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八十章 事情总有两面性
    许是见刘细君不愿多言,虹姨就不往深处多问。

    身为胭脂馆的主人,虹姨太知道如何和男人相处了。

    有些事情,对方愿意说,那就做一个合格的听客。

    如果不想说……那就别问。

    胭脂馆能传承至今,自有一套手段。

    若是以为,虹姨这样的女人,只会在床笫之欢中讨好男人,那就大错特错的。

    真是那样的话,胭脂馆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当初陆小川打听到胭脂馆的情形后,忌惮异常,不愿与之结怨,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这样的势力,送出来的女人,往往拥有吓人的潜在帮手。

    她们要攀附的,值得攀附的,都是大人物。

    大人物不缺钱不缺势,什么样的女人弄不到手?

    偏偏被这样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总有原因的。

    “师父,咱们什么时候离开滨海?”

    收拾厨具的周哲浩,小声询问,“这已经没什么事了,呆着也是浪费时间。”

    这小子,已然伤了心,感觉自信心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不想继续留下去了。

    虹姨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却很好的掩饰过去。

    “现在还不到走的时候。”

    刘细君一眼望去,徒弟赶紧低头,“左右也是无事,不如留在这里,多看看陆小川这个人。”

    “陆小川有什么可看的?”

    周哲浩还是气愤难平,凭什么你一个上门女婿,已婚人士,却抢了我的梦中女神?

    “呵呵呵,别被情绪左右了思想。”

    刘细君看着徒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陆小川这个人,可不简单。”

    “虽然无法见识他背上的纹身,但总觉得,他和某个人有牵连。”

    “那人可是个大人物,能和他拉上关系的人,都不简单。”

    “陆小川这人很有意思,也很危险,小虹,如果可能,以后千万不要和他作对,很麻烦的。”

    院子里的两个人,谁都没想到,刘细君竟然给陆小川如此高的评价。

    “记下了。”

    虹姨表情平静,“原本和他,也没什么矛盾。”

    刘细君如此小心谨慎,虹姨并不奇怪。

    而且能被他称之为大人物的存在,必然不是小小的胭脂馆能够招惹的起的。

    早些年,刘细君牵扯进一件江湖公案。

    搞的颇为狼狈,一条大好性命差点丢掉。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才彻底离开架势堂,做了个闲散人士。

    至于沉迷厨道,虹姨总觉得其中有其他内情,偏偏猜不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离开了架势堂,变的小心谨慎,总是让人觉得心安了许多。

    回程的路上,陆小川不出意外的被魁哥抓了壮丁。

    这特么,哥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小子天天闲逛,合适吗?

    陆小川倒没啥抵触,不就是一堆跑腿的活吗?能有啥?

    至于待客什么的,不存在的。

    就魁哥和小若两口子这个情况,婚礼当天能凑齐一百人,就算是大场面了!

    魁哥那些江湖朋友,自然不算在内,甚至,都不能让他们知道魁哥这号人,准备结婚呢。

    三教九流,说起来,个个都义气为先。

    真的做起来,背后捅刀子是常规操作。

    小若这个网络大神,被那么多顶级组织追捕已经够郁闷的了,就别再让她直面江湖中的风风雨雨了。

    婚礼如期举行,透着一股子岁月静好的从容。

    一身婚纱的小若,第一次展现出女孩子的娇媚,让魁哥看傻了眼。

    也让观礼的骆星晚一阵惊叹,原来小可爱还有这幅面孔?!

    以后撸猫……不对,闺蜜交流的时候,还可以送些女人味更加浓郁的服饰!

    刘湾河麻将摊的老主顾们也来捧场,大爷大妈们个个衣冠楚楚,一改往日背心拖鞋的配搭,让酒店的工作人员怀疑新婚的两口子,家里有术法协会成员的长辈……

    这些老主顾,全都被陆小川提前交代过,出了门就不谈魁哥结婚的事情。

    老头老太太不好糊弄,陆小川又不能说实话,只能说魁哥在老家被一个二百斤的大丫头猛追,那丫头有五个三百斤的哥哥……

    魁哥装作喜欢男人,这才脱身跑了出来。

    为了保护一对新人以后的幸福生活,千万不敢走漏风声,大丫头还没嫁人,一直惦记着魁哥呢!

    小若这边,一个来参加婚礼的客人都没有,骆星晚很给面子,充当了唯一的亲友团。

    小若家里重男轻女,早些年不愿让小若上学,逼着她出去打工,早早就断了联系。

    那些年,除了魁哥和陆小川,小若就再没可以指望的人,过的很苦。

    三个穷孩子凑在一起,相互扶持,相互保护,终究还是长大了。

    后来出社会,小若下手太狠,一下子在网络上得罪的人太多。

    面对各种威胁,小若表现出了让人诧异的胆识,凭借非同一般的天赋,迅速给予对方疯狂的还击……

    事情有点老套,双方你来我往,仇越结越大,小若的网络水平也越来越高,最终,被牛叉组织给盯上了。

    这种谋生手段,加上自小的经历,让小若压根没有,也不可能去交朋友。

    没有骆星晚撑场面,小若就要做孤单新娘了。

    倒是魁哥,还有亲人,他妈妈。

    魁哥的父亲早亡,老妈改嫁去了外省。

    靠着奶奶的低保生活,魁哥觉得男人不该这样。

    所以呢,小小年纪,也辍学了。

    不过,和陆小川相比,魁哥的谋生压力不大,只要能养活好自己就行,因为奶奶没能等到他尽孝,在母亲改嫁后的第三年,也得病去世了。

    这些年,魁哥和母亲倒是没断了联系,也没恶语相向。

    有时母亲会偷偷给他寄钱,魁哥一次都没要过。

    听说魁哥要结婚,母亲从外省赶来,给了一个大红包,这次,魁哥收下了。

    总归是生了自己,也帮忙养到了十来岁,怎么可能去恨她?

    只不过,想要母慈子孝,这辈子怕是没机会了。

    婚礼结束,母亲匆匆离去,她是以参加旅行团的名义出来的,怕现在的家庭知道。

    看着不太开心的魁哥,一身婚纱的小若难得耐心的开导,“事情总有两面性,你丢了母爱,可最起码,我以后不用伺候婆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