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二叔和二哥
    当骆星晚和陆小川一同走进百世大楼顶楼那间能够容纳三百人的超大会场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这对假夫妻。

    窃窃私语多了起来,整个会议室内,喧闹无比。

    骆老爷子还未到场,面对注定的失败者骆星晚,众人没太多的忌惮,甚至不少人,明白无误的投来戏虐的眼神。

    被众人肆无忌惮的议论嘲笑,骆星晚丝毫不在意,高冷的表情,犹如一座冰山。

    陆小川却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浑身上下洋溢着疲沓的态度,像极了啥都不懂,只会吃软饭的底层渣滓。

    工具人这番做派,效果不错,众人议论的重心,不受控制的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露出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陆小川更是招来了更多的嗤笑和不屑。

    堂堂骆家大小姐,哪怕你招上门女婿呢,也得擦亮眼睛,精挑细选一番,好歹招一个出身底层的人中龙凤吧。

    可看看这个陆小川,是个什么玩意?

    这种垃圾,也配进我骆家的门?

    类似的议论,不断出现,不少人刻意提高腔调,就为了让夫妻两个听到。

    骆二哥的后援团,势力不小啊。

    骆星晚嘴角露出一丝轻蔑,二哥真的以为,凭借这些人,就能成事?太过天真了吧?

    意气风发的骆嘉和缓缓入场,身后跟着的,是马大伟和徐文远。

    带着自己的哼哈二将,骆二哥满面春风,不断和人寒暄。

    同辈的堂兄妹表兄妹,自然要说上两句,旁系中重要的角色,也得照顾到,长辈中,更是有几个需要特别表达敬意的存在。

    骆二哥一改平日的深沉,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回应着各人的好意。

    胜券在握。

    今天来这里,骆二哥是要执行审判的,如果有可能,他想把骆星晚这个亲妹妹,赶到外国去照顾正在养病的父亲。

    赶尽杀绝,只能是形势上的,到了骆二哥如今的地位,不可能也不会针对妹妹本身。

    如果真敢那么做,在场的人哪怕再支持他,恐怕也会倒戈。

    况且,骆二哥一向奉行杀人诛心。

    让对手生活在苦涩的回忆中,慢慢在后悔中枯萎凋零,才是最优美的艺术。

    同时,也可以让其他心怀鬼胎之辈,好好看看跟自己作对的下场。

    骆嘉和显然是今天的明星,不但人人都对他表现出亲近之意,就连存在感很强的马大伟,也被不少人关心。

    他那只废了的左手,自然成为了打开话匣的引子。

    没有嗤笑,也没有暗戳戳的戏弄,大家只是介绍说,认识某个国外的专家,有很大把握帮马大伟接上手筋。

    单单专家名医的联系方式,马大伟就收到了不少,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种时候,想要巴结胜局已定的骆二哥,显然很难。

    多少人排队等着表示忠心呢,压根轮不上。

    马大伟一早就是骆二哥的左右手,如今水涨船高,和他拉上关系,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唯一稍显落寞的,怕是只有徐文远徐大少了。

    曾几何时,徐家也如今日的骆家一般热闹。

    可惜,早已是昨日黄骅。

    就是不知道,骆家这份热闹,能维持多久?

    “嘉和,最近一段时间,做的不错。”

    骆家二叔拍着骆嘉和的肩膀,表达自己的善意,“今天开会,说什么二叔也得把你前阵子交出去的那些产业,都帮你要回来!”

    “多谢二叔!”

    骆嘉和笑的相当自矜,“没有您言传身教,在一旁扶持,我也走不到今天。”

    这番话看似只是简单的客套,却暗戳戳的传递了想让众人知道的信息。

    骆二叔和骆嘉和,早有勾结,只不过趁着今天这个场合,把这层关系亮出来罢了。

    一是为了增添声势,二则为两人后面的合作进行铺垫。

    在骆嘉和看来,妹妹骆星晚今天过后,将不再是自己的对手。

    连番几次的内耗式攻击,让他也承担了巨大的压力。

    争斗结束,尘埃落定,该由他这个胜利者出面收拾一地鸡毛。

    资源整合,公司改建,产业盘活……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前段时间的损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自我补偿。

    骆嘉和的目光,已经不在眼下这个会场,他已经看向以后。

    见到二叔和骆嘉和相谈甚欢,骆星晚嘴角微翘:“老狐狸!”

    工具人陆小川耳朵尖,听到之后凑了过去,“是一老一小两只狐狸。”

    这种时候,还不忘打趣,骆星晚又好气又好笑,小拳拳捶你胸口!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油嘴滑舌!”

    “不是你让我放松一点的吗?”

    “我还让你少说话了呢,你记得吗?”

    “好,我现在开始扮哑巴!”

    两人夫妻式的笑闹,让旁人看掉了一地眼球。

    不是说假夫妻吗?怎么这么亲热?

    难道说,骆星晚这位被老爷子宠爱有加的骆家大小姐,真的看上了这个吃软饭的渣滓?

    自甘堕落吗?

    挺好。

    余光撇见骆星晚和陆小川的亲密互动,骆二哥脑门崩出了几根青筋。

    自己作为胜利者,可以不在乎眼下这场审判大会,可你骆星晚作为一个失败者,怎么也可以不在乎?

    莫非,你已经接受了失败的事实,做到了坦然面对?

    然后,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富贵闲人,从此不再过问世事,不再搅动骆家的风云?

    “不像话!”

    骆家二叔直接给定下了基调,“闪闪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你这个做哥哥的,也不好好管管?!”

    “二叔教训的对。”

    骆嘉和俯首听训,“不过闪闪自小脾气不好,我这个当哥哥的,也管不了。”

    众人齐声叹息,颇有种家门不幸的既视感。

    只不过,大家好像一起忘记了,往日里约束兄弟姊妹的活计,都是大哥骆嘉安在做。

    今天骆嘉安没来,据说也不会到场,说是不忍心见到弟弟妹妹相互撕破脸皮。

    “那你更应该尽到做哥哥的责任!”

    骆二叔火力全开,反正骆嘉安这个大侄子也不在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越是不服管教,越是要从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