他不会死在牢中的。”林菀欣道,“但是,他也必然少不了折磨。”

    林菀欣敢打包票赵小凤不会死在刑部大牢,是因为前段时间刑部尚府上接连死了几名小妾,甚至有一位小妾正是睡死在刑部尚秦泰勉的身边的。

    如此悄无声息的死法,秦泰勉自然不敢张扬,但也足够他清醒,至少在皇帝没有表态前,不敢轻易下杀手。

    而自从宫中出了刺杀事件,也对皇帝敲了一个警钟,这件事中的确另有蹊跷,在事情还没有绝对水落石出之前,不宜下令。

    恐怕幕后黑手并没料到皇帝会做出这样的抉择,在群臣多次上要求处决赵小凤时,依然拖延不予理会。

    毕竟赵小凤乃是军中一员猛将,又是出了名的用兵神速,如果被不明不白的人暗算死,那就太可惜了。

    当皇帝改变了以往的思路,重新看待这件事,有了与以往全然不同的判断。

    赵小凤是他的臣子,而不是许纯之的下属,赵小凤的生死几乎只在他一念之间,许纯之对这件事也没有任何举措,而是全然接受。

    无形之中,皇帝的心思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相门娇女

    还在找"相门娇女"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易"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