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红纸扇
    小洋楼的三楼,被整个打通,和露台相连。

    有点夸张的巨大练功房中,摆满了各种器具。

    这其中,绝大部分器具,周哲浩都听师父提起过。

    倒是一口三四十厘米高的酒瓮,吸引了他的视线。

    这口酒瓮,是虹姨特意为刘倩倩准备的。

    整个胭脂馆,养活的女孩子并非只有刘倩倩和蔡文熙,其他女孩也都是自小培养,只不过,年龄不够,学艺不精,还未到出门赚钱的时候。

    “这酒瓮,用起来很有讲究。”

    见自己的宝贝徒弟感兴趣,刘细君出声解释,“这个,要从小练起,身子骨长开了,就没太大用处。

    初学者,脑袋上要放一碗水,不能洒出来。

    练习的人呢,坐在酒瓮上,肩膀不动,单凭腰力作圆周运动,有点像是练习呼啦圈的动作。

    身子自然是不能和酒瓮接触的,很辛苦,一旦练上,就不能停,直到成年为止,得有恒心才行,”

    看到酒瓮,虹姨就想到了身死的刘倩倩,情绪难免低落,也就没有出声,反正刘细君什么都懂,胭脂门历代主人置办的这点东西,没有他不认识的。

    周哲浩听的吐舌头,这一行有多辛苦,他心知肚明,但是这种需要持之以恒,自小练至成年的手段,并不常见。

    “明清时代,技家有四大翘楚。”

    刘细君给徒弟讲古,他教出来的人,总不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四家分别是大同婆姨、泰山尼姑、扬州瘦马和西湖船娘。”

    “坐瓮就是‘大同婆姨’独有的训练方式,早年间,是不传之秘。”

    “坐瓮这本事,练到极致,在床第间将会妙处无穷。”

    “相传,大同婆姨都是技家老鸨挑选女童打小开始训练,所以发育完成后,盆骨和牝户会浑圆无比,兼具奇特的吞吸之力……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她们习练了坐瓮之法。”

    哪怕接触过大量的行业知识,周哲浩也听的啧啧称奇。

    毕竟,大同婆姨凭借坐瓮这一招,就跻身四大翘楚之中,可见其功效。

    “小浩你记住,咱们架势堂,并非是和女人对立的。”

    刘细君耐心说教,“更和技家没有针对性,万事不可太过执着。”

    周哲浩点头称是。

    师徒两个,在练功房中慢慢行走,一个细细讲解,一个用心聆听。

    只有跟在后面的虹姨一脸凄苦。

    自己,在那人眼中,只是技家,只是一个老鸨……

    陆小川从星海国际公寓出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

    晚饭是谭大姐做的,意外的好吃。

    听小尤物张奕南得意的介绍,自从谭大姐伤势恢复,能够行动自如之后,她就没再点过外卖……

    这玩意,有啥可骄傲的?

    说起来,陆小川现在和张奕南的关系挺好玩的。

    一方面,张奕南是雇主骆星晚的好闺蜜,一直扮演男朋友的角色。

    另一方面,张奕南和陆小川不止一次的坦诚相见过,身体层面的接触,远远超过了陆小川和骆星晚这对假夫妻。

    同时呢,身为两人相识纽带的骆星晚,压根不知道陆小川和张奕南发生过什么。

    在骆星晚的认知中,陆小川是不知道张奕南女扮男装的事的。

    同时,为了维护在骆星晚面前的人设,张奕南面对陆小川这个正牌丈夫时,要保持傲娇。

    而陆小川也得展现出怂的一笔的状态……

    很复杂,说白了就是陆小川和张奕南联手蒙骗雇主骆星晚。

    再深挖本质的话,就是渣男老公,和闺蜜联手欺骗可怜老婆……

    啧,贵圈真的很乱。

    原本想去魁哥那看看的,小若和魁哥两口子,已经拿了骆星晚送的房子的钥匙,这几天正忙着布置新房。

    两人决定结婚后就住新房了,节省下的大笔开销,准备提升一下生活质量,比如以后用超薄无感之类的玩意。

    还没走到地方,陆小川接到了卢有才的电话。

    “陆兄弟,动手弄死马大伟的人,有眉目了。”

    卢有才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疲惫,“为了打听这人,费了老劲了!”

    “说说看。”

    陆小川无视老棺材瓤子表功的行为,直接要干货,“莫非是专门做人命生意的?藏这么深!”

    能让卢有才费劲打听的人物,肯定不简单。

    要么是无名之辈,要么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

    听卢有才这老棺材瓤子的语气,动手的显然是后者。

    “那人叫刘细君。”

    卢有才不在乎陆小川的态度,生意人嘛,以和为贵,“以前是架势堂的红纸扇,早些年遭了灾,引退了。”

    红纸扇?!

    陆小川只听说过白纸扇,那是江湖组织中类似师爷的存在,动脑不动手的。

    至于架势堂,倒是听说过,也是源远流长的旧社会产物,按照陆小川朴素的观念理解,就是鸭子铺。

    “陆兄弟,不是我说你,你这个认知,太片面!”

    卢有才都特么快气傻了,陆小川看着挺精明一个人,怎么什么都不懂?

    架势堂,确实提供鸭子,但鸭子叫白相人。

    红纸扇说的简单点,就是白相人的教官。

    这个职业,保留了最为传统的口耳相传的传承方式,外人想要一窥究竟,基本不可能。

    当然,行走江湖,红纸扇虽然神秘,却也会将自身的手段展示出来,毕竟,这个群体并非没有战斗力。

    相反,因为神秘和手段出奇,红纸扇在实战当中,杀伤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最被江湖朋友津津乐道的,是红纸扇的寝技。

    这种“寝技”和日本柔道的“寝技”一样,也是通过反关节技巧,在地面降伏对手的不二法门。

    只要技术练得好,一个文弱书生也能轻松制服膂力如牛大汉。

    不过,红纸扇习练的寝技并非是专门为了杀敌,也没有柔道寝技中“十字臂固定”之类可以折断对手关节的杀招。

    从最初的目的来说,这种寝技追求的是纯粹的、非杀伤性的、控制对手活动能力的禁锢技巧。

    至于这种寝技用来干什么,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据见识过的江湖朋友介绍,用来霸王硬上弓的话,效果极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