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练功了行不行?
    良人巷,依然人烟稀少。

    爬满青苔的砖墙,好似时间停滞,定格在了旧时光里。

    难得混到一天假期,刘倩倩一身青春运动衣打扮,顶着鸭舌帽,偷偷跑了回来。

    胭脂馆的那栋小洋楼,从绿树枝叶中露出一角,像是旧画报里惊鸿一瞥的老照片,在夕阳的余晖下,慢慢泛黄。

    穿过地下通道,刘倩倩一蹦一跳的冲到花园里。

    说是花园,更多的却是绿植,偶尔有几簇能开花的植物,也是大姐专门养来用的。

    “多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

    沙哑带着奇特磁性的声音从小洋楼门前传来,“跟个疯丫头一样,一点也不稳当。”

    “大姐!”

    刘倩倩一声尖叫,当真如疯丫头一般,扑进那个身穿墨色碎花旗袍女人的怀里,“我可想死你了!”

    刘倩倩在雨晴传媒的这段时间,虽然干活辛苦了点,但吃喝方面却是放开了。

    平日里,大姐不让沾染的甜食、油腻食品、高蛋白高热量快餐、各种肉食……统统吃了个遍!

    原本应该是乳燕投怀,生生被这丫头搞出来炮弹出膛的效果!

    大姐一个趔趄,一只手赶紧环抱住刘倩倩结实了几分的腰,另一只手里的铜烟袋杆,照着这疯丫头的后背就是几下。

    “真疯了不成?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大姐,疼呢。”

    “疼?不疼不长记性!”

    “我每天好辛苦的,都出卖色相了,才混到一天的假期,特意晚上回来,就为能在家里住一夜的,你还打我。”

    刘倩倩委屈扒拉,哪还有陆小川见过的刁蛮胡闹样子?

    “这里可不是你的家,这里是胭脂馆!”

    大姐嫌弃的推开怀里的疯丫头,“你就是我养的扣儿,变胖了,变丑了,不能给我赚钱了,就把你赶到街上去!”

    说着绝情的话,大姐那巴掌大的精致脸颊上,小眉毛小眼睛里,透着全是笑。

    “大姐,你又吓唬我。”

    刘倩倩撅着嘴撒娇,“我就能在家呆一天,不练功了行不行?”

    “不行!”

    大姐抬起凝脂白玉捏成的小腿,把铜烟袋锅子在绣花鞋底磕了两下,“不但得练功,还得把这些天欠下的,全都补上。”

    “大姐~~”

    任由刘倩倩撒娇耍赖,也没能改变大姐的心意,好好的省亲,硬生生被变成了突击练功……

    小洋楼的顶层,有着一个大大的露台。

    露台上摆了一张小几,旁边是个藤椅。

    大姐斜靠在藤椅上,手上的铜烟袋指指点点,是不是的嘬上一口,锅子里的烟丝忽明忽暗。

    整个顶层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练功室,各种说不出名堂的器具,摆放的错落有致。

    刘倩倩瘪着小嘴,坐在一个半米来高的坛子上,臀部悬空,靠双腿支撑,腰部发力,不停的让臀部画圈圈。

    左三圈右三圈,犹如幼童的游戏。

    “你啊,腰不但粗了,还变硬实了。”

    大姐在练功方面,从来不会放水,“自小练出了的功夫,就这么荒废了,你不心疼?”

    “不心疼!”

    刘倩倩动作不停,嘴上却不消停,“现在都看脸的,谁还在乎本事怎么样啊!”

    “歪理,嘴硬!”

    大姐挥动了一下手里的铜烟袋,威胁意味明显,“看脸,能看几时?女人,还得能抓住男人的心,这一辈子,才安稳。”

    刘倩倩吐了吐舌头,不敢再顶嘴,倒是腰板挺的更直了点。

    胭脂馆里,所谓的功夫,习练的辛苦,不比江湖人士硬桥硬马的招式差。

    单单刘倩倩现在练的,整个人扎着四不像的马步,身体不能和下面的坛子有任何一丝接触,腰部以上,不能动,全靠腰力扭动臀部。

    初习者,脑袋上面还要顶着一只盛满水的碗,碗里的水洒出来,就挨揍。

    刘倩倩这种自小练功,有十多年功力的人,自然不用再顶着碗,大姐让她练这种坛子功,为的是针对她那日渐结实的腰。

    连着练了四五样功夫,刘倩倩才被打发回原来的房间休息。

    洗了澡,刘倩倩躺在自己的硬板小床上,心里还在回想今晚和大姐相处的情形。

    自己,应该没做错什么吧?在大姐面前的样子,维持住了……吧?

    连续忙了几天,骆星晚今天难得不加班,开车载陆小川一同回别墅。

    一直陪着连轴转的小秘书苏糖糖,被骆星晚打发回去休息了,一般情况下,开车这活都是苏糖糖的。

    “今晚竟然这么闲,要不我做点好吃的,慰劳你一下?”

    陆小川有着工具人该有的自觉性,“骆总,你都累瘦了。”

    “真的吗?”

    骆星晚一边开车,一边喜笑颜开,“如果真的瘦了,这段时间的辛苦还是挺值的!”

    女人嘛,哪怕漂亮似天仙,说到体重问题,依然会抓心挠肺。

    其实骆星晚和刘雯钰这类人,对自己的体型有着超强的掌控能力。

    单单陆小川知道的,两人全都有健身和瑜伽的习惯,对于体型的追求,也不仅仅局限于骨瘦如柴。

    至于小秘书苏糖糖……她是个馋猫来的,只不过小丫头干吃不胖,羡慕死人。

    和工具人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放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骆星晚就把陆小川当成了解压工具。

    工具人嘛,怎么用不是用啊,陆小川无所谓的。

    “今晚可不清闲,会很累的。”

    逗笑过后,骆星晚突然严肃起来,“等会回去,咱们换身衣服,你跟我一起去大哥家里吃饭。”

    陆小川愣了愣,赶紧点头。

    骆星晚的大哥骆嘉安,在结婚的时候陆小川见过。

    骆家相对重要点的人,参加工具人和骆星晚婚礼的,只有带着妻子的大哥骆嘉安。

    当时就是走个过场,一切仪式都急匆匆的,陆小川只和大哥打了个照面,听他和大嫂各自说了一句吉祥话,然后就被骆星晚领着去别处敬酒。

    如今想来,竟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只记得,大哥和大嫂两个,相当有气度,很有点处乱不惊的味道。

    “晚上我穿什么衣服?T恤牛仔裤不太合适吧?”

    “别瞎琢磨了,衣服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订做的,在别墅衣柜里放了一星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