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庆功宴
    无数眼光聚集在骆家的百世大楼之上。

    不论是个人,还是某个公司,亦或者某个势力,不约而同的派出了盯梢的手下。

    亲自到场的人很少,绝大部分人,采取了躲在幕后偷偷观望。

    骆家的家族大会,看似只是骆家内部事务,实际上,在某个层面,影响很大。

    毕竟,就整个滨海来说,经商达到一定的体量,骆家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在家族大会召开之前,大家已经知道这次会议的内容,也都有自己的判断。

    大多数人看来,这次大会无非是宣判骆星晚的失败,从某种官方性质的层面,确定骆嘉和有能力角逐骆家下一代掌权人的资格。

    原本被认为走程序的家族会议,偏偏各种劲爆消息不断传出,翻转也接踵而至。

    随着会议结束,开始有人离场,会场里的消息,也扩散开来。

    “什么?骆星晚没有输?怎么可能!”

    “翻盘了?不是说骆星晚这次死定了吗?”

    “骆嘉和输了?他凭什么会输?”

    “骆家的人开始离开百世大楼了,这么说,结果已经确定了?”

    “骆嘉和那个二世祖竟然输了?那咱们前期的投入岂不是要打水漂!?”

    “迅速联系骆星晚,联系不上的话,就想法和那个雨晴传媒搭上关系,成王败寇,骆家的格局要有变动了。”

    “决不能坐以待毙!把前段时间压着的那份合同签了,给雨晴传媒最大的让步,亏一点不要紧,不要得罪人。”

    ……

    这个世界上,商人的嗅觉永远是最为灵敏的。

    百世大楼内发生的事情,刚一扩散出去,各方面的人马都做出了反应。

    老成持重的,闻风而动,对胜出的骆星晚和雨晴传媒表达善意。

    有激进点的家伙,前期压了重注在骆嘉和身上,此时只得割肉离场,转头将筹码压在骆星晚这个骆家大小姐头上。

    不要看不起所谓的见风使舵,全是为了利益而已。

    这世道,跟红踩白才是正道,逆天而行,终究风险太大。

    随着大会中发生的事,一件件一桩桩被观望的人弄清楚,一轮新的站队不可遏制的开始了。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骆二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塌方式的失败让众人暗自唏嘘。

    身为外人,反而这些人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骆家第三代这三兄妹,个个都是人才,全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儿。

    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直以来被人认为各方面都垫底的骆星晚,展露出黑马的姿态,她的商业才能和手腕,被大家认可。

    实力辗压,亦或者在同体量之间的搏杀中胜出,观望者们并不会感到稀奇,毕竟,能走到他们所在的位置,类似的事情都经历过无数次。

    可是,在实力全面被压制,对手盘外招频出的情况下,实现逆风翻盘,甚至把对手送进大牢……这就有点可怕了。

    哪怕没人能说清楚其中的算计,没人能弄明白暗地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结果往前推算,众人还是能看出不少端倪。

    当然,众人在惊叹骆星晚的商业才能和手段的同时,并不会天真的认为,骆嘉和会就此败北,一蹶不振。

    身为之前骆家第三代的所谓商业天才,自然不可能经不起一点点挫折。

    只不过,大家现在更看好骆星晚一点。

    毕竟,之前二者差距颇大,骆二哥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没能赢过自己的亲妹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从侧面诠释了兄妹两人自身的差距。

    如今,经此一事,骆二哥必然受到打压,连带效应之下,手中的筹码损失会远超明面上失去的那点利益。

    双方的体力和资源,无限拉近,过不了多久,就会处在同一起跑线上。

    这种情况下,骆星晚自身的头脑和才能,将会成为真正胜出的依仗,不出意外的话,打败骆二哥这个商业天才,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事无绝对,而且失败者身上并非全无利益可挖。

    况且,骆家第三代,真正稳坐钓鱼台,深得骆老爷子信任的人,是老大骆嘉安。

    所以,想要出现众人一面倒的投奔骆星晚这种情况,也不可能。

    毕竟,骆星晚和骆嘉和之间的胜出者,才有资格挑战大哥骆嘉安。

    只能说,对待骆家的态度要进行调整,利益的取舍需要重新厘定。

    看似改变不大,但实际上,领着工具人和副总裁离开百世大楼的骆星晚,已经深切的体会到,这次胜利带来的红利!

    仿佛淤积堵塞的水渠突然被打通,各种利好消息如流水一般涌了过来。

    短短半个小时,昨天还垂垂危矣的雨晴传媒,转瞬间爆发出强大的活力,生机勃勃的犹如被上天特意关照过。

    奔涌而来的水流,将之前公司面对的困难和问题,直接冲刷干净,一扫而空!

    骆星晚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胜利,真的挺好。

    “钰儿姐,今晚组织员工,咱们庆祝一下。”

    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雨晴传媒挺过生死大劫,所有坚守下来的员工,都是功臣,“如果联系不到合适的场地,就让饭店送餐到公司,钱的方面不吝啬,大家需要好好发泄放松一下!”

    坐在车里,骆星晚神采飞扬。

    和骆二哥的生死劫,终究是自己胜了。

    刘雯钰满脸含笑,点头应是,亲自打电话联系酒店,同时通知还在公司等待消息的员工们。

    副总裁把正在开车的小秘书苏糖糖的活都给干了,丝毫没有违和感。

    来之不易的胜利,向死而生的激动,让每个人都如打了鸡血一般。

    “小川,你给魁哥和小若说一声,今晚的庆功宴就先不邀请他们了。”

    虽然兴奋,但骆星晚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安排事情依然井井有条,“过了今晚,我单独安排他们两口子,这次能够给骆嘉和致命一击,魁哥和小若功不可没!”

    工具人陆小川微笑点头。

    魁哥嘛,陆小川最了解,庆功宴不庆功宴的无所谓,只要钱到位,就没有魁哥不能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