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媳妇有点傻傻的
    对于小若的劝解,魁哥哭笑不得。

    这么些年了,该看开的早就看开了,该原谅的也早就原谅了。

    若非如此,魁哥也不会在面对母亲时,能够做到这么淡然。

    一开始,魁哥自然心中又恨。

    可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见识过人世间的风风雨雨之后,那些都看淡了,甚至能试着去理解。

    母亲的所作所为,不过是特殊环境下的特殊选择罢了。

    可以说她懦弱,可以说她自私,但真要去报复,犯不着。

    虽然磕磕碰碰,自己不也完完整整的长大成人了吗?

    当然,魁哥绝不会就此放下一切,做到母慈子孝。

    有些事情,发生过之后,就不会改变。

    有些东西,你不提,不代表不在意。

    能够做到淡然,把母亲当做普通人去对待,已经是魁哥的极限了。

    不过,小若的开解也并非没有效果。

    最起码,魁哥想到要让小若和自己母亲相处,脑袋都会大上一圈。

    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

    你岁月静好,我幸福美满。

    各不相欠,你不用养我小,我也不用养你老。

    偶尔联系,知道对方过的都还行,犹如普通朋友一般,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婚礼简单却又热闹,司仪提前得到了指使,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全是喜庆话,逗的众人笑个不停。

    没有父母长辈参加,也有好处。

    最起码,那些催人泪下的环节,全都取消,更符合当下年轻人的意愿。

    结婚嘛,原本就是件开心的事情,毕竟过了今天,就彻底步入爱情的坟墓了。

    被埋进土里之前,畅快的嗨皮一下,才是正确的人生选择。

    搞的苦兮兮的,犹如忆苦思甜大会,多没意思。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没有人来抢亲,也没有前男友前女友来砸场子,大家凑在一起,笑语嫣然的吃吃喝喝。

    倒是骆星晚特意换了身比较低调的打扮,气场全消,只显露出女人的娇媚,反而成了亮眼的存在。

    魁哥的那帮主顾们,一个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最后,被选出来的两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暗戳戳的凑到了骆星晚的身边。

    先是尬聊两句家常,接着询问骆星晚是否单身。

    不等有些懵的骆星晚回应,就直接开始介绍麻友中的优秀孩子。

    什么硕士、博士只能算是起步,大公司高管、自己创业的小老板,一个个优质男的资料就这么从随身的包里拿了出来。

    格式统一,文档正式,犹如正经公司的人事档案,上面事无巨细的标注了各人的信息。

    证件照、生活照更是不缺,转眼间婚宴差点变成公园里的相亲角……

    骆星晚都看呆了啊!

    这些资料上的男人,条件都不错的,怎么就混成了大龄剩男?!

    而且,这帮老头老太太竟然随身携带单身子女的资料……显然不是提前准备的,平时应该就带在身上,都做到这一步了,为啥资料上的人,还没找到对象?

    “姑娘,大姨我说话直,你别嫌弃!”

    一个精神老太一脸的满意,“这些资料上的孩子,全是好男人,之所以到现在还单着,一是自己工作忙没时间考虑个人问题,二就是自己足够优秀,眼界有些高。”

    骆星晚正襟危坐,连连点头“大姨,你也没了解我的情况,怎么就知道他们能看得上我?”

    不是眼界高吗?

    对女方肯定有一定的要求啊!

    什么学历啊,工作啊,怕是都有个自己的标准吧?

    你们一上来,除了夸我长的好看,就没问别的了……这不太符合流程吧?

    “丫头,别担心!”

    大妈笑成了菊花,“就凭你这个长相,其他条件,全都不用考虑!”

    骆星晚……

    说好的门当户对,说好的条件相当呢?

    你们这么给人介绍对象,是不负责任啊!

    “大姨,跟我媳妇聊啥呢?”

    陆小川在旁边听的差点笑喷,贱兮兮的凑了过来,“我媳妇有点傻傻的,你们可别给我骗走喽!”

    两个老太顿时垮下来脸,这咋还是个已婚妇女呢?

    你都结了婚了,我俩给你介绍男人,你倒是拒绝一下啊!

    怎么就不吭声,还一个劲的问长问短呢?

    这种情况,就好像手里拎着二斤黄瓜,不打算再买,却还拎着买黄瓜的小贩一个劲的盘根问底,对方能不烦吗?

    “丫头,大姨说话直,你别在意。”

    老太看着嘚瑟的陆小川,一脸的嫌弃,“把大姨的电话号码记好了,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你这个男人,不咋样,配不上你!”

    说完,两个老太携手返回自己那桌,一阵嘀嘀咕咕,一帮麻友全用敌视的目光望向陆小川……

    陆小川……

    骆星晚差点笑晕,太有意思了!

    “她们说你配不上我!”

    雇主骆星晚一脸得意,“看来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

    “就刚才那大姨的年龄,眼睛肯定雪亮!”

    工具人一脸不忿,“早晚白内障啊!”

    “滚!”

    人心险恶啊!

    好歹因为魁哥的关系,大家都算是熟人,怎么一牵扯到单身子女的婚姻问题,就翻脸了呢?

    看来,现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哪怕赚钱多,日子过的也不算顺心啊!

    对了,三十五六岁,还没结婚,应该还能划到年轻人的行列中吧?

    哈哈哈哈哈!

    婚礼结束,陆小川送雇主骆星晚回家。

    结果路上,骆星晚接了个电话,直接把充当司机的工具人赶下车,自己走了。

    这段时间,新公司筹备到了要紧的阶段,骆星晚很忙。

    悠闲的假期,戛然而止。

    明面上说是和大嫂谢琬琰合作,实际上自然是和大哥骆嘉安合伙做生意。

    双方都得派出自己的人手,新公司的职位也需要慎重划分。

    毕竟亲兄妹,也得明算账。

    只不过公司还在组建中,项目已经拿到手,让陆小川对这个社会的本质又有了新的认识。

    赢家通吃啊,自己的三观,果真没问题。

    寻思联系一下澹台医生,看看对方有没有空,接受一下针灸治疗的陆小川,手机响了。

    卢有才这老棺材瓤子,又有啥事?

    “陆兄弟,谭秀芬的行迹被人发现了,就藏在滨海一栋公寓里,她的仇家已经组织人手杀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