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大家闺秀
    大嫂谢琬琰自小接受的是知书达理的教育。

    这让她从不挑剔旁人的不是,性格温柔包容,和什么人相处,都能让对方感到舒适。

    雍容华贵倒是说不上,但颇有几分旧时代掌家大妇的气度。

    或许,等过些年,年龄大了,也就雍容起来了。

    闲聊过后,进入正题,今晚是骆嘉安宴请妹妹两口子。

    国人吃饭,永远是一门学问。

    和什么人吃饭,为什么吃饭,吃饭时说什么……都要考虑到。

    饭局,是一个很有讲究的社交场合。

    骆家兄妹俩,可不仅仅是为了亲情坐在一起。

    骆嘉安和大嫂谢琬琰全都喜欢中餐,晚宴自然也是中餐。

    这一点,要客随主便的。

    倒是陆小川稍感惊讶,要知道,这座什么文艺复兴风格的庄园,可是骆嘉安专门为大嫂修建的。

    建成之日,就是迎娶大嫂进门之时。

    当年,在滨海,也是顶浪漫的一件事。

    所以,这座庄园的审美,自然是迎合了大嫂的喜好。

    一个喜欢文艺复兴风格的大家闺秀,饮食方面,难免要让人误会她更喜欢西餐。

    跟着骆星晚这个雇主,陆小川也参加过几次商务活动,西餐的次数多一些。

    初时的新鲜劲一过,陆小川就觉得不适应,麻烦,不怎么合口味。

    宴请一开始,骆嘉安就叫佣人拿出一瓶白酒,年份很长的那种,有不少讲究。

    饭局的气氛顿时轻松下来。

    “闪闪,今晚你可得陪大哥喝两杯,小川就算了,身上还带着伤呢。”

    骆嘉安冲妹妹妹夫挤挤眼,“平时你们大嫂管的严,不让我喝白酒,你俩来了,我可算有机会放松一下。”

    骆星晚听了就笑,陆小川表情有点没跟上,倒也符合他没见过太多世面的人设。

    大嫂谢琬琰低头抿嘴轻笑,在丈夫的手臂上轻轻拍了一下,刚刚的知书达理大家闺秀,突然间就多了几分小女人的温婉,同时,也对来访的妹妹妹夫,展现出更多几分的亲热。

    这种转变,极为舒适和顺水推舟,餐桌上的气氛,也开始朝普通家宴偏转。

    骆星晚倒是没怎么留意,和大哥嬉笑,说着幼时的趣事。

    对气机和氛围最为敏感的陆小川却是察觉到了餐桌上的转变,心里不由暗暗感叹,当真是大户人家自小培养出来的闺秀,掌控氛围的手段,有点吓人了。

    趁着倒酒的机会,骆星晚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

    一人一份,骆嘉安和大嫂谢琬琰的礼物,是分开的。

    这次来,骆星晚主要是表达感谢。

    莲城那件事,骆二哥做的太出圈,已经不仅仅是动用家法之类的手段,就能完全惩罚他的。

    骆星晚当时找大哥骆嘉安告状,自有她的考虑。

    大哥行事公平,肯定不会放任骆二哥的出圈行为,会在第一时间制止骆二哥的后续行动,也会及时把情况上报到爷爷那边。

    这么做,远比骆星晚直接找爷爷告状效果好的多。

    毕竟,他们这一辈的事情,先经过骆嘉安这边报备,已经是共识,得到了爷爷的默许的。

    而且,经骆嘉安过一道手,骆二哥的名声,在骆家也会遭受不大不小的打击。

    对于大哥的维护,骆星晚是承情的,自然也就有了谢礼一说。

    骆嘉安十分高兴,说是妹妹送的礼物,足够他这个大哥和圈子里的一帮宠妹狂魔炫耀许久。

    大嫂也笑,虽未说话,如水的眸子里,却恰如其分的表达出了赞赏和期许。

    陆小川发现,这个知书达理的大嫂,眼睛会说话。

    两个盒子分别打开之后,骆嘉安夫妇俩真的动容了。

    大嫂谢琬琰先拿出了一个白玉一般的梳子,古典雕花,一只凤凰雕刻得栩栩如生,晶莹剔透,却不像玉器。

    若是玉器,对骆嘉安这样的豪门公子,也不过是普通的玩物,不算出挑。

    大嫂谢琬琰出身不凡,也不会太过在意。

    高门大户,见多识广,谢琬琰微微一愣,随即惊讶道:“闪闪,这梳子是……象牙的?”

    骆嘉安的盒子也被打开,一个烟斗,同样的白玉质感,不用多介绍,在场的人都已明白。

    象牙……它禁止流通和买卖。

    “大哥,嫂子,这两样东西是民国的。”

    骆星晚适时解释,有些东西犯忌讳,私下里或许没人在意,但拿到台面上……就有些不合时宜了,而且,大嫂谢琬琰毕竟和在座的人出身不同。

    “年头不算长,算不上什么藏品,来路很清白。”

    “我特意挑选出来,凑成一对的。”

    象牙制品,对骆嘉安夫妇,也不算太难得。

    但骆星晚精心挑选这两样礼物,凑成一对,寓意自然就不同了。

    加上民国时代的标签,平添了许多传奇感和故事感。

    毕竟,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人人面临巨变,整个社会应对挑战,所有人所有团体,都要做出抉择,远非现在的平静年代可比。

    热血与信仰交汇,抗争与压制碰撞,波澜壮阔。

    最为难得的是,这两件东西年代并不久远,和犯忌讳扯不上边,完全可以大大方方拿出来用,可是肆无忌惮的向旁人展示。

    烟斗就不说了,那柄象牙梳,和谢琬琰大家闺秀的气质极为相配,若生在那飘摇乱世,谢琬琰估计也能做青史留名的大家名媛。

    礼物送对了,大嫂谢琬琰是真的喜欢这柄梳子,如水的眸子里,全是欢喜。

    妻子开心,骆嘉安就开心,晚餐的气氛,越发放松和热烈。

    骆星晚和骆嘉安兄妹俩,酒量都还不错,不时碰杯。

    陆小川有伤在身,喝的是果汁。

    大嫂谢琬琰浅尝即止,和了点白酒,脸颊上一片酡红。

    谢琬琰一直很安静,夹菜吃饭,仪态无可挑剔,时不时的还给骆嘉安夹几口菜,小女人的姿态十足。

    这种场合,陆小川也是专门学习过应对方法的,要保持基本的礼仪。

    他虽然做的还算不错,却远达不到收放自如的水准,如今见到大嫂谢琬琰的一举一动,顿时举得,自己学那点东西,当真上不了台面。

    不过无所谓,本就是荒野中挣扎求活的野草,用不着和温室中精心培育的名贵花卉相提并论,那不是不信命,那是找不自在。

    想到这里,陆小川笑眯眯的又夹了一块烧牛柳送入嘴中,嗯,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