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背切银鱼
    “这山后面,有一个小水潭,里面有不少银鱼。”

    刘细君一边摆弄一个小火炉,一边介绍,犹如闲话家常,“我见了喜欢,临时起意,又加了一道菜。”

    脚边放了一个水桶,水里有不少个头极小的银鱼游动,显然是陆小川两兄弟来之前,刚刚从水潭中抓来的。

    水潭里的水凉,面积又小,银鱼长不大,最大的也只有半截小手指长短。

    体型更是纤细,不知道刘细君要用来做什么菜,换成陆小川,估计只能做汤。

    “前辈要做什么菜?”

    陆小川适时表现出来好奇心,“这鱼,也太小了吧?”

    从进了院子那一刻起,陆小川就明白,今天这场饭局,必然不会起争执。

    因为刘细君里里外外,做菜说话,都透着一股子讲究。

    要说排面,跟着雇主骆星晚见识过不少奢华场景的陆小川,倒不算惊讶。

    哪怕占据了小院半壁江山的那些厨具,还有摆放了琳琅满目大小刀具、铁钩、细针的木箱,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也只是显得主人专业而已。

    可刘细君这种一丝不苟,甚至全情投入的厨艺展示,是实实在在的一种讲究。

    一种对客人真心尊重,真心待客的讲究。

    单单摆在院子中间的一套红木桌椅,就价值不菲,显然不会是农家院自备。

    而且,各种菜式所使用的食材,新鲜不用说,罕见也称不上,但普通人想要备齐,却也要花费不小的精力。

    陆小川终于明白,为什么刘细君会让周哲浩提前一天通知自己赴宴了。

    收集准备这些食材,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一个架势堂的前任红纸扇,用这么讲究的方式请人吃饭,怎么可能是想与人为敌?

    虽然陆小川不清楚刘细君为何要表达出如此大的善意,但他并不会拒绝。

    还是那句话,这种捞偏门有传承在身的江湖客,真心惹不起,防不胜防。

    能维持好关系,甚至扯上几分情谊,难能可贵!

    “我打算做个烧烤。”

    刘细君有些顽皮的眨了眨眼,很满意陆小川和魁哥的惊诧表情,“温度差不多了,陆先生和这位小哥,看仔细了!”

    只见刘细君一个手势,富二代周哲浩动作麻利的将上衣脱下。

    一身短打的虹姨一脸嫌弃的拿出沾了高度白酒的柔软丝绸手帕,在周哲浩的脊背上快速擦拭。

    陆小川和魁哥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也瞪大了眼睛。

    清洁消毒过后,富二代太子爷周哲浩附身蹲下,尽量将脊背挺直,整个上半身于地面平行。

    这特么的,这柔韧性平衡性,比玩瑜伽那帮女人还厉害!

    刘细君出手如电,一手直接从水桶中用食指和中指捏出一条条的银鱼,一手持形似匕首的小刀,以自家徒弟的脊背当案板,飞快的切丝……

    陆小川眼皮猛跳!

    魁哥瞪着一双牛眼,眨也不眨,太阳穴附近的血管,突突直蹦!

    银鱼能有多大?

    这种生长山中水潭里的银鱼,只比牙签粗上那么一点!

    因为没什么肉,当地人虽然知道水潭里有这玩意,也不愿意费劲去抓。

    手起刀落,一条条细小的银鱼,被锋利的小刀切成如发丝般的肉丝!

    “怎么可能?!”

    陆小川忍不住喃呢出声。

    他一双眼睛,可是一直盯的很紧。

    刘细君出手,两根手指每次探入水桶中,都会准确的捏出一条小小的银鱼。

    这种小鱼,习惯集群式游动,哪怕在水桶中也一样。

    而且,野生的环境让这些银鱼极为灵活,想从水中直接用手抓出来,难度极高。

    同时,因为体型太小,捕捉的时候手上用的力稍稍大上那么一点,必然会把银鱼捏死。

    可刘细君两根手指夹出来的银鱼,放在周哲浩的脊背上时,个个完好无缺,条条活蹦乱跳!

    单单这个手法,在电子支付普及之前,只要上了公交车,就特么跟进了提款机一样啊!

    魁哥看的也是目眩神迷。

    如果说两根手指夹银鱼算是难度系数顶尖的指功,那么,在脊背上切鱼丝,还是这么细小的银鱼切丝,怕是算得上绝技了!

    类似的场景,想要见到,怕是只能在国家级别的烹饪大赛上寻找了。

    而且,那些在厨艺这个行当里忙活了一辈子的大师们,也只是把这类行为当做刀工展示,属于表演范畴。

    想这么玩的,首先得给充当案板的脊背上,铺上一块湿纱布。

    为的自然是,手腕落刀稍重的时候,能够不伤脊背。

    这可不是雕刻或者刻花,这可是飞快的切丝,这速度都特么赶上一般厨师剁馅了!

    站在一旁的虹姨,看着陆小川和魁哥的震惊模样,内心瞬间充满了巨大的得意。

    刘细君带来的震撼,她幸与荣焉。

    这还是陆小川两兄弟不懂厨道,若是懂行的人在此,恐怕会更加吃惊。

    从食材角度来说,银鱼并不适合切丝,太小太细,没法下刀。

    回过神来的陆小川,一边冲刘细君比大拇哥,一边暗自揣摩。

    银鱼如此纤细,再进行切丝,这位红纸扇出身的老前辈,究竟想做什么菜?

    刚刚他说做烧烤……开玩笑的吧?

    因为长期做鱼,陆小川对鱼肉的特性还是了解一些的。

    鱼肉很容易熟,自然也很容易烤糊。

    纤细的银鱼切丝,怎么做烧烤?

    怕是一见火,立马就会变成碳灰吧?

    倒是魁哥看出点门道来。

    刘细君旁边,摆着的那个小火炉上,一直放着一块青石板。

    这些银鱼丝,估计要用青石板加热做熟。

    早些年很流行的岩烧吃法,当年各种韩国料理就是这个路数。

    只不过,做出来真的好吃吗?

    两个土包子,思维已经被刘细君的精湛手艺带偏,开始考虑对方做出了的菜是否好吃了……

    银鱼虽小,但刘细君切丝的速度极快,不过片刻,就切出了足够做菜的分量。

    “两位小兄弟,最好玩的地方来了!”

    刘细君脸上含笑,透着一股想要显摆的自得,“瞪大眼睛看清楚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