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一十章 等着抱孙子
    裴二叔确实够谨慎。

    陆小川提出的要求,显然已经出圈了,可他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出门打电话询问家中的老父亲。

    “陆先生,你的条件,我们裴家答应了。”

    裴二叔脸上看不出情绪波动,“只不过股份接收问题,我们裴家不负责。”

    股份可以给你,但是,能不能吃到嘴里,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裴家的态度很明确,也算爽利。

    陆小川微微一笑,当着裴二叔的面摸出手机。

    通话结束,卢有才正在赶来的路上。

    股份如何划分,这都是细节问题,回头私下里和老棺材瓤子慢慢谈,眼下最重要的,先把股份捏在手里。

    开拳场呢,各方面需要注意的东西有很多。

    信誉,也是至关重要的一项。

    各路股东签署或者口头约定的条款都是不同的,有的人只有干股,乖乖等着分红。

    有的人却可以随便转让,开拳场的人不会干涉。

    裴家手里的股份,应该属于第二种。

    送走了裴二叔和卢有才一帮人,陆小川坐在病床上自己傻乐。

    自己一个不入流的底层渣渣,什么时候,变成了能够坐地分赃的大佬?

    还是吃软饭好啊,金主的大腿,一定要抱牢!

    住了三天院,陆小川神清气爽。

    安康医院的医生手艺还是相当高的,每天针灸一次,挂两个吊瓶,后背的伤被控制住了。

    还是不能剧烈运动,不能沾酒,尽量少吃辛辣,至于什么时候能痊愈……看命。

    用陆小川主治医师的话说,你小子背上的旧伤这么严重,能直立行走就算是运气好了,还想啥自行车啊?

    陆小川觉得,自己从此也就告别自行车了,只能骑小电驴。

    卢有才赶在陆小川出院之前,亲自送来了一份合同。

    莲城拳场一成半的股份,名义上全是陆小川的,不过他只能分红,不能搀和拳场的具体事务。

    这一点,出乎陆小川的意料。

    忙前忙后,卢有才一点好处都不要,这老棺材瓤子究竟图个啥?

    卢有才倒也坦诚,直接说明,有了这一成半股份当跳板,莲城拳场,他早晚要收入囊中。

    到了那时候,所有人的股份都会稀释,比例肯定也会出现变动。

    但是,卢有才承诺,陆小川手里的是干股,比例不变,每年农历六月、十二月参与分红。

    这老棺材瓤子的手段,确实够狠,那位没见过面的韩千虎,怕是危险了。

    话里话外,卢有才“不慎”泄露了点消息。

    追踪长腿大姐谭秀芬的江湖人士,已经离开了滨海。

    这也在陆小川的意料之中,谭大姐最后一次露面,是在临丘,卢有才下一步的重心,在莲城。

    怎么看,那些跟他搭上线的江湖人士也不会呆在滨海傻等。

    现如今,卢有才对陆小川已经不是简单的不愿意招惹。

    他俩属于合作关系,陆小川离开他,依然可以拿干股,他离开陆小川就玩不转。

    这种情况下,别说故意透露点消息了,就是长腿大姐谭秀芬出现在陆小川的病房里,卢有才都会当做没看见。

    虽然,这老棺材瓤子并不确定,谭秀芬被陆小川藏起来了。

    从医院出来,陆小川回别墅休整了一晚,带上几件换洗衣物,第二天就赶去了临丘的圣罗兰私人医院。

    依然是借了公司拍摄用的面包车,带上了魁哥和小若。

    刘细枝的手术定在了一天后,三个小辈提前去,有安抚她的意思。

    刘细枝倒是没啥情绪波动,或者说没表现出来,精神挺好的,心情也不错。

    这次魁哥没再提给他介绍护士当对象的事,显然已经认命了,再过段时间,小若怕是要成功上位。

    手术当天,忙的连回别墅的时间都没有的骆星晚也赶来了。

    身为儿媳妇,她做的相当到位。

    大姐姐刘雯钰和小尤物张奕南,不好露面,但也都发了消息给陆小川,心里全都惦记着刘细枝的手术。

    手术十分成功,被困病榻多年的老妈终于看到打破枷锁的希望。

    陆小川太高兴了,又哭又笑,看的魁哥担心异常,生怕这混蛋受不了刺激,疯逑咯。

    小若也陪着哭了一鼻子,女孩子的心,总是柔软的。

    骆星晚一边劝慰陆小川,一边不停的擦眼泪。

    她从来不知道,没心没肺的工具人,竟然还有这么柔软的一面。

    小秘书苏糖糖看不得这种场面,竟然躲到处置室一个人偷偷的哭,被值班护士发现,糗大了。

    全都很完美,绑在陆小川身上十多年的重负,松绑了。

    十多年了,父亲病重去世,母亲查出白血病,躺在医院里八年……陆小川的经历,很难与旁人详说。

    吃过多少苦,流过多少血汗,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原本他以为,永无出头之日了。

    谁知道峰回路转,竟然有了好的结果,难得啊。

    老妈刘细枝从昏迷中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让陆小川好好对待自己的儿媳妇。

    老人虽然从不多说,但心里还是清楚的。

    儿子为了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舍弃了什么,她全都知道。

    手术后第二天,杨妈咪从国外赶回来。

    原本她是要在手术前赶来的,可惜事务缠身,耽搁了。

    “圣罗兰医院的环境还是可以的。”

    杨妈咪依然气场十足,“刘大姐先在这里安心养病,等到康复到一定程度,我安排她去其他地方疗养。”

    对于杨妈咪的安排,陆小川举双手赞成。

    能让杨妈咪认为适合疗养的地方,绝对超出自己这个底层钓丝的想象。

    已经能勉强说话的刘细枝有些不安,在病床上躺了八年,如今手术也做了,病眼看也要好了,她想给儿子帮忙,减轻点负担。

    结果,杨妈咪单独和刘细枝嘀嘀咕咕说了点私房话,刘细枝顿时转变了态度。

    帮啥忙啊,我要好好养身体,等着抱孙子,不给年轻人添乱!

    陆小川:……

    身为儿媳妇的骆星晚,羞红了脸。

    妈咪太过分了,明明知道是假的,偏偏要说什么抱孙子!

    看着一脸傻笑的工具人,雇主暗戳戳的捏住他腰间的软肉,轻轻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