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终究还是主动抗下了全部
    面对猝不及防的变化,徐文远一脸阴狠。

    他怎么也没想到,陆小川竟然会提前准备了这么多人手!

    而且,对面这些人,看起来精悍异常,显然不是普通混混。

    自己这边,只有三个打手还能撑一下,可真动起手来……

    “陆小川,算你狠!”

    徐文远经历过家族巨变,多少涨了点能耐,知道现在不是耍少爷脾气的时候,“这次我认栽,你想怎么办,全冲着我来!”

    一时间,还真有点光棍气。

    身后的林勇,感动的差点掉泪,徐姐夫,终究还是主动抗下了全部啊!

    陆小川嘿了一声,不屑的笑了。

    不说别的,徐大少是真的成长了,最起码,对场中形势的判断,可比以前强多了。

    这么多人围着,他身边那三个打手哪怕手持铁棍,又能拼掉几个人?

    真乱战起来,别说陆小川这个临时总指挥了,就是小武,恐怕也遏制不住局面。

    等到了那个时候,人人都特么打红眼了,谁还管徐大少是什么身份?

    怕是,小半条命,都得留在这。

    所以说呢,徐大少看似光棍,实际上就特么是怂了,只不过怂的比较有水平罢了。

    因为他心里清楚,不管陆小川再怎么针对他,都有个度,绝对不会真的要了他的命,甚至最多毒打一顿。

    陆小川揍他,那是有轻重的,或许会很狼狈,但绝对不会故意弄死他。

    一旦乱战起来了,谁死谁活,可得看老天爷的了。

    “徐大少好气魄!”

    陆小川脸上带笑,怎么看怎么像猫戏老鼠,“听说徐大少现在在龙腾传媒是个副总,混的还不错?”

    “拜陆总所赐,徐家倒了,我总得吃饭吧!”

    徐文远肯答话,陆小川心里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这货真的怂了。

    “你们龙腾传媒的总裁是马大伟吧?”

    陆小川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徐大少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马总人不错,就是运气不太好,被人废了一只左手。

    我这个人呢,没啥创意,徐大少要是想了结今晚的事,那就废一只右手吧。

    正好跟你们马总凑个对,一左一右的,也算龙腾传媒的企业文化了。”

    徐文远顿时一愣,陆小川这个垃圾,这么狠的心?!

    徐大少是做好了挨顿揍的准备,可他没做好废一只手,落下终身残疾的准备啊!

    哪怕是徐家家道中落,被杨妈咪用强力手段直接干破产了,徐大少的优越感,依然存在的。

    马大伟算什么东西?

    只不过是个高级打工仔,骆二哥身边的一条狗罢了。

    他被人弄,不算什么,穿的再光鲜亮丽,年薪再高,依然改变不了他打工混饭吃的本质。

    本大少和马大伟那种低等人,可不一样!

    “陆小川,你特么……”

    徐文远脑门冒汗,“你别坏了规矩!”

    规矩……有钱人之间的规矩。

    阴谋诡计,商业手段,统统不算什么,大家都认可,只要你有本事,搞的对手直接破产,都算是正常操作,大家只会称赞你精明有本事。

    可直接进行人身攻击,则不被允许。

    这算是,真正的有钱人之间的一条暗规则。

    要不然,大家都很有钱,都有各自的路子,和谁不对付,直接请杀手弄死对方,多方便?

    可要真都这么干,那有钱人的生态圈岂不是要被破坏的无法生存?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一个个身骄肉贵,资产千亿的,好好的奢华生活没怎么享受,就被人干掉了,这特么,谁受得了?

    所以呢,除非是走投无路身背血海深仇,一般情况下,有钱人之间的对决,在决出胜负之前,很少用到肉体毁灭的手段。

    当然,真把对方干挺了,资产全都洗掉了,还是不解恨,也会有人弄死对手。

    不过,那时候,被弄死的家伙多半已经一文不名了,不算有钱人这个阶级了。

    总得来说,正常情况下,大家还是以把对方搞到身败名裂为最主要目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相当和谐。

    这个所谓的规矩,陆小川是知道的。

    雇主骆星晚曾经给他普及过相关的知识,为了吃好软饭,工具人当初可是用心学习来着。

    “规矩,我知道的。”

    陆小川脸上似笑非笑,“可徐少你是不是搞错了点什么?你说的规矩,不适用于我啊!

    我就是个吃软饭的钓丝,挤不进上流社会。

    就连你自己,现在怕也不太适用了吧?毕竟,徐家倒了啊。”

    陆小川的话,犹如重锤,狠狠砸在了徐文远的心脏上!

    是啊,徐家倒了啊!

    杀人诛心!

    一开始,徐家的鸣鹿集团被杨妈咪用霹雳手段,三天干挺,当时大部分人抱有的想法,徐家虽然暂时很惨,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肯定还有起来的机会。

    毕竟杨妈咪的攻击虽然凌厉,但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徐家只是资金链断裂,账目漏洞被曝光,基本盘损失并不大。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

    徐家不但真的倒了,还倒的彻彻底底!

    产业、市场份额,甚至得力的干将,全都被人瓜分。

    就连骆二哥,当时也狠狠咬下了一口肥肉,一点没心慈手软。

    在滨海风光了几十年的徐家,就这么完犊子了。

    这件事的影响,远远不仅限于建筑行业。

    徐文远大口喘气,额头上的冷汗不住的冒出。

    陆小川见火候差不多了,忽然笑出声来。

    “哎呀呀,徐大少你看你,我和你开玩笑的,你竟然当真了!”

    面对愕然的徐大少,陆小川抛出早就准备好的条件,“咱们兄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交情总归是有的,我怎么可能真的废你一只手?”

    “徐大少贵人事忙,我一直想跟你老兄好好聊聊,总是没机会。”

    “选日不如撞日,不如咱哥俩去仓库里说说话,交交心?”

    徐文远身上的那股劲,瞬间散了。

    这特么的,你耍老子?!

    晃神间,徐文远发现自己背上的衣服,不知何时被汗水沁湿了,夜风一吹,冷飕飕的。

    自己,终究是怕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