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吸引火力最在行
    在骆老爷子出场之前,整个家族会议,在骆星晚眼中,就是一场闹剧。

    整个过程中,骆星晚除了工具人,没和任何人交谈过一句。

    那样子,就好像心灰意冷,在最终的宣判到来之前,竭力维持最后体面的死囚。

    骆老爷子入场,整个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管有多人暗地里猜测,骆红旗还能掌管骆家几天,但只要当面,整个骆家,还没有一个人敢炸翅。

    会场里的情况,骆老爷子已经知道。

    说不上失望或者其他感受,既然决定通过养蛊的手段考察年轻一辈,骆老爷子就做好了接受任何结果的准备。

    只不过,骆二叔一帮人上蹿下跳,让骆老爷子非常不满。

    前段日子的敲打,看来效果并不是太好。

    骆家第二代,虽然都不怎么成器,可也仅仅是和骆老爷子自身作对比。

    和第三代比起来,这些家伙,更加狡猾,更加老谋深算。

    特别是,骆星晚的父亲除了一具好皮囊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现在更是打着在养病的旗号,常年留在外国,当一个逍遥自在的富贵闲人。

    这让骆家第二代其他人,相当不满。

    也让外人忍不住去想,骆老爷子认定了长房嫡孙才能继承家业,掌控骆家,究竟是封建思想作祟,还是另有考量?

    毕竟,指定的继承人躲到了外国,留下几个三个儿女被骆老爷子当做接班人培养,骆星晚父亲的兄弟姐妹,心中肯定不会舒服。

    这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吗?

    顺理成章的,老爷子还要继续勉为其难,控制着偌大的骆家。

    平日里,骆老爷子看的紧,几个子女还都算老实,明面上轻易不敢搞事。

    可如今骆星晚兄妹俩掀起争斗,暗戳戳的下手,煽风点火或者谋求一些不该有的想法,也不算出人意料。

    骆二叔主动跳出来站队,看似给骆嘉和壮了声势,颇有点讨好小辈的嫌疑,可实际上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

    “今天开这个会,相信大家心里都清楚怎么回事。”

    骆老爷子精神头不错,言简意赅,“有什么想法,大家都说说吧。”

    骆家开会,讲究一个效率,谁敢扯皮,会被骆老爷子直接骂出会场。

    几个旁系中管事的子弟,轻飘飘的说了几句,无非是家族内斗,让外人看笑话,内耗严重,损失不少。

    如果可以,双方罢斗最好,各自发展,或者由老爷子划分清楚行业,别再发生左手打右手这种无厘头的事情。

    当先发言的人,都是老成持重之辈,说的话颇为中允,并无偏差,也算是旁系中,脑袋比较清醒的人。

    说白了,今天这场家族会议,就是为解决下一任执掌骆家的继承人的人选问题。

    今天的胜出者,不一定会是继承人,但失败者,大概率是没有机会了。

    这种争斗,放在古代皇室,那就是国本之争,随便参与其中,闹不好就是身死族灭。

    老皇帝还建在,无关人等随便站队,是要付出代价的。

    真正的聪明人,只会做好自己的本分,谁上位,谁掌权,我就听谁的。

    忠诚,只给整个骆家,而不是某个人。

    见热场差不多了,骆二叔主动站出来。

    “别说那么多弯弯绕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

    “不就是二小子和三丫头打仗吗?这有什么的!”

    “你们不敢说,我来说!”

    “闪闪,不是二叔说你,好好的豪门大小姐不做,非要学人家经商,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经商就那么容易吗?现在你把你爷爷交给你的公司搞成那个烂样子,感觉很好吗?”

    “还自己做主结婚,招上门女婿,你把我们这些长辈,都当成什么了?你又把整个骆家的脸面,置于何地?”

    “要我说,输了就是输了,你没做过生意,经商失败很正常了,赔那点钱,就当是你爷爷花钱给你买个乐,认栽就是了。”

    “可是,你这个神马上门女婿,必须得有个交代!”

    “我先表态,这个小子,我可不承认他!想进我骆家的门,没那么容易!”

    “闪闪,听二叔一句劝,早早离婚,去国外躲几年,等这事情过去了,你再回来。到时候,什么样的好男人,你找不到?犯得着自己作贱自己,跟这样的垃圾混在一起?”

    骆二叔苦口婆心,果真和骆星晚先前预料的一样,把枪口对准了工具人。

    这也是应有之意,今天到场的大部分人,都抱着相同的目的,也准备了相同的手段。

    陆小川一脸无所谓,就好像骆二叔说的人不是自己一样,探究的目光一直没离开骆嘉和的身上。

    “来人啊,安保呢?把这个吃软饭的垃圾赶出去!”

    “对啊,我们骆家开会,凭什么让一个渣滓混进来?把他赶出去!”

    “太不像话了!什么时候,下三滥的东西也能混进我们骆家了?”

    “究竟是谁给闪闪灌的迷魂汤?竟然让她拿自己的婚姻开玩笑!她自己不懂事,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可不能干看着!”

    “对,撺掇闪闪招上门女婿的人,其心可诛!”

    “咱们骆家人,可不能任人摆布!”

    一时间,骆二叔的发言,引发了一波附和跟风,颇有点泰山压顶之势,就连没到场的杨妈咪也跟着躺枪,被人暗戳戳的点出来,形如妖妇。

    骆嘉和微微眯起了眼,杨妈咪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一根比同父异母亲妹妹骆星晚更深的刺!

    想要向杨妈咪讨回所谓的公道,这辈子怕是指望不大。

    但在骆家这一亩三分地上,骆星晚的生母,就得是个蛊惑人心的妖妇!

    一直神态冰冷的骆星晚,终于有些色变,把战火烧到妈咪身上,这可不是她能接受的。

    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紧紧握住了刚刚攥起的拳头。

    表情疲沓的工具人,一直目视前方,偏偏能感觉到雇主骆星晚内心的愤怒。

    被工具人握住手,骆星晚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安稳。

    伸开手掌,反手相握。

    如此,就让咱们夫妻俩,携手面对铺天盖地的是非和攻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