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二十章 十年青春抵债
    最终,雇主骆星晚奖励了一辆奥迪A3。

    因为害怕陆小川这家伙转手把车卖掉,所以车子被放在了雨晴传媒名下,成了公司的不动产。

    陆小川就纳闷了,明明车子跑起来贼溜,咋就叫不动产呢?

    不动的意思,是不让我乱动吗?

    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两口子,咋就这么没有信任感呢?

    喜提新车的陆总,被雇主骆总叫进了总裁办公室。

    “糖糖遇到点麻烦。”

    骆星晚开门见山,“她家里好像出了点事,小丫头脸皮薄,一直没敢跟我提起。”

    “昨天下班的时候,小丫头接了电话就在哭,我这才问出来。”

    “你陪糖糖走一趟,回她家去看看,把问题解决掉。”

    “其他人去不合适,我也不放心,那丫头……心思太单纯。”

    “糖糖是我的左右手,尽快处理完赶回来,我觉得骆嘉和马上会有新动作。”

    小秘书苏糖糖家里出了点问题,好像她老爹在外面打牌欠了不少钱,人都被债主掠走了,她妈妈打电话,让苏糖糖拿钱赎人。

    小丫头虽然是骆星晚的转职秘书,可上班没两年,工资一多半平时就寄回家里了,存款没多少,压根不够还老爹的赌债,急的直掉眼泪。

    这件事,在莲城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端倪。

    那时候,苏老爹就用各种借口让女儿给她转钱。

    苏糖糖知道老爹的毛病,给了两次,就没再搭理,询问母亲家里一切都好,也就不再管了。

    谁知道,这才过去没几天,老爹竟然欠下了几十万的赌债……

    小丫头软萌天真,工作外单纯的吓人,遇到老爹被追债人抓走的大事件,顿时乱了分寸。

    躲在公司储物间里偷偷的哭,被刘雯钰发现,骆星晚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公司里,眼红苏糖糖位置的人不少,这姑娘傻傻的,总会让人产生一种不过如此,我上我比她能干的错觉。

    所以,为了保护小丫头,骆星晚和刘雯钰没把这事说出去。

    解决问题的人,最适合的自然是陆小川。

    他和苏糖糖关系够熟悉,又不会在公司里大嘴巴,而且从他以往的表现来看,处理这种事情,应该得心应手。

    临走的时候,骆星晚给了陆小川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四十五万。

    苏糖糖的老爹,一个在小镇子里生活了半辈子的闲汉,赌博欠下了四十二万的巨款。

    别说苏糖糖了,就连陆小川刚听说时,也觉得不可思议。

    老苏头是怎么想的?

    他这辈子,见过这么多钱吗?就敢上牌桌玩那么大!

    还有借给他钱的那些人,凭什么认为,这么一个老混子,能还得起这么一笔赌账?

    “陆大哥,谢谢你。”

    坐在新车副驾驶位置的苏糖糖,小脸都皱成了包子,“让你为我的事跑一趟,麻烦了。”

    “不麻烦,咱俩是平级嘛,相互帮忙是应该的!”

    已经了解了点情况的陆小川,并未把苏老爹欠账当成大事,“骆总派我去的,我这可是公事,有薪水的。”

    陆小川嬉皮笑脸的态度,让苏糖糖紧张的心情跟着放松了不少。

    小丫头昨晚可是急的没合眼,不停的往家里打电话。

    苏老爹自然是联系不上的,她母亲是个老实巴交的普通妇女,遇到这种事情,还不如苏糖糖镇定呢,除了重复让女儿赶紧回来还钱,剩下的就只会哭。

    “别担心,你爸不会有事的。”

    陆小川发动新入手的奥迪A3,“骆总给了我长卡,里面的钱足够还你爸的赌账了。”

    苏糖糖悬着的心,这才安稳一点。

    不过转头一想,小丫头又担心起来。

    “那可是好大一笔钱啊。”

    “骆总拿出来了,我以后得想办法还给骆总的!”

    “我现在的工资,节省点花,几年就能还上的。”

    看着要数指头计算多久能还上这笔钱,陆小川顿时一阵头大。

    这丫头,只要不牵扯到工作,脑子就好像不太好用一样。

    “别算了,回头慢慢还吧!”

    陆小川不得不开导,“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还清之前,你不会被开除!”

    对啊,我欠着骆总的钱,骆总肯定不会把我开除的!

    开除了,我怎么还钱啊!

    小丫头竟然感觉,欠下一笔数额巨大的债务,也不全是坏事……

    重新打起精神来的苏糖糖,开始从随身带的双肩包往外掏东西。

    水果、零食、糖果、鸡蛋、小香肠……花花绿绿,不大的双肩包里,几乎全是吃的东西!

    “这些咱们路上吃,到我家,开车得三四个小时呢!”

    陆小川:……

    陆小川早就发现,苏糖糖这丫头有点嘴馋。

    和其他小女生喜欢吃零食不太一样,她好像更馋一点。

    骆星晚偷偷告诉过陆小川,苏糖糖小时候家里条件不是很好,经常挨饿,落下了嘴馋的毛病。

    小丫头个头不高,恐怕也和正长身体时营养不良有点关系。

    不过,现在倒是看不出什么,毕竟虽然个头不高,也是个胸怀大志的姑娘。

    清河镇,位于临丘西侧,是苏糖糖从小长大的地方。

    想要从滨海前往清河镇,需要穿过临丘,公路虽然还不错,但路程不短,路上需要花费一点时间。

    由于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中午就在临丘市内停了一会,休息吃饭。

    午饭是苏糖糖请的洋快餐,陆小川一人干掉一份全家桶的英姿让小丫头赞叹不已,看那模样,甚是羡慕。

    下午两点半的时候,两人赶到了清河镇。

    苏糖糖家,在镇子的边缘地区,要不是这些年镇子扩张,恐怕会更加荒凉。

    家里三间平房,有个小院子,说不上家徒四壁,可也简陋的很。

    按苏糖糖的说法,要不是她工作后往家里寄钱,情况会更糟。

    苏母是个老实巴交的妇女,听说陆小川是自己女儿的领导,特意为了丈夫欠赌债的事赶过来,顿时手足无措,连连感谢。

    “阿姨,说说你老公怎么欠了那么多钱吧。”

    陆小川表现的不近人情,来的路上,他和苏糖糖提前说好的,“你女儿为了凑钱,可是预支了十年的薪水……这十年,她什么事,都得听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