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零八章 不是好差事
    医生的话,不能质疑。

    这是陆小川十多年的医院生涯总结出来的行为准则之一。

    既然澹台医生说莺莺燕燕,那自己就该好好反省。

    名义上的老婆骆星晚,满分美女。

    小秘书苏糖糖,九十分以上,温润可爱,标准的邻家乖乖女。

    小若,虽然板上钉钉,但软萌无敌,连骆星晚都爱撸。

    刘雯钰,大姐姐成熟诱人,轻熟女对小男人的杀伤力最大。

    小尤物张奕南,混血妖精,胸怀天下。

    就连众人的开心果小乐呵,也是个萌宝宝,萌你一脸血那种!

    陆小川这才发现,自己住院,除了魁哥是个同性,其他来探病的,不管大人孩子,全是女性啊!

    啥时候,哥们混的这么巅峰了?!

    “以后我一定注意!”

    脑子里想着事,陆小川嘴上却一点都没耽误,至于要注意啥,咋注意,陆小川压根没过脑子。

    “我堂姐一星期后到滨海。”

    澹台白芷却不再继续刚刚的话题,“她会在滨海停留三天,到时候我帮你问一下。”

    “谢谢澹台医生!”

    事关自己下半辈子是否要在轮椅上度过,陆小川相当重视,“您肯帮这个忙,感激不尽!”

    这番话,真心实意,没有一丝丝的夸张成分。

    任何人都不会愿意瘫痪半辈子,陆小川的情况特殊,他的身体要是真出问题,怕是和老妈没法生活下去了。

    “只是帮忙问问。”

    澹台白芷表情依然淡淡的,就好像没什么事情,能让她有情绪波动一样,“我堂姐愿不愿意给你看病,我说了不算。就这样,走了。”

    说完,祛除伪装的九十五分美女踩着高跟鞋走了。

    陆小川挠挠头,连更多感谢的话都没机会说。

    好在五年的相处,让他熟悉澹台白芷的性子,倒也不会乱想。

    医院停车场,澹台白芷坐进车里,换了双平底休闲鞋。

    她做事一板一眼,穿高跟鞋开车这种事,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想起刚刚陆小川见到自己第一眼,那种惊讶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这小子,逗起来挺好玩的,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不对,以前的时候,他老妈常年住院,看不到康复的希望,说是保守治疗,其实就是拖着不用死罢了。

    按照正常的发展规律,刘细枝怕是早晚会被病痛夺去生命。

    这样的情况下,天天看着陆小川犹如受伤的野兽一般,从犄角旮旯里找钱,然后填进医院这个无底洞。

    谁,还有心思逗弄他?

    如果真的能做出那种事,怕是也不用做人了吧。

    现在不一样了,入赘豪门,娶了那么有钱的老婆,刘细枝的病终于有了盼头,听说过几天就要进行手术了。

    陆小川,也算是终于熬出了头。

    看这小子住院的情况,他那个有钱老婆倒是挺在意他的,很不错的样子。

    就是来探病的美女多了点,也不知道这小子的媳妇,为什么会这么放心。

    刚刚发动汽车,手机响了。

    有蓝牙连接,手机接通之后,对面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我下个星期去滨海,要带着蓉蓉。”

    “去了就住在你那,住酒店不方便。”

    “蓉蓉吵着要跟你睡一屋,你提前把房子收拾一下。”

    “对了,记得给蓉蓉准备礼物,她可就你这一个小姨。”

    堂姐的声音充满了命令式的语气,丝毫没有给他人添麻烦的觉悟。

    “知道了。”

    澹台白芷眯了眯眼,“我准备给蓉蓉买一个一米五长的小马宝莉布偶。”

    “别!太大了,不好带!”

    对面的人,有些慌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要拿很多东西的!”

    “那是你的事,我不管。”

    澹台白芷嘴角再次上扬,显然心情不错,“蓉蓉就我这一个小姨,我不疼她,谁疼她?开车呢,挂了。”

    不顾手机那头抓狂的某个女人,澹台白芷挂断了通话。

    今天心情不错,连续整了两个人,很满足。

    裴家的人还没见到陆小川,就遭到了袭击。

    说实话,这事挺出乎裴二叔的意料的。

    在他看来,陆小川只是骆家的上门女婿,身手哪怕不错,也应该身世清白,要不然,骆家也不会放心。

    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在他眼里身世清白的家伙,竟然请的动江湖上有名的高手……

    这特么,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被人袭击之后,虽然裴家人没有受到损伤,可一同来的六个拳手全部被打进医院,这份下马威,当真骇人。

    这分明就是地头蛇的做派,还是那种实力强横,不把外人放在眼里的地头蛇。

    第一时间,裴二叔就向骆星晚询问,得到的回复是,骆家大小姐丝毫不知情。

    骆星晚和裴家的恩怨,暂时了结了,这一点,裴二叔相信骆家大小姐的信誉,毕竟,她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骆家。

    骆家兄妹争夺财产的事情,裴二叔略有耳闻,他不想牵扯其中,只能把发动袭击,当做陆小川这个上门女婿的报复。

    谁对谁错是明摆着的,事情的诱因是何管家和裴大少,两人现在都跑路去了外面,让裴家的道歉显的极其没有诚意。

    在没有得到该有的赔偿之前,陆小川报复,说的过去。

    第二天一早,裴二叔就带人赶到了安康医院。

    大果篮,鲜花,都是陪衬,三十万的压惊费才是正头。

    原本裴二叔打算给二十万的,结果出了昨晚那档子事,二十万就显的少了点。

    “陆先生因为我们裴家受伤,真是万分抱歉!”

    裴二叔人精瘦,很干练的样子,“这次我代表裴家,向陆先生诚挚的道歉!”

    “水果和花,我收下了,钱呢,你先拿回去。”

    堂堂正正讹人的机会可不多,陆小川才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发,“事情的起因经过,我相信裴先生都已经知道了。

    裴炎裴大少呢,身骄肉贵,我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不敢攀扯他。

    可那晚带人伏击我,打的我旧伤复发的管家呢?

    既然是道歉,那人总该露个面吧?

    我这个上门女婿是不值钱,可骆家的脸面,还比不过裴家的一个管家?”

    裴二叔一脸苦笑,他就知道,这趟滨海之行,不是什么好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