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为什么背叛
    “等等!”

    骆二叔气愤难平,继续给自己加戏,“你们说正事之前,闪闪必须先给我这个做二叔的一个交代!”

    “骆闪闪,你今天顶撞我,我就当你情急之下口不择言,可以不追究。”

    “你私自妄为,受外人蛊惑,找了这么一个混蛋玩意当上门女婿,污了我骆家的名声,我作为长辈也可以不管。”

    “但是,你刚刚说合该我这么一把老骨头给你道歉,是个什么道理,你必须说清楚!”

    吵架嘛,一定要抠字眼。

    不管你说什么,我呢,就揪住一点不放,看你怎么办!

    “二叔,真要让我说出来?”

    骆星晚游刃有余,同时给工具人整理一下刚刚演戏时,弄乱的衣服。

    “说!说出来让大家伙听听,我这个做二叔的,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

    骆二叔气的青筋直蹦,这场戏体力消耗太大,结束得找二侄子好好唠唠,得加钱!

    “二叔,你一直在说我和小川结婚,是败坏骆家的名声。”

    骆星晚替工具人抻了抻有些起皱的衣领,“我就不明白了,我自己的婚姻,凭什么不能自己做主?

    难道说,非要听你的安排,才算维护骆家的名声?”

    “你儿子女儿,倒是都听话,让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可他们维护骆家的名声了吗?”

    “你家大儿子,和王氏企业联姻,结婚后在外面花天酒地,前段时间被抓了个现行,这事,你知道吧?”

    “你二女儿呢,结了婚出门偷吃,听说玩的很疯狂,三龙一凤,拍了视频发到网上炫耀,被夫家揪住不放……对了,她那俩孩子正做亲子鉴定呢吧?出结果了吗?”

    “还有你们家老三,还没结婚的,就染一身病,有好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吗?”

    “这些呢,都是你家的私事,我这个做小辈的,没资格管。”

    “可和谁结婚,也是我的私事,二叔,你打着骆家的名号干涉我的私事,真当我是个没爹妈管的野孩子?”

    “至于说你这个做长辈的,有什么地方对不住我……还真有!”

    “前段时间,爷爷给了我两家公司,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一家化妆品公司,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产业,这两家公司,之前全是二叔你在管理吧?”

    “两家那么小的公司,在移交之前,你把所有的流动资金全部抽走,这不算什么,你是长辈嘛,我认了。”

    “可这两家公司分别贷了那么大一笔款,你提前连招呼都没打一声,是不是过分了?”

    “怎么,你侄女接手两家空壳公司,还得替你还贷款,你这叫不叫对不住我?”

    “另外,那两笔贷款,可没入家里的公账吧?全都进了你自己的腰包,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骆二叔一脸震惊,贷款是有的,他不怕骆星晚跟他提,正常商业操作嘛,可钱没入公账这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老二啊,自己把账平喽。”

    主位上的骆老爷子,轻飘飘的插了句话,“闪闪,你继续。”

    骆二叔点头称是,彻底废了。

    “还有骆嘉和,你暗地里收买我丈夫,这就是你做大舅哥的样子?”

    骆星晚一边说,一边给满脸委屈的陆小川一个抱抱,乖,别怕,老婆原谅你,咱们情比金坚,我不会怪你的,“不过呢,事情都过去了,我也没什么损失,这事我就不说了……不过,骆嘉和,你要是再敢针对我老公,我就得让你给大家解释一下,你和我老公的前未婚妻究竟是怎么回事!”

    嚯,前未婚妻?这里面藏着大瓜呢!

    一众事不关己打算全程看戏的骆家人,一个个露出会心的笑容。

    不用说的太明白,大家都懂!

    这种事嘛,讲究的就是个云山雾罩,说的太明白,没意思!

    “骆嘉和,你这么想知道雨晴传媒的经营情况,那我就跟你好好说一说。”

    骆星晚火力全开,有种掌控全局的气势,“雨晴传媒……没亏钱!”

    “什么?没亏钱?”

    “不可能!那家公司不可能不亏钱!”

    “这丫头在说谎!那种情况,怎么可能不亏钱!”

    一时间,会场再次喧闹起来。

    骆嘉和也露出疑惑的神色,以他掌握的消息,雨晴传媒在账面上,可是血亏!

    骆星晚凭什么这么说?她究竟有什么依仗?

    “给我个理由。”

    骆嘉和此时已经抛弃盘外招,想要看看自己的亲妹妹,究竟有什么改天换地的本事,“给我个你不亏钱的理由!”

    “很简单,那些被你不计成本抢走的单子,雨晴传媒又拿回来了。”

    骆星晚露出一丝微笑,“合同这会应该已经签订了,我让人拿过来。”

    一个电话,十分钟前才赶到会场外的刘雯钰拿着公文包走了进来。

    一份份合同,全都具有法律效应,全是被骆嘉和利用各种手段抢走的大客户。

    “这不可能!”

    骆嘉和表情狰狞,“这些公司和团体,已经和龙腾传媒签过合同了,他们为什么要和你再签一份?”

    “骆总,有件事我忘了向你汇报了。”

    一直充当跟班的马大伟此时站起身,一脸儒雅的微笑,“龙腾传媒亏损严重,你让签订的这些合同压根就不赚钱,反而会造成公司大量亏损。

    所以,为了止损,也为了自救,那些合同我通过司法程序申请作废了。

    当然,龙腾传媒需要支付一大笔违约金。

    但是,相比履行那些合同,违约金也不算太多,毕竟,少亏就是赚嘛。”

    “你!”

    骆嘉和瞪大了眼,阴冷眸子里的杀气,毫不掩饰的散发出来,“大伟,为什么背叛我?骆星晚给了你多少钱?”

    “骆总,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马大伟依然在笑,笑的格外畅快,“骆小姐可没你那么有钱,她也不会收买我,我做这些,全都是为了龙腾传媒。

    毕竟,我是公司的法人,出了事,我要承担责任的。

    好了,龙腾传媒现在这个样子,只能破产清盘,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就不陪骆总你演戏了,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