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真的请吃饭
    刘细君选定的农家院,位于临丘附近。

    陆小川和魁哥开着车,下了国道,还要走将近一个小时。

    路上兄弟俩倒是讨论了刘细君为何要请吃饭,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按说,自从刘倩倩被人毒害,骆星晚赔偿了一笔钱之后,和胭脂馆再无瓜葛。

    而身为胭脂馆外援的刘细君,自然不可能和陆小川再扯上关系。

    现在却要郑重其事的请陆小川赴宴,还是刘细君亲自下厨做的,多少让人心里发虚。

    至于说是富二代周哲浩为情所伤,想要报复,陆小川认为可能性不大。

    对于这种捞偏门的江湖人士,陆小川和魁哥两个都有一定的认知。

    这些人虽然因为谋生手段,经常被刀头舔血的好汉们嗤笑,但,他们往往更讲规矩。

    世界就是这么魔幻,敢打敢拼敢流血的好汉,经常会做些不符合江湖道义的勾当。

    而被人轻视的下九流,却会恪守所谓的江湖规矩。

    形成这样的现象,有很深厚的缘由。

    按照陆小川的理解,怕是好汉们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肆意妄为习惯了,偶尔踩线,也会说无毒不丈夫、成大事不拘小节。

    下九流呢,捞偏门,被人不齿,如有冲突,往往会被仲裁者下意识的看轻,甚至会被故意刁难。

    这种情况下,就养成了谨小慎微,不敢踩线的习惯。

    偏偏的,下九流多为穷苦人出身,离开了门派传承,就难以生存,抱团取暖的思想更加严重,门派里面的规矩,也就格外看重。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下九流的传承更加完整,改动的也不大,没有所谓的与时俱进,老旧的江湖规矩,对他们约束力更强。

    从小被门派培养,生活中处处讲究规矩,自然而然就会形成一种本能。

    这样的人,在毫无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主动招惹陆小川这个豪门女婿,不太可能。

    当然,陆小川和魁哥也不会真的放松下来。

    架势堂的名头可不小,身为红纸扇,刘细君必然有自己的一身绝活,要说不忌惮,绝不可能。

    相反,刘细君这样的人,想要无视,就和找死差不多。

    陆小川有不得不来赴约的理由,他和大姐姐刘雯钰的事情,万万不可泄露出去。

    这已经不单单是雇主骆星晚的脸面问题,如果被人揭破,雨晴传媒怕是要再来一场大地震。

    骆星晚的布局,将会受到巨大影响,原本手段尽出得来的一点优势,就会全部被抹平,甚至直接影响到下一步动作。

    这种责任,陆小川可担当不起。

    魁哥就更单纯了,自家兄弟要赴宴,疑似鸿门宴,自然要跟着。

    另外,身为一个即将踏入爱情坟墓的男人,他对红纸扇的本事也很感兴趣……

    车子停在半山腰的一座小院门前,周哲浩这个富二代,一脸不情愿的等在门口当门迎。

    临丘多山,全是卧虎山分支和余脉。

    早年间因为山多地少,穷的很。

    现在经济搞活,旅游业发展很快,农家院更是遍地开花。

    刘细君选的这处地方,位置极佳,当地修了完善的公路,几乎家家户户都改造成了农家院。

    陆小川和魁哥下车,周哲浩没好气的拱拱手,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扭头就往前面带路。

    魁哥总觉得,哪里有点别扭,哪怕是敌对势力会谈,迎客的人也不应该这么不讲规矩吧?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小孩子和人置气,有点类似撒娇的样子。

    陆小川清楚怎么回事,自然不会多说,领着魁哥就往院子走。

    奇异的香味,随风飘来,陆小川和魁哥很没出息的同时咽下口水。

    还真是请吃饭啊?!

    “两位来的正是时候。”

    一身利落的厨师装,刘细君笑的温和,“简单的菜式已经准备好了,正好有一道大菜要出锅,两位好口福!”

    院子里,虹姨罕见的换上一身翠绿丝绸对襟短衫,袖子高高挽起,一副利落小厨娘的打扮。

    白生生的双臂,环抱在胸前,仔细打量陆小川和魁哥。

    院子里,摆放着各种厨具,专业性让陆小川怀疑自己进了某个星级酒店的后厨。

    “承蒙前辈看的起,我们兄弟俩打扰了。”

    礼数不能缺,对方的意图不明,陆小川自然不会主动掀桌子。

    “你们先随意看看,这地方不错。”

    刘细君自来熟,也不提让客人端坐倒茶的话,“有泉水被引下来,这院子的主人有心,直接给引到了院子里,方便的很。”

    确实难得,这农家院的主人,将环境布置的极为讨巧,既有农家野趣,却又不显粗鄙。

    难能可贵的是,这地方透着一股子与世无争,就算火气旺的人,情绪也能得到安抚。

    刘细君笑着摆手,动作麻利的操弄着各种食材,各种浓郁的香气,慢慢充斥整个院子。

    红纸扇说自己沉迷厨道,看来不假。

    这货做菜的动作干练,绝不拖泥带水,保证效率的同时,还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韵律,极具美感。

    身为徒弟,周哲浩打下手,而厨娘打扮的虹姨,却满眼沉迷,看的忘乎所以。

    陆小川和魁哥两个土包子,强忍住不停分泌的唾液,偷偷咽着口水,却在心里暗暗对刘细君进行评估。

    单单在做菜的过程中,刘细君表现出来的身法和灵巧,以及身体的稳定性平衡感,就让懂行的人惊叹。

    陆小川甚至能在心中模拟出,如果动手的话,刘细君能够施展出何种难度系数的攻击手段。

    怪不得,马大伟死的无声无息呢。

    事后,整栋百世大楼的监控都被专业人士调取,没发现动手弄死马大伟的人,就好像马大伟突发疾病自己死了一样。

    若不是后来在马大伟的体内,发现了和毒杀刘倩倩相同的毒素,或许大家都会把这件事当成意外吧?

    “小浩,把桌子摆在院子里,秋高气爽,不适合在屋里吃饭。”

    刘细君摆弄完一道菜,指使徒弟干活,转头看向有点发懵的两兄弟,“还有最后一道菜,现做现吃,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