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似是而非
    狮子头是淮扬菜中的名角,在滨海十分常见。

    可能做出眼下这种味道的,以陆小川跟随雇主骆星晚蹭吃蹭喝的经验,当真没见识过。

    鳖肉和蛇肉被烹饪的如豆腐般酥烂,偏偏的,鳖掌肉依旧保持着三分弹牙。

    吃进口中,感受难以言说,美妙异常。

    味道与口感,完美结合,让人很难相信,这就是平日里并不陌生的狮子头。

    “两位小兄弟,我做这狮子头,内有乾坤。”

    刘细君满脸含笑,陆小川和魁哥越是吃的香甜,他越是喜欢,“中间那枚鳖蛋,要吃的仔细点。”

    听到红纸扇如此强调,陆小川和魁哥小心翼翼取出狮子头中心的鳖蛋。

    剥开肉团,白生生的鳖蛋露了出来。

    鳖蛋这玩意,刚取出来的时候是软皮的,加热做熟之后,蛋壳才变的坚硬。

    外表看不出什么异常,在刘细君鼓励的目光中,陆小川十分小心的剥开了蛋壳……

    嘶!

    即便经历过刚刚岩烧避火银鱼丝的震撼,当鳖蛋内的情况被陆小川看清时,依然引发无数的感慨。

    只见原本应该白嫩的鳖蛋上,居然隐隐透出了一副淡蓝色的工笔画。

    画的是一个跣足仕女静卧在芭蕉树下,袒胸露乳,任由一个峨冠博带的男子俯唇狎玩,芭蕉树后还探出了一个小鬟的半张脸。

    该画笔法简洁,线条流畅,在区区一枚鳖蛋的狭窄空间上,生动描绘出了仕女痛苦而又欢娱,士大夫贪婪急色,小鬟紧张偷窥的表情。

    这特么的,已经不是简单的厨艺高低了吧?

    陆小川和魁哥虽然自小辍学,早早接受社会的毒打,但对传统的画技,还是有自己的判断的。

    小小的鳖蛋上面,线条明朗的勾勒,没有特意追求精美,反而意境展露……红纸扇擅长工笔,果真不是胡吹!

    “桃花庵主唐寅的《江南销夏图》二十四连册中的小姑窥春?!”

    魁哥无用的知识储备,再次让陆小川侧目,“厉害了!”

    “哈哈哈,小道而已!”

    刘细君嘴上谦虚,但神态中满是得意,“我用白醋提前画在了鳖蛋上,等到鳖蛋做熟,画就印在里面了!”

    陆小川和魁哥同时点头,这个手法,这兄弟俩是真的听说过。

    陆小川小的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说二战时期,德国人就是通过这样的手段,将地图绘制在鸡蛋上,安全送过法国人的封锁线。

    没想到,竟然还能用来画工笔!

    这特么的,要知道,刘细君在画的时候,小小的蛋壳,还是软的!

    陆小川都有劝刘细君彻底投身餐饮界,然后开宗立派的想法了!

    这么牛逼的厨艺,你守着不能随便教人的红纸扇手段,浪费了啊!

    刘细君谈笑风生,频频劝陆小川和魁哥吃菜,至于酒,则绝口不提。

    双方本就是第一次见面,陆小川两人又是开车来的,刘细君不愿意劝酒。

    只是,这位红纸扇亲热的有些让陆小川感到突兀。

    餐桌上,气氛放松,就连一向冷漠的虹姨都表现出了最大的善意,可毕竟之前从未接触过,也没什么交情。

    而刘细君的表现,则好像在招待知交好友一般。

    让人感到舒服的同时,心里多少有些没底。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陆兄弟,之前我这徒儿多有得罪,抱歉!”

    捧着虹姨冲泡的岩茶,刘细君主动提起周哲浩的事情,“这小子毛毛躁躁,没搞清楚刘副总的情况,就贸然接近,是我这个做师傅的没教好。”

    “如今事情明了,小浩不会再去纠缠刘副总。”

    “刘副总那边,还请陆小兄弟帮忙言说,我就不让小浩当面道歉了。”

    这就是表明摆宴请客的目的了。

    刘细君作为师父,想要化解徒弟周哲浩追求刘雯钰带来的影响。

    事情呢,倒是能说的过去。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哲浩是在勾搭陆小川的女人。

    可是,情理上说不通。

    按照所谓的江湖规矩,倒也不用强调周哲浩不知道大姐姐刘雯钰身有所属。

    江湖好汉,一般情况下不怎么在意过程,他们毕竟关注结果。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陆小川的身份地位,还达不到让刘细君师徒主动请客道歉的程度!

    而且,还是刘细君这个做师父的亲自下厨招待。

    这里面,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陆小川不相信,眼前的红纸扇会这么容易认怂。

    周哲浩已经承诺,不会再骚扰刘雯钰了,正常路数,已然够了。

    毕竟,陆小川也不是什么江湖大佬,大姐姐刘雯钰和他的关系也见不得光。

    “前辈太客气了!”

    虽然搞不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心思,但陆小川觉得不会有恶意,“都是误会,说开了,也就过去了。”

    一旁的魁哥不言声,一双牛眼却四处乱瞟。

    这红纸扇说的刘副总,和自家兄弟究竟是个啥关系?

    莫非,小川说的偷吃对象,就是刘副总?!

    魁哥见过刘雯钰的,当时只是觉得,这位姐姐真漂亮,风情万种艳而不妖。

    可他从没把刘雯钰和陆小川联系在一起过。

    双方差距太大,不般配!

    自己兄弟什么狗样子,魁哥能不清楚?

    再加上陆小川那个豪门赘婿的身份,刘雯钰一个金领,凭啥给自己兄弟做地下情人?

    从道理上,说不通好吧?

    魁哥不知道,偏偏正是这份说不通,才让陆小川和大姐姐刘雯钰的事情,隐藏的这么好。

    要是都长成一副偷人的面相,还搞毛线的偷吃啊!

    直到双方客客气气的告别,陆小川和魁哥上了汽车,都没彻底弄明白,刘细君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想不明白就不想,就当兄弟俩吃了一顿免费的大餐。

    小院中,刘细君端坐品茶。

    “细君,看出点什么没?”

    虹姨好奇,总觉得刘细君太过郑重其事,“你也没见着陆小川背上的纹身啊,怎么判断?”

    “呵呵,他怎么可能让咱们见到?”

    刘细君一脸释然,“我呢,是想通过他的行为举止,判断他是不是和一位老朋友有瓜葛,只是目前来看……似是而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