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下九流的命,也是命!
    龙腾传媒。

    重新上班的马大伟坐在总裁办公室,完好的右手捏着雪茄,审视着眼前的女人。

    “马总,我得回胭脂馆一趟。”

    蔡文熙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倩倩死了,必须有个交代,陆小川我不会放过他的!”

    马大伟点点头,“去吧,告诉你家大姐,刘倩倩的赔偿金,我们照付。”

    蔡文熙擦掉眼泪,弯腰鞠躬。

    依然是旧照片一样的良人巷,细密的雨丝,让这里更添一股怀旧的味道。

    蔡文熙没有打伞,独自走在弄堂中。

    瘦削的肩膀不时颤抖,原本短短的小巷,好像变的很长。

    胭脂馆内,蔡文熙跪倒在小洋楼的门外。

    “大姐,倩倩死了,是我没照顾好她,我要给她报仇!”

    膝盖、小腿,沾上了泥水,湿漉漉的头发胡乱贴在脸颊上,蔡文熙的眼中,没有太多的伤痛和愤怒,更多的,是恐惧。

    门内,一身墨色旗袍的大姐斜靠在藤椅上,手里的铜烟袋猛然一窒,屋内的漠河烟叶味道,慢慢变的很淡。

    “唉,这都是命。”

    过了半晌,直到跪在地上的蔡文熙快要坚持不住,大姐的声音才从屋内传出,“可,下九流的命,它也是命!”

    大姐的声音猛然变的高亢起来,往日的温润缓慢,不见了。

    蔡文熙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她一头磕在地上,泪水打湿了门前的大理石地板。

    “这一切都是那个陆小川干的!”

    蔡文熙声音尖利破音,“一定是他下毒害死倩倩的,我要替倩倩报仇!”

    大姐再次没了声息,蔡文熙保持跪拜在地上的姿势,不敢抬头,也不敢动。

    雨丝虽细,如牛毛一般,却密实的很。

    在雨中跪了半晌的蔡文熙,全身早已湿透。

    “起来吧。”

    大姐的声音,依旧平缓,只不过,沙哑的嗓音中,多了一丝不为人知的颤音,“去做你该做的,毕竟,骆二先生给了钱的……别砸了胭脂馆的招牌。”

    “是,大姐。”

    蔡文熙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走了。

    铜烟袋锅子忽明忽暗,上好漠河烟叶的味道,又弥漫在胭脂馆中。

    抽完一袋烟,大姐起身,披了一件风衣,戴上一副墨镜,撑着伞,出门了。

    骆嘉和的私人别墅中,骆二哥坐在沙发上,脊背挺的笔直。

    面前摆着一份报告,马大伟亲自送过来的。

    微微晃动手中的红酒杯,让醇厚的香气散发在空气中。

    林欣猫一样,趴在沙发上,脑袋不时的在骆二哥的腿上蹭蹭。

    “你先出去吧,我一个人呆一会。”

    “好的,骆总。”

    林欣慵懒的站起身,在骆二哥的脸颊上轻轻一吻,摇摆着腰肢离开了,顺便带上了房门。

    骆总喜欢独处,这是他的思考时间,要保持绝对的安静。

    出入这间别墅许多次的林欣,早就熟知规矩,就连走路时,都不由放轻脚步。

    翻开报告,骆二哥嘴角露出几分嗤笑。

    报告是关于刘倩倩的。

    里面写的很清楚,刘倩倩早就暗地里串联了雨晴传媒大部分网红,在马大伟承诺代缴一切赔偿金,另外支付一大笔转会费的前提下,愿意一起跳槽龙腾传媒。

    网红,吃的是青春饭,不能大火,没几年钱好赚的。

    雨晴传媒风雨飘摇,眼看就有倒闭的危险,这时候龙腾传媒给出这么优厚的条件,大家伙自然愿意接受。

    无所谓忠诚于否,大家只是打工,为了赚钱糊口而已,谁给出的价码高,就为谁干活,很正常。

    媒体上天天嚷嚷所谓的忠于公司,要么是真傻,要么就是真坏。

    网红们集体跳槽,将直接把雨晴传媒拉进倒闭的深渊,骆星晚花费巨大精力布置的一切,都将会轰然倒塌。

    就在付之行动前,刘倩倩被人下毒身亡。

    报告里分析,极有可能是骆星晚的上门女婿陆小川发现端倪,按耐不住出手。

    陆小川此人,出身底层,背景复杂,经历成谜,以往的情况来看,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能干出来这种肉体毁灭的事。

    分析的有板有眼,讲的头头是道。

    骆二哥却看的直笑。

    网红和公司签署的合同,违约金可是相当的高。

    这么说吧,一个网红如果违约被公司追究责任的话,那么她付出的赔偿金,最少能够再培养出十名以上的同等级网红。

    那么多小网红,加上刘倩倩身上背的特殊合同,赔偿金加在一起,可不是小数目。

    还有所谓的转会费,虽然比不过违约金,却也足够生生造出来一个千万富翁了。

    对付风雨飘摇,靠网红经济一条腿走路的雨晴传媒,犯得着吗?

    是,前期我是调动了大量资金和资源,不计成本的狙击骆星晚的产业,但这一切,都是经过成本核算的。

    拿回雨晴传媒,一切的付出,都将被盘活,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

    而集体挖网红,能做到这一点吗?

    骆二哥对马大伟的商业头脑,还是很信任的,可从这些操作中,他看不到一点能称之为头脑的东西。

    整体看上去,就像一个陷入疯狂的家伙,要跟对手同归于尽。

    凑到红酒杯口,醇厚的酒香让骆二哥沉醉。

    轻轻抿了一口,还算英俊的眉毛微微皱起。

    马大伟,是想报复,报复所有人!

    没想到,自己悉心培养的忠犬,也有发疯的一天。

    不过胭脂馆的人,是那么好动的?

    刘倩倩,可是那个女人培养的接班人啊!

    ……

    刘湾河,魁哥的小窝。

    陆小川正少见的主动给人打电话。

    “卢前辈,我想买个人。”

    “陆兄弟,我能先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么大火气?”

    “有人不讲规矩,害死了个胭脂馆的扣儿。”

    “竟然有人动这样的手?老弟你先别忙,我替你打听点消息再说,胭脂馆我听说过,他们自己也不会善罢甘休。”

    挂了电话,陆小川一脸平静。

    魁哥稀罕的左右打量,“川子,你啥时候变的这么大方了?还特么买个人?知道买人现在啥价位不?

    你,不会跟那个刘倩倩有一腿吧?”

    陆小川冷冷撇了魁哥一眼,“我不这样说,卢有才那老棺材瓤子能替我打探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