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胭脂馆的报复
    如果说,骆星晚的一系列操作,只是让骆嘉和失了面子的话,那么马大伟的死,就把他逼到了危机边缘。

    一个刚刚跳反的手下,出了会场,刚刚走到停车场,就被人害死了。

    任谁的第一反应,都是骆嘉和心狠手辣,杀伐果断。

    可是,这事真不是骆二哥办的。

    对,骆二哥是对马大伟恨之入骨,是想对这个反骨仔实施报复……可骆二哥真没这个本事!

    这才几分钟?

    骆二哥一直呆在会场里,压根没和外面联系,凭什么给马大伟布置一个杀局?

    骆二哥也很震惊,脸色变的极度难看。

    可在场的骆家人,参差不齐,脑袋不怎么好使的,还占到了大多数。

    这特么,解释不清了啊!

    一道道畏惧的目光看过来,骆二哥欲哭无泪啊!

    还有一些,拥有发散思维的家伙,则用古怪的目光望向骆星晚和陆小川夫妇。

    两口子也没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顿时面面相觑。

    马大伟跳反,之前可是和骆星晚谈过条件的。

    甚至在没和骆二哥通气的情况下,马大伟去雨晴传媒私自招安,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雨晴传媒的危机是摆在明面上的,骆二哥只要引而不发,骆星晚还真耗不过他。

    马大伟状似疯癫的招安行为,加速了双方刺刀见红的进度。

    甚至,还替骆星晚考验了副总裁刘雯钰的忠诚程度。

    这么一个人,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不可能再留在骆家的商业体系中。

    可是,不管是骆嘉和还是骆星晚,谁都没想弄死马大伟啊!

    最起码,骆二哥现在没这么想!

    陆小川的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轻声附在雇主骆星晚的耳边说了几句,骆星晚也变的不自在起来。

    事情分明是胭脂馆做的,自然是为了给刘倩倩的报仇。

    在卢有才爆出胭脂馆的性质之后,陆小川就没再搀和进刘倩倩枉死的事件中。

    曾经有过一段见不得光的经历,让陆小川不愿意和类似胭脂馆这样的势力产生纠葛。

    实在是,玩不起。

    那些女人,看似无害,好像藤蔓一样,攀附男人吸取养料,过着浮萍一般的生活。

    可实际上,和各方势力都能扯得上关系,更是能让不少男人替她们卖命。

    加上江湖背景,还是那种安安稳稳从旧时代生存下来的经历……陆小川打心眼里害怕。

    旧时代的思想,并不会随着新时代的降临就消失。

    反而会因为保护了一帮人,然后顺理成章的保存下来,同时,被奉为圭臬。

    这种人群,相当危险,动辄生死,不受规则约束。

    或者说,他们认可的规则,是旧时代动荡混乱的那一套规则。

    本来,陆小川就怀疑,刘倩倩的死并非骆二哥所为。

    现在,彻底确定了,这一切,都是马大伟自作主张,一手操办。

    或许,从马大伟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打算跳反了。

    毒害刘倩倩,看似是为了打击手中只剩下网红经济这一张牌的雨晴传媒。

    实际上也存了陷害他老板骆二哥的想法。

    毕竟,表面上看来,敢这么做,事后获利最多的,就是骆二哥。

    马大伟的算盘打的挺不错,不管结果如何,他都能坑两家,骆星晚和骆二哥,全都被他装进了局中。

    可惜,他只是个生意人,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也太想当然了点。

    这世上,万万没有只准你毒害别人,不准别人报复的道理。

    尤其是,毒害的对象,还是胭脂馆这种奉行旧时代规矩的江湖势力。

    对于胭脂馆这类组织来说,奉行的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然你敢对我们的人下手,就别怪我们进行还击。

    说实话,马大伟死了才是正常,他能活下来,胭脂馆这块牌子,以后就不能用了。

    骆星晚脑海中,不由闪过那个捏着铜烟袋,小鼻子小眼面容精致的女人。

    一身墨色旗袍,略显沙哑却独有魅力的声线……看似无害,甚至作为女人都有点心动的虹姨,下手竟然这么干脆利落!

    一想到自己竟然和这种人面对面的饮茶,骆星晚整个人都不好了。

    幸亏对方并非不明事理的家伙,要不然……

    骆二哥心电急转,却不可遏制的走进了岔路口。

    大哥的算计,已经这么深沉了吗?

    手段也一改往日的风范,竟然变的这么毒辣……这么不择手段?!

    不能怪骆二哥会想岔,实在是,信息不足,外加他固有的自负,以及对大哥骆嘉安长久以来的忌惮。

    而且,还没结束的骆家家族大会,大哥骆嘉安虽未到场,却成了最大的赢家,这份举重若轻,运筹帷幄,更添骆二哥的忌惮。

    就这么,骆二哥把弄死马大伟的凶手,默认为大哥骆嘉安。

    也不能怪骆二哥会产生这样的误会,毕竟,马大伟死了,坑的可是他和骆星晚……一招坑两家,换谁都会有所怀疑。

    怎么看,在这场三方争斗中,最后获利的人,都是大哥骆嘉安啊。

    至于胭脂馆……骆二哥压根看不上眼,只是当做工具罢了。

    毕竟,在骆二哥眼中,胭脂馆那是下九流,凭皮囊姿色混口饭吃而已。

    这种贵公子的先天身份,让骆二哥自视甚高,也会在不经意间,俯视众生,产生错误判断,实属正常。

    在骆二哥看来,自己已经算是牵扯到官司中了,这么快被命案攀扯上,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

    这也是,某些人一贯的手段,先找个小毛病把你弄进去,再往你身上攀扯大事,一个不甚,分分钟能让人家破人亡,极为歹毒。

    认为看清了前路的骆二哥,实在是按耐不住性子,朝自己的爷爷骆老爷子求救。

    骆老爷子经历过风雨,见过的世面不是几个小辈能比的,虽然没弄清楚实情,但也判断,马大伟的死和自己的孙子孙女无关。

    只要不是骆嘉和做的,骆老爷子就能保证栽赃不到自家孙子头上,难得心平气和安慰几句,让骆嘉和老老实实被人带走。

    自此,骆家的家族大会在议论纷纷中落幕,不管其中究竟有多少伎俩鬼蜮,最终的结果,是骆家的私生女,骆星晚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