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三十章 不就是陪嫁丫鬟那回事吗?
    离仓库很远的公路上,徐文远一脸阴沉的坐在车子里。

    月色照着他的脸上,半明半暗,说不出的狠辣。

    等了半晌,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林勇才赶过来。

    “姐夫!我就知道你不会把我丢在这不管的!”

    这一刻,林勇感激涕零,“还是你对我姐真心实意!”

    徐文远扯动嘴角,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

    “没挨打吧?”

    “怎么可能挨打!姓陆那个瘪三,心里还惦记我姐呢,他不敢为难我!

    不过我刚才跟他说清楚了,我姐心里只有你,绝对不会再和他有瓜葛的!”

    从驾驶座上扭头看着义正言辞的林勇,徐文远畅快的笑了,“看来平时我没白疼你和你姐,真不错!好了,咱们回家吧。”

    “嗯,赶紧回家,这鬼地方,我一秒钟也不愿意多呆!”

    ……

    小武派了一个手下,开车把陆小川和苏糖糖、苏大强三人送回镇上。

    仓库这边的善后,小武直接接手。

    回去的路上,刚脱离险境,苏大强就开始犯嘀咕,嘟囔着自己被大勇骗了不少钱,没要回来。

    “输了钱还想要?自己去要呗,没人拦你!没那胆子,就当花钱买个教训。”

    陆小川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苏大强彻底熄火。

    这特么的,几十年了,苏大强买的教训还少吗?

    也就是看着为女儿出头的人不一般,他才敢小声哔哔两句。

    到了苏家,已经是后半夜。

    陆小川没管苏母的挽留,直接去了镇上的旅店,连带着,把苏糖糖也带走了。

    倒不是陆小川丧心病狂色胆包天,想要对小秘书做些什么,而是害怕这丫头太单纯,呆在家里被她爹套出来什么话。

    苏大强那样的人,想要一劳永逸的治住,就不能给他一丝作妖的缝隙。

    留在家里的苏大强两口子,一宿没睡,不住的揣摩,这陆小川和自家丫头,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按理说,陆小川的媳妇才是公司老板,他应该很怕老婆才对。

    自家丫头是他媳妇的秘书,就算陆小川想搞女人,也不应该对自家丫头下手啊!

    自己老婆的眼皮子底下搞这个,那不是揪老虎胡须吗?

    可,陆小川去住旅店,为啥要叫上自家丫头呢?

    这关系,也太混乱了点吧?

    苏母担心的长吁短叹,苏大强却一脸的风轻云淡。

    “怕个啥?不就是陪嫁丫鬟那回事吗?”

    老苏的见解相当具有封建特色,“以前的那些大户小姐,出嫁不都有陪嫁丫鬟吗?做的好了,能当姨太太的!”

    自从得知女儿已经签了卖身契,以后十年都要给陆小川夫妇俩卖命之后,苏大强就有点认命的觉悟了。

    “呸!你不是人!”

    苏母再也忍不住了,“女儿都要被你害死了!”

    苏大强罕见的没吭声,今晚见到的场面,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不过,这老家伙连女儿傍大款都能接受,陪嫁丫鬟什么的,更不在话下。

    第二天中午,陆小川才从床上爬起来,轻轻活动着自己的腰,心里不由暗自感慨,澹台医生的名医堂姐就是厉害,后续的治疗不能落下。

    小秘书苏糖糖也是一宿没睡,一双眼睛熬的通红,跟个小兔子一样。

    “别难过了,最起码你爹没事,对吧?”

    陆小川不但要负责平事,还得尽量开导小丫头,毕竟小丫头没有后顾之忧,才能更好的为雇主骆星晚卖命,自己这也算是替雇主稳住了基本盘,“等会回家,别忘了我交代给你的那些话,说错了,你爹的老毛病可就改不掉了。”

    “嗯。”

    苏糖糖没精打采,“我都记住了,说不错的。那个,谢谢你啊。”

    “嘿,说什么呢?”

    陆小川十分大度的摆摆手,“咱俩呢,是同事,是平级,是工作伙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帮忙属于正常操作,没什么好谢的。”

    小秘书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心里却暖暖的。

    她只是单纯,不是傻,同事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她知道的。

    回到苏家,陆小川自然又是一番恐吓,小秘书苏糖糖扮演为父卖十年青春的可怜鹌鹑,老实巴交的苏母陪着不停流泪。

    倒是恢复了点精气神的苏大强又想作妖,试探着要赖账。

    苏大强的理由很充分,他是被大勇那帮人诈赌,欠下了大笔的债务。

    昨晚上大勇已经被镇压,赌债自然不用还了。

    陆小川冷笑一声,从小秘书苏糖糖一直抱着的公文包里摸出来一份协议。

    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请小武那帮人过来平事,需要花费四十五万。

    骆星晚给的钱,全花在这上面了。

    魁哥的面子是好用,可没有白使唤人的说法。

    如今走江湖的好汉,讲究的是个有来有往。

    你让人帮忙办事,钱肯定得到位,钱到位了,别人才会尽心尽力,下次有事情,也会冲锋在前。

    所以说呢,现如今的江湖,有钱就有人,有人就能办事,能办事自然就有势,有了势,才好继续搂钱。

    这已经是个相当稳定的闭环,要不然,卢有才那老棺材瓤子,会混的那么风生水起?

    陆小川言明,这笔账,是小武收的,而且,人家讲信誉,有售后服务的,如果苏家敢赖账,下次来的人,就是小武了。

    苏大强这才认命,就是心里忍不住犯嘀咕,什么时候道上的人这么正规了?办事之前,还特么先签协议?

    陆小川最后撂下话,公司呢,不会逼苏家太紧,但如果苏家有闲钱却不想着先把欠公司的债还上,那可不行。

    单单一个苏糖糖,给公司白干十年,公司可不划算。

    一旦发现苏大强两口子有赌博、高消费、铺张浪费等等情况,公司会委托小武提前收账。

    苏大强都特么感到绝望了。

    一个大勇,就把他侍弄的明明白白,比大勇高出好几个档次的小武要是亲自找他……

    能给个痛快的死法吗?

    交代完这些,陆小川不再停留,带着苏糖糖就上了雇主骆星晚给配的新车。

    返回滨海的路上,陆小川又不厌其烦的反复交代,让小秘书千万千万守住口风。

    小秘书听的暗自撇嘴,这么婆婆妈妈的,真以为我是个瓜怂?大是大非面前,我苏糖糖机智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