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们两个,是假结婚?
    这次完美解决小秘书的家务事,工具人居功至伟,雇主骆星晚评价很高。

    心情舒畅之下,骆星晚主动提出,陪陆小川一起去针灸治疗旧伤,就当是金主送温暖,关心工具人了。

    陆小川自然乐意。

    和雇主搞好关系,是每一个工具人的基本操作。

    当白色的凯迪拉克停在某某会所门前的时候,雇主骆星晚的脸都变了!

    “陆小川,你竟然来这种地方治伤?!”

    这特么的,是治伤的地方吗?

    就你那差点残废的腰,在这种地方,怕是越治越伤!

    “我也第一次来啊!”

    陆小川都急了,澹台医生给的地址,谁知道会是这样子?“是医生给我的地址啊!”

    “不信!”

    骆星晚俏脸都气红了,“你肯定是……是来这里偷吃!”

    嗯?

    那啥,你不是允许我偷吃的咩?

    不过,这话陆小川是不会说出来的。

    工具人只是情感缺失外加自我阉割,智商方面并没有问题。

    只是,为毛哥们会这么着急解释呢?

    总有种,生怕老婆误会自己在外面偷吃的既视感。

    两人停好车,一同深入会所,都挺不自在的。

    好在骆星晚认识澹台白芷,知道这位身穿白大褂,戴着宽边黑框眼镜,恨不得用口罩把脸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医生是刘细枝的前任主治大夫。

    澹台白芷和陆小川母子打交道已经有五年了,这么熟的关系,应该不会出问题。

    “你先生的治疗,需要用到针灸。”

    澹台白芷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解释,“我的行医范围并不包括针灸,所以不能在医院里进行治疗,这地方是我一个朋友开的,正规场所。”

    听到这位冷冰冰的医生专门强调,这间会所是正规场所,骆星晚没由来的脸上一红。

    陆小川乖觉的脱掉上衣,趴在诊疗床上,露出满背的纹身。

    每次看到这幅月照松溪,饿虎下山纹身,骆星晚都觉得好奇,又恨的牙痒痒。

    这纹身显然出自高手手笔,绝对不会是陆小川说的练手之作。

    如果想要在背上刺出这么精美的纹身,肯定要花大价钱。

    以陆小川抠包的样子,外加他那个经济水平……肯定舍不得!

    骆星晚一直认为,陆小川背上的纹身或许有特殊含义,说不定是某个组织的身份证明。

    偏偏的,一向好用的私家侦探小蔡,对此毫无头绪。

    多方打探,小蔡都没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这让陆小川的来历在骆星晚眼里更加神秘。

    澹台白芷进入工作状态,堂姐教的针法她还算熟悉,这段时间也专门突击练习过。

    下针的时候,头两下有些生涩,接着,就变的熟练起来。

    陆小川背上的纹身,显然对认穴有点影响,可澹台白芷出身医生世家,不管是中西医,要么不会,只要会,基础必然扎实。

    银针一根根刺入体内,澹台白芷轻声交代:“你们夫妻俩结婚没多久,有些事情必须注意。

    陆小川背上的旧伤很麻烦,平日里不能沾酒,辛辣也不能沾,刺激性的饮料、食物最好也少碰。

    还有,最近这段时间,严禁剧烈运动,同房也不可以,不要像上次……”

    话还没说完,陆小川身子猛然一颤,冷汗瞬间冒出来了!

    这特么的,哥们这是要露馅?!

    澹台白芷的堂姐给陆小川诊疗的时候,冰山医生可是在场的,当时堂姐澹台半夏就说过,陆小川在二次伤害之后,和女人同房,加重了伤情。

    澹台白芷不知道工具人偷吃的事情,自然认为是新婚小夫妻不知道节制,受了伤还不忘造小人。

    身为一名医术精湛,基本功扎实的医生世家传人,澹台白芷瞬间发现了陆小川的异状。

    工具人侧脸抬头,露出一副祈饶的表情,澹台白芷眼睛一眯,这是,有问题?

    “上次怎么了?”

    骆星晚对于陆小川的旧伤复发,有很深的自责感。

    毕竟是因为自己,工具人才会和人搏斗,最终被打到脊背。

    “二次伤害之后,他又扯动伤处,让旧伤更加严重了。”

    口罩之下,澹台白芷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神中也多了不少戏谑,太好玩了,“你是不是让他搬重物了?有点像闪到腰的样子。”

    陆小川感觉自己死里逃生!

    身为名医堂姐治疗时,在一旁现场观看的选手,澹台白芷很清楚陆小川的二次伤害是怎么来的。

    先是被人一拳打中旧伤的位置,接着和女人同房,最后被老婆一脚踹下床……

    澹台白芷省略了同房这一段,简直就是金牌灭火员!

    “那个,我和他闹着玩,把他推到床下,可能摔到了。”

    骆星晚更加自责,工具人原本说被一脚踹下床,并不碍事,偏偏到了医生这里,成了加重伤势的影响因素之一。

    这么看来,工具人二次伤害,全都跟自己有关。

    陆小川紧绷的肌肉,瞬间松弛,太刺激了!

    “没事,以后注意点就行。”

    澹台白芷给出医嘱,依然没有情绪波动的那种,让骆星晚稍微心安一点。

    以后在工具人的使用方面,要加强注意了,不能再让这家伙陷入危险的境地。

    这时骆星晚的手机响了,公司打来的,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雇主急匆匆的离开,诊疗室中,只剩下变身刺猬人的陆小川和刚刚完工的冰山医生澹台白芷。

    堂姐的针法不能轻易外传,加上她上次来滨海,也只是参加交流会议,时间紧迫,无法把陆小川的后续治疗教给别人。

    澹台白芷不得已之下,才顶了上来。

    今天第一次治疗,效果还不错,多年不曾用过的针灸手法并不生疏,下一次,想必会更加熟练。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安静,气氛有点尴尬。

    陆小川身为医院资深跪添人士,面对老妈的前主治医师压根就没有底气,自己偷吃的事还被对方发现,想要说点什么,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澹台白芷眼神中闪过一丝好玩,在正对着陆小川的椅子上坐下,双腿交错,恰到好处露出白大褂下的黑色丝袜。

    完美腿型!

    趁着陆小川一愣神的机会,澹台白芷突然开口,“你们两个,是假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