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全凭演技
    “陆总,你等等!”

    苏母彻底崩溃了,什么女儿大手大脚工资不够花,自己的女儿她能不清楚?

    还不是把钱全都寄了回来,填进了家里这个无底洞?

    工资不够,就向公司借,现在又多出十万块的债务,如果还不上,女儿就要有牢狱之灾了!

    一个年轻女孩,进过监牢,这辈子,不就毁了吗?

    “您行行好,帮帮我们,帮帮我们吧!”

    苏母一把抓住作势要走的陆小川,“糖糖她还年轻,不能坐牢啊,坐牢,她这辈子就毁了!”

    见到母亲为了自己,苦苦向旁人哀求,明知是假的,苏糖糖也红了眼眶,忍不住跟着落泪。

    “阿姨,眼下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让小苏把这份合同签了。”

    陆小川顺势留下,“虽说公司老板是我媳妇,可在钱这方面,我做不了主,小苏知道的,我在我们公司,就是个小主管,不管事那种。

    在家我和我媳妇是两口子,在公司,我们是上下级,你听懂了吗?”

    苏母连连点头,心如死灰。

    如今,已经不是为了给自己老公还赌债,女儿才得签那份合同,哪怕为了躲过牢狱之灾,女儿也得签。

    半年时间,女儿就欠下公司十万块的债务,想想时间,可不就是这几个月被她那个丧天良的爹,不停要钱要的吗?

    终究是,毁了女儿啊!

    合同一式两份,在苏母这种半辈子没见过这玩意的人眼中,已经是顶正式的了。

    “小苏,来之前骆总说过了,合同到期之前,每个月公司只给你发最低的生活保障金。”

    做戏要全套,陆小川不差演技,“如果你能在履行合同期间,为公司做出重大贡献,这个还款的期限,也会相应的减少。”

    苏母在一旁听着,感觉抓到了救命稻草。

    “陆总,什么是重大贡献啊?”

    苏母一脸期盼,“我家糖糖很聪明的,从小又懂事,很能干的,任劳任怨,算不算重大贡献?”

    陆小川嘿的一声,嗤笑出声,“阿姨,现今这社会,工地上懂技术的工人不好找,公司里那种小白领,一抓一大把!

    任劳任怨?

    你去外面看看,上班的小年轻们,哪个敢不任劳任怨?

    任劳任怨只是公司对职员的最基本要求,这可算不上贡献!

    嘿,还重大呢,想啥啊!”

    苏母脸上刚刚出现的光彩,又黯淡下去。

    本来,她以为自己的女儿上了不错的大学,毕了业也顺利找到了工作,应该过的还不错,甚至,应该比大多数人强。

    可现在才清楚,完全不是那回事。

    原来在人家公司眼里,女儿这样的,还不如工地上懂技术的大工。

    早知道是这样,那还上什么学啊?

    看着女儿乖乖的在合同上签字画押,苏母的心里猛然一空,好像什么东西没了一样。

    抹着眼泪,苏母把苏糖糖拉到一边,仔细询问什么才叫“重大贡献”,在她这个老实巴交的中年女人眼中,所谓的重大贡献已经成了女儿最后的救命稻草。

    早就被陆小川交代过的苏糖糖,俏脸红扑扑的,低声说了几句,苏母先是一愣,接着脸色苍白,再也不提重大贡献的事了。

    大城市的人,心咋就这么脏呢!

    有了黄世仁这么一个身份,陆小川再盘问情况,就简单的多了。

    已经把女儿十年的青春都搭进去了,苏母为了救回自己那丧天良的老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原来,苏糖糖的老爹打年轻时起,就爱打牌耍钱。

    不过家庭条件限制,老苏玩不大,输赢也就那么回事。

    苏糖糖父母两口子,都在镇子上的一个食品加工厂做活,有了苏糖糖之后,就没再要孩子。

    这在临丘周边,是很少见的情况,一般人家,都会要两个孩子,甚至有的为了要个男孩,能生好几个。

    有了女儿,老苏也没收敛,该吃吃该喝喝,打牌赌钱一点没落下,他和苏母的那点工资,维持生活都很困难,更别提改善家里的条件了。

    这也是为什么,苏糖糖会有馋嘴的毛病了。

    打小没吃过喝过,长大了自己有能力了,肯定会有一种自我补偿的心理。

    入职雨晴传媒之后,苏糖糖的收入还不错,但是,清楚知道自己老爹是个什么货色的小秘书,压根没跟家里说太多。

    苏糖糖只说自己应聘到了个好公司,普通白领,工资还算不错。

    至于骆星晚器重,把她当心腹,把自己的房子给她住,这些事,苏糖糖统统都没说。

    不是故意瞒着家里,而是让她老爹知道真实情况,恐怕能找上门去要钱。

    就这样,苏糖糖也没挡住老苏三番五次变着法的盘剥。

    老苏甚至偷偷给女儿算过一笔账,工资减去房租、伙食费、最低开销,能剩下多少钱。

    老苏就是按照他自己偷偷算出来的数字,变着法的向女儿要钱,如果苏糖糖说的都是实话,恐怕在滨海会生活的十分艰难,甚至维持不下去。

    因为苏糖糖提前耍了点小心机,这两年才能存了点私房钱,不多,也就是将近十万的样子。

    可是,自三个月前,老苏要钱的手段和数额,开始变本加厉。

    特别是前往莲城期间,老苏为了要钱,更是编出来苏母病重住院的谎话,把苏糖糖那点私房钱,全都骗过去了。

    等到联系上母亲,发现被骗,一切都晚了,钱全让她老爹给输光了。

    再然后,就是苏母打电话,老苏欠了四十二万的赌债,被债主给抓走了。

    陆小川的经历和别人不同,父爱母爱这种东西,从来没奢望过。

    饶是如此,听了苏母和苏糖糖的叙述,工具人也不停的翻白眼。

    这样的人,也配当父亲?

    做父母不用考资格证,怕是世间最吓人的事情了吧。

    “阿姨,事情我都清楚了,不过有一点,你得给我详细讲讲。”

    陆小川一脸的公事公办,“就是关于小苏她爸爸,为什么突然变的那么大手大脚?

    他女儿赚多少钱,他心里应该有数吧?他凭什么敢输那么多钱?

    还有,那些借钱给他的人,不清楚你们家的底细吗?

    四十二万啊,借给小苏她爸,放贷的人,不怕你们还不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