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究竟图个啥?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当时镇子上,就有熟人和老苏两口子开玩笑。

    说他们的女儿在滨海混的很好,赚了大钱。

    老苏两口子只当对方是调侃,并没在意。

    接着,苏糖糖开着骆星晚那辆白色凯迪拉克的照片就被人拿了出来。

    老苏两口子当时就震惊了,自家丫头从哪弄来这么一辆豪车?

    偷偷找人问了问,那车是顶配,落地价要一百多万!

    老苏两口子,第一反应并不是高兴,而是害怕。

    他们害怕女儿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俩人电话里旁敲侧击,谁知小秘书苏糖糖警惕性很高,生怕被老爹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肆无忌惮的胡闹,应对时,口风很紧,没透露任何有用的消息。

    接着,各种流言各种消息,好像有预谋一样的出现了。

    先是有人说,老苏家的闺女在滨海傍上大款了,被人包养了。

    接着就有人出来反驳,我家三小子的同学的六婶就在滨海,知道苏家那丫头,人家可没赚那丢人钱,人家是凭本事做了公司高管,发年薪,一年好几百万!

    最后,又有人说,苏糖糖被一个老板看上,给人做了私人秘书,活的很滋润……

    苏母当时听的,都要去滨海找女儿一问究竟了,结果被老苏拦住了。

    老苏的理由很强大,问什么问?女儿不说,肯定有自己的苦衷,你问了,不是让女儿难做人吗?

    想知道女儿究竟在滨海混的怎么样,我有办法!

    老苏的办法很强大,也很直接,那就是要钱。

    一次比一次数目大,间隔时间一次比一次短,女儿却总能拿出来钱,老苏笑了。

    什么被报养啊,当贴身秘书啊,全都无所谓,只要能弄来钱,我女儿就是好样的!

    再被人调侃,老苏的腰板就直了,我女儿就是能赚钱,你们说话酸溜溜的,是羡慕我吧?

    要么说呢,这世道,笑贫不笑昌的。

    要不然,何管家也不会把自己俩双胞胎闺女送给高寿七十四岁的裴老爷子享用,全特么是钱闹的。

    苏母虽然担心女儿,总觉得女孩子家,来路不好的钱不能赚,但她在这家里面,逆来顺受了半辈子,只能任凭老公摆布。

    老苏发话了,不准苏母询问女儿的钱是怎么来的。

    问太多,女儿脸皮薄,断了联系,怎么办?

    谁还能给我搞来这么多钱?

    从这点来说,老苏还是挺纯粹的,挺纯粹的一个混蛋。

    自从老苏发财了的传言出现,往日里不正眼看他的人,开始套近乎了。

    以前没资格加入的牌局,也发出了邀请。

    老苏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有钱,真特么好!

    牌局越玩越大,钱也越输越多,等到债主逼上门来,老苏才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欠了那么多钱!

    不过没事,老子的女儿有钱,她来还!

    于是,老苏没躲没藏,乖乖跟债主一块走了,那样子,就跟旧时候的土财主去赴宴一样潇洒。

    和苏糖糖对视一眼,陆小川明白,老苏这是被人给下套了。

    下套这人,从三个月前就开始布置了,一步一步,不疾不徐,一环套一环,最后把老苏给套进去了。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对方把老苏的秉性,苏母的性格,甚至苏糖糖的应对,全都考虑进去了。

    高手啊!

    陆小川实在想不出来,对付苏糖糖这么一个小丫头,谁会废这么大精力?

    图财?

    苏糖糖能有几个钱?

    图色?

    小丫头倒是颇有可观之处,可成本控制总要考虑一下吧?这么做,有点得不偿失啊!

    财和色,对方如此操作,都不合适,那么能图的,只有苏糖糖的身份了。

    骆星晚的贴身秘书,最忠心的心腹,依为左膀右臂的重要手下。

    或许在作用上,控制苏糖糖比不上策反陆小川这个上门女婿和刘雯钰这个公司副总裁。

    但是,难度系数不在一个级别啊!

    不论是陆小川还是刘雯钰,亦或者雨晴传媒的其他高管,想要完全控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而苏糖糖呢,性子单纯,社会关系也单纯,经历的事情少,是最佳的突破口!

    和自己想的一样,对方这是冲着雇主骆星晚来的啊!

    身为工具人,哥们当仁不让,得把这事,给他搅黄喽!

    来清河镇之前,陆小川就考虑过各种情形,现在面对的情况,还不算太离谱。

    给魁哥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联系可靠点的人手,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和陆小川不一样,魁哥属于那种,人虽然不在江湖,可江湖依旧有哥的传说。

    临丘紧挨滨海,魁哥的面子,还能用。

    只不过,魁哥也处于半退休状态,一时半会的,触手还延伸不到清河镇这种小地方,需要人托人,关系托关系。

    说了一下午话,眼看着太阳都要落山了,苏母起身给女儿和陆总做饭。

    苏糖糖跟着进了厨房,母女两个正好有时间说点私房话。

    苏母自然要询问,女儿和陆小川是什么关系?

    别看陆小川说话凶,苏母几十岁的人了,却是能看出来,这位陆总话里话外,都是向着女儿的。

    苏糖糖就解释,陆小川真是老板的丈夫,自己跟的,是个女老板。

    这么一来,苏母悬着的一口气,也就松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女儿终究是没有走上错路。

    至于欠了那么多钱,慢慢还就是了,听女儿的说法,她跟着的那个女老板,人还不错。

    就是十年的期限,太长了点。

    想着自己老公马上就能回来,女儿却要在最好的年纪,不能恋爱不能结婚,只能给人家当牛做马还债,苏母的眼圈又红了,造孽啊!

    吃过晚饭,又在苏家等了一阵,陆小川的手机响了。

    是魁哥在临丘的关系,叫小武,专门赶到清河镇处理这事。

    陆小川和对方客气了几句,带着苏糖糖就出门了。

    小武办事很稳妥,来的路上,已经把设局放贷的人打听清楚了,至于背后的主使者,小武没敢多问,怕打草惊蛇。

    很精神的一个小伙,利落的短发,配上一双时刻都在笑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

    “川哥您好,我叫小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