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脑子里有画面了
    脚腕被折扇精准击中,当场废掉一个战斗力。

    扫荡腿贴地,刘细君刚刚撤步,对方的脚尖就贴着他的鞋尖掠过,差之毫厘。

    陆小川眼神中全是惊奇,这红纸扇太特么强了!

    懂行的看门道,不懂行的看热闹,陆小川刚好算是个懂行的。

    刘细君对敌方的判断,以及自身的反应、出招,处处透着一股子从容不迫,就好像三人提前排练好一般。

    追击二人组废了一个,另一个反应倒也不慢,扫荡腿看似力大势沉,却留了三分力道。

    若是长腿大姐谭秀芬在这里,估计会夸上几句。

    毕竟,能在出招伤敌的同时,保留应变的能力,并非说说那么简单。

    实话实话,出招留手,攻出去之后伺机变招,这些道理,在眼下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压根不算秘密。

    可真正能做到的,却没几个。

    这玩意,就好像公开的行业秘密,大家都懂,偏偏做不到。

    扫荡腿留了三分力,却也没中途变招的本事。

    换成谭秀芬踢这一腿,或许还有可能,可眼前这兄弟,火候差的远。

    但,高手有高手的打法,低手有低手的技巧。

    扫荡腿一脚踢完,压根不看脚腕中了一折扇的同伴,整个人贴着地继续旋转,踢出去的一条腿瞬间转化为支撑腿,原本撑地的腿,鞭子一样甩出!

    这样的连环腿,并非高明招数,却非常实用。

    攻击目标若是躲过第一下,必然身体平衡被打破,短时间内躲过第二下的可能性,急剧降低。

    在良人巷这样的小弄堂里,如此狭窄的场地中,能够行云流水一般连续出腿,追击二人组的实力已然不差了!

    陆小川心里不由嘀咕,哥们跑的不冤!

    若是一开始,就选择正面硬刚,胜负暂且不论,背上的旧伤,肯定要复发。

    这俩追着哥们不放的憨憨,腿上果真有真功夫!

    面对夹杂着破空声的第二波攻势,刘细君依然风度翩翩,就好像电影里的主角一样,后退撤步,然后弯腰,速度并不快的挥出手中的折扇……

    啪!

    一声脆响,又打中脚腕子了!

    速度的把握,出手的时机,自身状态的调整……不愧是顶级高手!

    追击二人组也明白,今天撞上硬茬子了,心有不甘,却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毕竟,俩人脚腕上各中了一折扇,这会疼的厉害,脚掌甚至不敢挨地!

    “两位,我和肖家肖三爷,真的是朋友。”

    刘细君毫无得色,依然声音温和,“还请二位回去告诉肖占龙一声,架势堂刘细君贸然插手肖公子的事情,多多包涵。”

    说完,手中的折扇唰的一声被抖开,随手冲旁边的墙壁挥舞了几下。

    滋滋的刺耳摩擦声响过,老旧的墙壁上,留下了深深的划痕……

    那折扇,扇骨竟然是特种钢材质!

    扇骨的边缘,全部开了刃,锋利程度,远超一般的家庭菜刀!

    看着刘细君卖弄一般,手上挽了几个扇花,陆小川吞了口口水。

    对面追击二人组脸色难看,冲刘细君抱拳拱手,踮着脚就这么走了。

    栽了啊!

    这特么的,人家刚刚已经手下留情了,再纠缠,怕是兄弟俩全都得留下!

    刚刚那两下,刘细君如果把折扇打开迎敌的话……

    不用考虑太多,只用想想那折扇的材质、锋利程度,以及追击二人组出腿时的力道,结果就出来了。

    这兄弟俩,一人一只脚,怕是会被直接切掉!

    最关键的是,刘细君在小胜一场,亮明了本事之后,依然旧话重提,和肖家也有点交情。

    这就是给足了面子,留够了余地。

    如此江湖做派,追击二人组没脸面,也没本事继续留下来纠缠。

    “这俩人腿上的功夫不错。”

    刘细君转过头,像是闲聊,“可陆兄弟你应该能对付的了吧?跑什么?”

    说这话时,刘细君脸上含笑,貌似询问,又好像调侃。

    “背上有旧伤,不敢跟人动手。”

    陆小川倒也没有隐瞒,反正刘细君要是有什么坏心思,自己没伤也白搭,“再受伤,就会瘫痪。”

    “这样啊。”

    刘细君突然来了兴趣,“能让我看看吗?我懂点医术。”

    陆小川……

    莫名就想起,刘细君做的那几道菜。

    他说,是因为退休之后,对厨道感兴趣。

    两人一同返回身旁的民国风小院,有娇怯怯的小姑娘送上茶水。

    胭脂门中,略显萧瑟。

    虹姨和蔡文熙都不见踪影,连周哲浩那个富二代都不知道去哪了。

    “最近滨海不太平,我建议阿虹跟我一起去别处转转。”

    刘细君笑的依然温和,“自从倩倩出了事之后,阿虹的心思一直难平,出去一趟,就当散心了。”

    状似闲话家常,又好似为胭脂门和自己的离开做些解释,点明我们出去,有自己的原因,并非被什么人针对。

    这话一出,陆小川就明白,肖家在滨海闹的这么大,自己又被肖家的人追击,怕是刘细君已经猜出点什么了。

    面对卢有才,面对其他江湖人士,陆小川打死也不会承认,他和长腿大姐谭秀芬有什么瓜葛。

    但是当着刘细君这个人的面,陆小川不知道怎么滴,没了抵赖那个心思。

    这就很奇怪了,要知道,工具人的求生欲向来强烈的很,除了赚钱之外,这就是第一需求了。

    刘细君的话,就好像在说,我们出门是去旅游散心,真的不怪你把肖家的人引来,把滨海搞的一团糟……

    这特么,究竟是隔岸观火看的分明,还是多智近妖老谋深算?

    喝了杯茶,等陆小川身上的汗落了,气息喘匀实了,刘细君这才请他去了楼上练功房。

    面对一个个从未见过的奇怪器具,陆小川的脑子里,过电影一样闪过无数画面。

    胭脂门是做什么的,陆小川很清楚,那么这些器具是用来练什么功的……也不难猜!

    想想身姿奥妙的姑娘们在这些器具上挥汗如雨……脑子里有画面了啊!

    “你趴这张床上,我看看你背上的伤。”

    刘细君丝毫没有特别的表情,更不会觉得难堪,“如果伤势不严重的话,我能替你封穴截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