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学霸的成长历程
    封穴截脉?!

    这玩意,怎么听着那么不靠谱呢?

    陆小川是见识少,缺乏配套的系统性认知,毕竟他和魁哥都是半路出家,为了生活,才踏足那个半黑不白的灰色地带。

    和那些一出生,就注定要在那个领域混的家伙相比,少了些准备,更缺乏家人长辈的指点、传承。

    封穴截脉已经超出了陆小川的认知,对于他的认知是一种相当大的挑战。

    若是换成别人这么对他说,陆小川恐怕会拂袖而去。

    毕竟,这玩意,听着像是武侠里面杜撰出来的东西。

    “别紧张啊,我这个手艺,很高明的。”

    刘细君仿佛自己来了兴趣,开始劝慰陆小川,“封穴截脉呢,能让你在短时间内,不受旧伤的困扰,可以放心和人动手。”

    陆小川这会已经脱了上衣,趴在练功床上,背上那副独眼猛虎下山的纹身,暴露在了空气中。

    对于这幅纹身,刘细君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大。

    早先,蔡文熙就曾经提起过陆小川背上的古怪纹身。

    今日得见,刘细君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不断思索考量,这幅图虽然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却也不能小觑。

    江湖事,繁杂而规矩多。

    不少纹身都有限制和忌讳,和普通的都市男女不同,江湖人士的纹身,格外讲究。

    陆小川背上的纹身,精美而繁复,对纹身师傅的要求极高,甚至应该出自名家之手。

    刘细君因为性格缘故,交友广泛,见识极多,一时半会,也无法判断出这幅月照松溪,猛虎下山图究竟代表什么含义。

    但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这幅图的来历,不简单。

    现代社会,所谓的江湖人士或者江湖势力,也会跟着社会的进步发展做出改变。

    许多东西也要有所变通,以适应眼下的世界。

    那种顽固不化的老古董,真心不多。

    江湖人士,应变能力和适应能力,其实是远超普通人的,毕竟在消息闭塞,人员流动相对滞后的年代,他们才是真正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一批人。

    所以,除了一些有益整个团体的古老戒条外,江湖人并不抵触改变。

    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古怪的现象,一些隐秘的东西,偏离了最开始的老旧规矩,让人看不明白。

    偏偏的,因为是隐秘,也就没人会去专门宣扬,到了最后,总让人感觉到似是而非。

    陆小川背上的纹身,就是这种来历。

    刘细君虽然看不懂,但却有自己的判断。

    当下也不询问,只是含笑继续和工具人闲话家常,顺便介绍自己掌握的封穴截脉。

    这门手艺,相当古老了,以至于,大部分懂行的江湖人也只是听说过,并未见过。

    甚至不少人,都认为这种手段早已失传,或者只是先人臆想出来的玩意,类似武侠里面的功夫秘籍。

    江湖这个词,不知道最早起源于哪里,但是,江湖客这个身份,却源远流长。

    和人争斗,难免会受伤,有医道高手关注这个群体,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封穴截脉就是这种情况下的产物,施以金针,暂时将伤势封印,让武者暂时获得和人动手搏命的机会。

    如果在封印期间,伤处不再受到牵动或者二次伤害,也会获得极快速的复原加成。

    反正这东西,就是为了江湖汉子准备的,算是古代医术一道,对皮外伤的巅峰救治手段。

    澹台白芷的堂姐虽然医术高明,但毕竟不是江湖人士,这类口耳相传的秘术,自然无从得知。

    当然,若单论医术的话,澹台半夏绝对比刘细君高出许多,红纸扇掌握的,只是一种针对性的疗伤手段。

    “治了!”

    趴在练功床上的陆小川痛快拍板,“滨海现在乱成这个鬼样子,谁知道会不会再被人打伏击?总得有点自保的手段才行,多谢刘前辈了!”

    工具人有自己的考虑,岭南肖家咄咄逼人,已经盯上了自己,总不能一见面,继续逃跑吧?

    要是跑不掉呢?难道束手就擒?

    就算是认怂,对方会相信吗?

    深知江湖客的做派,又见识了追击二人组做事的风格,陆小川觉得,哪怕是自己第一时间认怂,对方也会先打过再说。

    这东西,很难解释的清楚,勉强说的话,恐怕只能是肖家这次进入滨海,行事手段方面,放的比较开,有意用辗压的姿态,强行把滨海犁一遍。

    类似于武力炫耀,战术巡游这种性质的耀武扬威。

    刘细君一边不停的闲聊,一边开始做封穴截脉的准备工作。

    一双手,在陆小川的脊背上不停拍打,偶尔会用指头点中一些特殊的穴位,神态专注,手法娴熟。

    按照刘细君的说法,封穴截脉这手艺,他施展过不下十次,很有经验。

    陆小川也想多了解点东西,配合红纸扇闲聊,双方你来我往,都感觉自己收获满满。

    封穴截脉得来的相当偶然,刘细君之所以学,完全是因为感兴趣。

    好在身为红纸扇,人体穴位经络之类的东西,是必修课,刘细君很容易就完全掌握了。

    至于一身顶级高手的武技,刘细君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说明白了,小时候听评书、看武侠话本,感觉很神奇,于是就拜师学艺……

    这家伙,竟然不是家族传承?!

    陆小川还是很惊讶的,毕竟,能达到刘细君现在这个层次,单单依靠勤学苦练是不够的,得有系统的传承支撑,有倾囊相授的名师指导。

    刘细君的学武经历,不那么合情理。

    但是,陆小川根据奇特经历得来的经验,却判断刘细君没说假话。

    谈话继续深入,陆小川好像明白了什么。

    正在给自己用金针封穴截脉的红纸扇,是特么的一个天才!

    一个学什么,都很快的天才!

    就连做红纸扇,刘细君都是兴趣使然!

    按照他的话解释,当时年少轻狂,青春懵懂,对异性十分好奇。

    身为一个标准意义上的真学霸,刘细君摒弃了同龄人获取知识的普通途径,选择了源远流长的传统专业技艺……

    然后,就成了最近几十年,手艺最好的红纸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