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啃猪蹄的老苏
    小武不是一个人来的。

    从临丘带了四台车,能坐下很多人那种。

    老苏关的地方,已经打听出来,坐在头车副驾驶位置引路的,是个满脸横肉,镶了一颗大金牙的家伙。

    这人在小武这边不算入流,就没给介绍,说是清河镇人。

    小秘书苏糖糖却有点怕,一路上紧紧抓住陆小川的大手,大气都不管喘一声。

    大金牙她认识的,以前是清河镇有名的青皮,混不吝的性子家喻户晓,前些年,听说跟了个老板,去了临丘。

    出了镇子,车队行进了有半个小时。

    “川哥,前面那个废仓库,就是地方。”

    小武做事有点面面俱到的意思,因为有苏糖糖在,一路上不让抽烟,“人应该就在里面,怎么办,您给个指示。”

    “小武跟我客气了。”

    陆小川笑的很有大佬风范,“你们先在这歇一会,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领着苏糖糖下了车,陆小川径直朝仓库方向走去。

    “武哥,这人啥来历?”

    大金牙忍了一路,清河镇是他的老家,苏糖糖常年在外面上学,不认识,可老苏却是听说过的,“摆这么大阵仗,还得你亲自跑一趟?”

    “我一个大哥的朋友。”

    小武笑眯眯的,眼神却变的明亮起来,“我那个大哥对我有恩,他朋友的事,必须上心。

    让兄弟们准备一下,今天晚上这事,还不知道咋整呢!”

    大金牙应了一声,传达消息。

    四辆车里,坐了不下二十个人,关了车灯,除了点点烟头忽明忽暗之外,竟然没有太多声息。

    小武有自己的判断。

    陆小川若是带着大队人马,直接杀去仓库,那么接下来必然是双方对峙。

    然后呢,自然是摆后台,论关系,直到一方认怂为止。

    这种情况其实最稳妥,一般是不会动手的,多半以和平解决收场。

    哪怕双方没有达成共识,解决的手段也不在现场,而是背后站台的大人物隔空对话,定下一个解决的办法,谁吃亏谁占便宜,自己说了都不算的,得看背后的靠山有多大能力。

    而陆小川自己领着那个疑似事主的小姑娘先去了仓库,事情就变的有些麻烦了。

    看这样子,川哥是不打算和对方善了了。

    荒草丛生,只有一条小路。

    关老苏的仓库位于公路一侧,也不知道当初修仓库的时候是什么考虑,竟然没有配套的水泥路。

    好在月色明亮,陆小川和苏糖糖也不用手电照明。

    苏糖糖小声讲述,这附近类似的仓库有不少,全是公路修建之前,就已经建成的。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大部分都废弃了,她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距离仓库很远,就能看到里面的灯光。

    破败的红砖墙,一人深的荒草,月色下有些渗人。

    “老苏,你特么心还挺大!”

    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夜里传的很远,“都特么被绑到这来了,还吃吃喝喝,有种!”

    “我有啥好怕的?”

    老苏的声音传来,一直抓着陆小川手的苏糖糖,身子一颤,“不就是欠你们点钱吗?算个吊毛!

    我女儿,在滨海混的好着呢!有钱!

    就你们那点钱,毛毛雨!

    赶紧的,倒酒,等我女儿把钱送回来,咱们再玩几把,我还就不信了,牌桌上弄不过你!”

    “哈哈哈,老苏你太嚣张了!”

    “有钱不嚣张,难道装孙子啊!”

    “对对对,老苏养了个好女儿,应该嚣张的!”

    “人家这叫资本,你们懂个毛线!”

    怪叫、笑闹、调侃,夹杂着方言粗话,在夜色下回荡。

    苏糖糖的小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陆小川捏了捏她的小手,低声说:“知足吧,你爹虽然混蛋,可听声音身体不错,我爹打我记事起,就是个药罐子。

    我刚上初中,我爹就不在了,真能选的话,我宁愿要个你爹这样的。”

    陆小川的经历,苏糖糖是知道的。

    和骆星晚假结婚前,陆小川明面上的身世背景,就被扒的一清二楚。

    当时这些资料,可是苏糖糖负责整理的。

    用力点了点头,小丫头脸上闪过一丝坚毅。

    陆小川暗暗松了一口气,办事情前,必须保持冷静。

    自己好说,小场面,犯不着激动。

    小丫头就不行了,得先进行一番心理建设。

    仓库院墙参差不齐,塌了几处,院子大门,直接像没了门牙的大嘴,空荡荡的。

    本应存在的院门,都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院子的人给弄走卖掉了。

    横七竖八的停了几辆摩托,还有一辆破面包,也没人看守,就这么扔在那。

    陆小川牵着苏糖糖的手,直接穿过一堆摩托,直到走进院子里,都没人发现。

    破败的院子当中,摆着一张年代久远的八仙桌,上面漆皮剥落,一条桌子腿还短了一截,用破砖头支着。

    桌子上,摆了不少凉菜卤味,一个和苏糖糖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正抱着一只猪蹄大口的啃,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跟身边的人吹嘘,他女儿有多能赚钱。

    “什么人?”

    “谁让你们进来的?”

    “干什么的?滚出去!”

    院子里装了卤素灯,甚是明亮,陆小川和苏糖糖走进院子,就被人看见了。

    “谁是苏大强?我是来捞人的。”

    陆小川表情淡然,十多个吊儿郎当的汉子,压根没放在眼里。

    正啃猪蹄的老苏这才抬起头,看见苏糖糖,顿时扔下啃到一半的猪蹄哀嚎起来。

    “女儿啊,你可算来救我了!”

    “你都不知道,你爹我受了多少委屈!”

    “快,赶紧把钱给他们,咱们回家!”

    “我在这,一分院也待不下去了,这特么就是个狼窝啊!”

    唱演俱佳,就是满脸的油光,有点不搭调。

    看见自己老爹这个样子,苏糖糖气的浑身直发抖。

    “既然是捞人的,钱带了没?”

    旁边坐着抽烟的一个汉子,站起身,一帮吆五喝六的帮闲顿时闭口,这货是领头的。

    “钱有的是。”

    陆小川缓缓走了过去,“可总得让我见见底儿吧?空口白牙的,就把钱给你们……这不合规矩吧?”

    领头那汉子盯着陆小川看了一会,龇牙一笑:“把欠条给这小子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