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海棠花
    对于谭大姐的指导,陆小川心存感激。

    谭大姐说的话,陆小川全都记在心里,绝对不会忘记。

    当一个行业内部顶尖的人给你讲解如果提升自身实力时,最聪明的选择,就是牢记心头。

    哪怕他所说的东西,看似匪夷所思,和你自身的理解有所偏差,甚至相左,也要慎重甚至包含敬意的去对待。

    毕竟,对方能够站在金字塔顶端,必然是有自己的原因。

    或许,对方传授的经验对你不适用。

    或许,他所说的道理人人都懂。

    但是,他成功了,是行业内最顶尖的一小撮人中的一员。

    这种人的倾囊相授,可遇而不可求,错过了,或许一辈子你都再没机会接触到整个行业的真相。

    陆小川是个标标准准的实用主义者。

    谭大姐传授的东西,他虽然不会全部照搬,但绝对会反省自身,尽量融入到自己的认知中。

    本是心血来潮的一次探望,谁知却得到了窥视击技一道最顶尖领域的钥匙。

    每一行,都存在自上而下的隔离。

    这种隔离,犹如一道道门。

    打开门,你就能见到一片新世界,打不开……你只能原地踏步。

    一般来说,想要开门,只能凭借自身的努力和总结,以及不断的思索。

    现如今,陆小川却拿到了打开门的钥匙。

    收获难以估量,因为谭大姐传授的这些东西,或许能在以后的日子里,让陆小川在危急关头,活下来。

    救命之恩,谭大姐绝不敢忘。

    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给恩人尽可能多的帮助,是谭大姐如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经历过一番指点,陆小川盘膝坐在小尤物家的阳台上,一会闭目沉思,一会盯着远方的天空放飞思想。

    小尤物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这家伙想要修仙。

    而身为过来人的长腿大姐谭秀芬却惊讶无比。

    这种类似悟道的状态,十分难得,就因为自己几句点拨,眼前这个长着少年脸庞的年轻人,就达到了?!

    这人的天赋,也太吓人了点吧?

    若是出生在武技传家的家族中,怕是现在的成就,不在自己之下!

    这种看似玄乎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不过,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当中,陆小川会继续沉迷在武道击技的世界中。

    他将会把自己懂得的道理、技法,进行大规模的整理。

    一旦完成这个过程,陆小川对击技之道的认知,将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和人动手的话,实力也会增加许多。

    这种理论认知上的提升,最为困难,也最为有效。

    或许,陆小川这一辈子,都将因为这个看似平常的下午,受益匪浅。

    城市的另一端,一栋稍显低调的别墅中。

    骆嘉和端着红酒杯,看着眼前的徐文远。

    坐在两人中间的林欣,暗戳戳的进行着小动作,涂了红色指甲油的白嫩小脚,时不时的偷偷在骆二哥的小腿上划过。

    对于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当面和别的男人**,徐文远徐大少恍若未见,丝毫不在意。

    “龙腾传媒这次彻底完了,老徐你负责善后。”

    哪怕有骆家老爷子亲自过问,牵扯进马大伟被杀案的骆二哥,也在里面呆了三天,如今,骆二哥更显阴沉,“做完这件事之后,我会安排你独当一面。”

    马大伟死了,骆二哥损失也不小。

    毕竟,那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很多时候,能够帮骆二哥处理许多琐事。

    “骆总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

    徐文远一脸轻佻,懒洋洋的大少爷做派,没什么变化,“我呢,想法不多,振兴家业重整河山的重担,担不起,我现在只想看到骆星晚和她那个上门女婿不得好死!”

    说到最后,徐文远一脸扭曲,一把将正在勾搭骆二哥的未婚妻林欣拉到怀里,狠狠揉搓了两把!

    “啊!”

    林欣被猛然袭来的剧痛弄出两眼泪花,忍不住惊叫出声。

    骆二哥欣赏的看着徐文远施为,原本平稳的呼吸,有些紊乱。

    “只要能对付骆星晚那个贱女人,能对付这个婊子的前未婚夫,老子什么都愿意做!”

    徐文远咬牙切齿的嘶吼着,林欣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被扯破。

    骆二哥的呼吸,越发粗重,最终,加入进去。

    良人巷,胭脂馆。

    冷清的花园洋楼中,少见的热闹了起来。

    周哲浩一脸稀罕的四处张望,一楼的客厅中,全是中西合璧的民国风布置,犹如置身电影电视剧中。

    虹姨端坐在椅子上,罕见的换上了一身月白旗袍,旗袍上点缀着朵朵海棠,殷红如血。

    海棠花,代表着苦恋而不可得。

    隔着一张桌子,周哲浩的师父刘细君神态自若,坐姿慵懒,犹如在自己家中。

    有清秀的小姑娘送上茶水,刘细君随意一瞥,点头以示感谢。

    “细君,这次来滨海,不如多留几日,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虹姨表情平淡,犹如普通的客套,可眼睛里,却闪过一丝苦涩。

    “行啊,左右闲着无事,就多呆几天。”

    刘细君一脸闲适,好似没有看到虹姨眼中闪过的狂喜,“小浩相中的那个女子,总要看一看的。”

    “那人我见过,相貌仪态,倒是顶好的。”

    虹姨脸上带笑,刘细君喜欢听什么,她便说什么,“年龄嘛,相差也不算大,怕是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身为胭脂馆这一代的主人,虹姨自有辨别女人真实年龄的法子。

    所谓的冻龄女神,在她的一双眼睛里,也没法蒙混过关。

    “这两年,还抽旱烟?”

    刘细君眼角含笑,风度翩翩,“莫抽太多,终究是伤身体的。”

    “没有,偶尔抽两口。”

    虹姨低头,有种小女孩做坏事,被人抓包的窘迫,“你若在这里,我便不碰那东西了。”

    “不算什么,旱烟而已。”

    刘细君看似关心,实际上却暗暗点出,对方不用为了自己做什么改变,“小浩是记名弟子,好多东西只听我说过,没见过实物,你这东西全,等会带他涨涨见识。”

    “都在三楼。”

    虹姨略微有些低落,却马上调整好了心态,“不如现在带他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