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那叫商业布局,你不懂的
    骆家的家族大会,不出意料的变成了一场审判,一场对骆星晚的批斗会。

    那些想要在骆二哥面前表现的旁系,亦或者内心有其他算计的人,一个个口出芬芳,犹如喷射着毒液的蛇。

    坐在主位的骆红旗骆老爷子,一脸平静。

    满是沟壑的脸上,看不出内心的想法,对于眼前的景象,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受。

    见火候差不多了,骆嘉和这才站起身。

    骆二哥要发言,场中的喧闹顿时安静下来,适时表现出了人心向背。

    骆星晚嘴角划过一丝弧线,今天真正的生死博弈,这才算是开始了。

    “闪闪,你的私事呢,做哥哥我不好评价。”

    骆二哥一脸无奈,犹如妹妹不上进,自己却又管不了的暖心大哥,“我今天只说生意上的事。”

    “我知道,你自幼好强,不服输,人又聪明,觉得万事都比旁人强。”

    “可做生意,真的没表面上那么简单。”

    “自从你接手雨晴传媒,公司被你搞的一团糟,一心想要扩张,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可结果呢?”

    “这个季度,公司赔了多少?”

    “经营产业,不是过家家做游戏,急功近利要不得!”

    “我们骆家,能有今天的局面,也是老一辈辛苦打拼留下的。”

    “如果赚钱真的和你想的一样简单,那这世上也不会有穷人了。”

    “二哥呢,劝你脚踏实地,好好看看学学,把心思沉下来,别被人撺掇几句,就头脑发热,这样会吃亏的。”

    “外面的世界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在骆家,你是大小姐,人人让你三分,大家都宠爱关照,可离开了骆家,进了生意场,没人会因为你的身份故意把钱让给你赚!”

    “想要管理产业,想要赚钱,你还得再等几年。”

    骆二哥和旁人不同,上来就直接指责骆星晚胡乱经营,亏了家里的钱。

    本就是对两人争家产的商业行为进行审判,被外人蛊惑、招上门女婿,这些都是旁枝末节。

    骆二哥要直指问题核心,骆星晚她不懂经营,她名下的产业亏了钱!

    “二哥说的对。”

    骆星晚脸上冷的能刮下来霜,松开一直攥着的大手,缓缓站起身,“就是不知道,这个季度,二哥你亏了多少钱?”

    亏钱嘛,咱俩谁也别说谁。

    既然想比烂,那么就好好比一比,谁更烂!

    骆星晚自从接手雨晴传媒,一直就在布局。

    随后又接手两家公司,更是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整合和业务升级。

    七算八算下来,账面上真的没有盈利。

    但是,这不代表她经营的不好,相反,任何一个有点商业头脑的人都能看出来,骆星晚的每一步,走的都相当巧妙。

    而且,莲城之行,虽然有些波折,却收了裴家的三座成衣加工厂,稍作优化,对于现阶段的布局影响深远,盈利能力很强。

    可这些布局,都是短时间内无法产生利润的,全是基础性投资。

    虽然全是见效快的投入,但转化成利润增长点,终究需要一些时间。

    如果再给骆星晚两个月的时间,公司的账目必然好看许多。

    不管如何考量,如何谋划,乃至结果如何,终究也改变不了公司短期内账面亏损的事实。

    骆二哥就是抓住这一点,只说亏损,不讲布局和后期发展,打击骆星晚。

    如果骆星晚对自己的商业布局进行一一说明的话,正好就落入了骆二哥的圈套。

    骆二哥准备了一整套说辞,用来逐条反驳骆星晚的商业规划。

    哪怕你做的是天仙局,在没有成为现实之前,也都只是规划布局。

    逐条进行反驳、嘲讽甚至是批判,都不是难事,谁让这一切,还都没显示出效果来呢?

    可惜,骆星晚没上当!

    好,你说我商业能力差,亏了钱,我认。

    我现在问一问,你亏了多少?

    这特么,瞬间把义正言辞的骆二哥,拉到了同一层面,然后大家一起比烂,看看谁亏的钱多!

    饶是骆二哥心机深沉,也不由的愣了愣。

    比烂的话……骆二哥真的不敢比。

    骆星晚手中的产业,体量很小,又不是真的胡作非为,哪怕是暂时的赔钱,又能赔多少呢?

    可为了狙击妹妹,骆二哥连番的大动作下来,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单从账面上来看,他亏钱的数目,怕是要在骆星晚之上,甚至好几倍。

    当然,作为一个早早在商海中搏杀,有着天才之名的家伙,骆二哥并非真的要和骆星晚同归于尽。

    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布局,亏的钱,也能算作前期铺垫。

    甚至,因为资金投入的并非基础产业,而是用来博弈,一旦击败骆星晚,将妹妹名下的产业顺利接管过来,亏掉的钱,就会很快赚回来。

    甚至,利润还不错。

    但是,骆星晚也不打算给骆二哥解释的机会,只问亏了多少钱。

    你为什么亏,以后能不能赚回来,我不管,我只问你现在亏了多少!

    至于为什么不讲道理……你就是这么问我的啊,二哥!

    骆二哥表情瞬间变冷,眼神也阴沉下来,这丫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讨厌。

    “我亏的钱,是为了商业布局,下个季度,就能全部赚回来。”

    原本准备让骆星晚进入自己节奏,逐项解释商业操作的骆二哥,不得已,自己先解释上了,“而且,能够产生足够可观的利润,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并非失误。”

    不解释不行的,骆二哥手中掌握的产业很多,参会的骆家人,很多都靠这些产业吃饭,连番出手,不计成本的对付骆星晚,前段时间造成了不小的亏空,利润下滑的厉害,已经有人暗地里非议了。

    如果不说清楚,被骆星晚穷追猛打的话,说不定就会有人忍不住现场跳反!

    还真别把参加家族会议的人全都当成精英,其中仗着身份混吃等死的人,可不在少数。

    偏偏这些人,因为辈分高不要脸,没人敢惹。

    真跳出来一个撒泼打诨的主儿,骆二哥的布置可就全泡汤了。

    “闪闪,你二哥那怎么能叫亏钱呢?”

    骆家二叔站出来助攻,“他那叫商业布局,你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