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亦真亦幻
    人生在世,想要有点成就,大部分是被逼出来的。

    陆小川的老妈病了八年,营养跟不上的话,也熬不了那么长时间。

    白血病很难搞,想要补身体,只能多吃水产品。

    高级的,陆小川自然买不起,稍显便宜的鱼,自然成了首选。

    来来回回做的多了,手艺自然慢慢提高。

    再加上,陆小川也算个有心人,经常会和旁人打听如何做鱼,实力自然也就不差。

    总要精益求精吧,不然吃多了,老妈也会腻啊。

    晚餐开了瓶红酒。

    高级货,陆小川反正看不懂,酒瓶上全是外文。

    连续接受澹台医生的针灸治疗,陆小川背上的旧伤恢复极快。

    按照澹台医生的说法,已经能够稍微喝点酒,但是不能太频繁。

    对了,也能稍微做一点不太剧烈的运动……

    骆星晚难得放松,在家里自己做饭的气氛又很温馨,两人不由频频碰杯。

    小两口吃吃说说,等到晚餐吃完,竟然已经是月上枝头。

    充满满足感的两个人,瘫在沙发上,相视一笑。

    骆星晚挪动身子,轻轻歪在工具人的肩膀上,猛然的悠闲,让她充满了疲惫感。

    不是身体上的疲乏,而是精神上放松。

    前段时间,和骆二哥打生打死,说没精神压力,那是骗人。

    如今好歹决出一个阶段的输赢,骆二哥肯定要老实一段时间,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就放松了。

    就像心头绷着的某根弦,突然之间,被解开了,放松下来,第一感觉并不会是轻松,而是积压了许久的疲惫。

    懒懒的不想动,骆星晚关掉了室内的声控灯。

    月色通过窗户,洒落在地板上,气氛突然变的静谧起来。

    “呐,以前呢,我最不喜欢黑。”

    骆星晚主动寻找话题,“到现在,我睡觉的时候,也要抱着布偶,很大只那种。”

    原来是怕黑啊。

    “我不一样的,一开始也怕黑。”

    陆小川仿佛想起了什么,“后来发现,怕也没用,慢慢也就不怕了。”

    “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黑暗吗?”

    骆星晚眼睛微眯,有点酒意上头的感觉,“那年我才三岁,记不太清楚,我和妈咪住的地方,被骆嘉和的老妈找到了。”

    很老套的剧情。

    正房太太连夜奇袭姨太太,砸门,叫骂,闹的满城风雨。

    “妈咪那时候好傻,竟然会相信我爸说的话。”

    骆星晚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结果呢,我都三岁了,她还进不了骆家的门。”

    显然,雇主不喜欢黑暗,怕黑,全都是因为三岁时经历的那场闹剧。

    一个人的成长历程中,会经历多少伤害?

    或许,某件在大人看来无所谓的小事,就能让一个孩童记上一辈子。

    陆小川神经如钢丝般坚韧,也不是一天练成的。

    虽然在感情领域中是个钢铁直男,但陆小川明白,一个人向你诉说他有多惨的时候,最好的开解办法,就是告诉他,你比他更惨。

    “我小时候也怕黑。”

    比惨这回事,工具人有先天优势,“那时候我爸住院,我妈要陪护,就只能让我自己呆在家里。”

    “后来,我爸不在了,住院的人换成了我妈,家里还是我一个人。”

    “接着,我发现,黑暗其实没什么好怕了,里面什么也没有。”

    “所以就不怕了,现在反而有些喜欢黑暗。”

    骆星晚听的出神,工具人的身世,她早就了解过。

    除了这家伙那些如何也查不出来的经历之外,其他明面上的信息,早在结婚前,她就熟悉。

    要是这么比较的话,自己那点悲惨经历,在工具人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

    “你呢,现在喜欢黑暗,是因为你想呆在里面。”

    骆星晚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黑暗让你觉得安全,对吧?”

    “不对。”

    陆小川矢口否认,“躲在暗处,才能更好的坑别人!”

    这话说的,义正言辞,丝毫没有偷袭者该有的羞愧感,好不容易培养出的来的忧郁气氛,瞬间就被这货给破坏了啊!

    “你怎么这样!”

    骆星晚娇嗔的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小拳拳捶你胸口!

    陆小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脸的得意洋洋。

    两个窝在沙发中的年轻人,肆意打闹,总得来说,是雇主骆星晚在打,工具人陆小川在闹……

    突然,骆星晚碰到了某个敏感部位,如遭雷击,瞬间静止。

    陆小川一脸尴尬,这玩意,哥们真不是故意的!

    天气刚刚转凉,两人的睡衣还没来得及换,依然是轻薄的丝绸制品。

    薄薄的一层,帖身又舒服,身体接触时,隔阂感并不强烈。

    所以呢,一直被澹台医生要求禁欲的陆小川,对挨挨碰碰就稍显敏感。

    毕竟正是火力旺的年纪,又食髓知味,一下子扎住口子,该发泄的东西全都积攒到了一起。

    正想解释两句,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陆小川猛然身子一震!

    呃,又……摸了一下?

    这次是主动的?

    我勒个去啊,少女,你这是在玩火!

    月光下,骆星晚的眼睛亮晶晶的,鼻翼两侧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嗯,有种涉足禁区的刺激感。

    两人静默对视,骆星晚脑袋一埋,钻进工具人有力的臂弯中。

    “困了,睡觉,别让我摔下去咯。”

    好在沙发还算宽大,陆小川默然调整姿势,不一会工夫,就沉沉睡去。

    酒呢,要适量,不然,会很麻烦。

    早上醒来,陆小川揉着脑袋,一时之间分辨不出来,昨晚的经历究竟是真的发生,还是只是一场梦境。

    沙发上早就只剩他一个人,雇主骆星晚不知何时离开了,独独留下一丝幽香。

    坐起身,感觉裤子里凉飕飕的,低头一看,这特么,尴尬了啊!

    一个有老婆有偷吃对象的大男人,竟然在昨晚重新体验了一把青春期的经络,也是没谁了!

    暗戳戳的钻进浴室,偷偷换下睡裤,陆小川这才平静一点。

    突然想起,昨晚被白嫩小手戳了几下,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是一阵激动。

    究竟,记忆里的情形,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