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不收费,我心里不安
    趴在诊疗床上的陆小川,顿时有点慌。

    和雇主骆星晚假结婚这件事,在某个层面,并不算秘密,尤其是在骆家人眼中。

    可对外,两人一直假扮夫妻,时不时的还会在公司众人面前秀一波恩爱。

    以至于,骆星晚和陆小川现在出门,都会习惯性的抓住对方的手,或者挽住对方的胳膊。

    演戏这东西,演着演着,就成了自然。

    偏偏的,却被澹台白芷看出来了,有点麻烦。

    在所谓的上流世界里,夫妻两个貌合神离,各玩各的,并非稀罕事。

    陆小川和骆星晚真结婚假夫妻这种事,也不会有人太在意,比他俩离谱的人多的是。

    可面对普通阶层,这显然就是茶余饭后的最佳八卦。

    一旦澹台白芷把这事说出去,雇主骆星晚就会变的十分被动,她和骆家的声望,甚至都会受到影响。

    “呃,呵呵呵,澹台医生你……看出来了?”

    陆小川又开始冒汗,换成别人,他还会有收买、威胁、狡辩等等一系列操作,可面对当了老妈五年主治医师的澹台白芷,工具人只剩下尬笑的份了。

    这感觉,就好像无能为力,放弃抵抗,抱头蹲下,任由对方抡起砂锅般大小的拳头,随便砸了。

    “不算什么大事。”

    澹台白芷微微晃动翘起的长腿,“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上,我替你保密。”

    陆小川长出了一口气,这特么的,也太刺激了吧?

    气场被压制,常年的弱势地位,让工具人的脑子都变的不太好使了,一点点危险,都会在内心无限放大。

    看着背上插满银针,不敢乱动,偏偏内心戏丰富的一笔的陆小川,澹台白芷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这家伙神奇的很,一贫如洗,除了身患重病的老妈,算是一无所有。

    这样的人,被豪门看中,直接招了上门女婿,本就算是一段传奇。

    结果自己发现,所谓的入赘竟然是假结婚。

    他那个有钱老婆,究竟图他什么?

    莫非是家族安排的,无法拒绝?

    那骆家又为什么,偏偏选中陆小川?

    一系列的问题,闪过澹台白芷的脑海,就好像在玩解谜游戏一样。

    更加离谱的是,因为入赘骆家,逆天改命的陆小川,竟然不知道珍惜,还敢背着老婆在外面偷吃……

    这算是男人的劣根性,还是寻求爱情的自由宣言?

    以澹台白芷对陆小川的了解,两样好像都不沾边啊。

    陆小川虽然有个身患重病的老妈,家里穷的房子都卖了,可他本身相貌并不差。

    健硕的身材,达标的身高,配上一张偏少年的脸庞,能打八十五分呢。

    对于医院这个阴阳比例严重失调的场所,单论自身,陆小川远比那些常年挣扎在猝死和腰肌劳损边缘的男医生们更加有竞争力。

    护士中间,并非没有人对陆小川感兴趣。

    当然,肯定不是冲着结婚去的,人家只是单纯的馋陆小川的身子,很纯粹的。

    面对唾手可得的诱惑,陆小川压根没有反应,甚至唯恐避之不及。

    这些影影绰绰的传言,五年当中,澹台白芷听到过不下六七次,每次的主角都不一样。

    如果陆小川单纯的对女人感兴趣,或者对爱情有所向往,那么,不应该拒绝那些目的单纯的小姐姐啊。

    太好玩了,这家伙,怎么这么有意思?

    其实,澹台白芷不知道,在接受杨妈咪诏安之前,陆小川过着怎样一种生活。

    精神层面的自我阉割,让他对所谓的爱情没有任何向往,影响一直延伸到见天。

    身体层面的禁欲,只不过是精神的一种外在表现。

    受伤野狗一样,游走在黑暗的边缘,想尽一切办法搞钱,同时还要确保自己绝对不能踩线……这样的生活中,没有异性存在的空间。

    接受杨妈咪招安之后,和雇主骆星晚假结婚,老妈的病有了指望,生活方面更是有了保障,陆小川这才开始重拾一个正常人的天性。

    和大姐姐刘雯钰之间,一方面是雇主骆星晚为了自保,正面撺掇,让他寻找偷吃的对象,解决生理问题。

    另一方面,完全是因为各种巧合,最后水到渠成。

    这些,都是澹台白芷看不到的。

    就好像拿着缺失大部分的拼图一样,再怎么努力,也拼不出完整的图画。

    治疗结束,银针被一根根取出,然后消毒放进针匣。

    “澹台医生,诊费您说一下,我现在有钱的。”

    陆小川姿态摆的很低,十年间养成的习惯,让他面对医生这一角色时,没有底气。

    “诊费……先不急。”

    对于陆小川罕见的财大气粗,澹台白芷没有任何反应,“我也不缺钱,没有收费的动力啊。”

    一边说,澹台白芷脱掉了白大褂,摘掉了口罩,露出一身暗灰色裙装以及九十五分的面容。

    陆小川看了一眼成熟风韵和未经人事的青涩气息相互交融的冰山医生,赶紧老实的低下了头。

    自从老妈转院之后,澹台医生就变的不太一样了,单单自己见到的,换装的频率越发勤快,莫非是交了男朋友?

    “那您说个办法,不收诊金的话,总得让我有点表示吧?”

    不收诊费,陆小川是真不敢应承。

    不是工具人钱多烧包,而是治疗和付诊费,原本就是一种简单而固定的契约关系。

    没有这份契约关系约束,澹台白芷哪天说不管了,陆小川连哀求对方继续为自己治疗旧伤的理由都没有。

    对于下半辈子会不会在轮椅上度过,工具人还是很在乎的。

    “这样啊。”

    澹台白芷取下遮挡了大半张脸的黑框眼镜,“确实不能不收取报酬,要不然说不过去。”

    对嘛,您这样想,才是正确的!

    用白玉一般的手指,点着自己白皙的下巴,澹台白芷眯眼陷入了沉思。

    这个诊金,该如何收取呢?

    不由自主抬头盯着澹台医生,等着对方给出答案的陆小川,有被惊艳到。

    成熟的身体和年龄,配上这种天真的动作和神态,秒杀!

    “想到了。”

    澹台白芷表情平静,如水面毫无波澜,“我需要你帮我个忙,算是诊金吧。不过不用着急,最少要等到你能做剧烈运动的时候,才行。”

    这是,要让哥们帮忙去揍某个混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