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零七章 莺莺燕燕
    为了来医院看望生病的陆叔叔,小乐呵特意从幼儿园请了半天假。

    这么一来,小乐呵就等于多了半天假期。

    陆叔叔就是好,连生病,都能让自己多出半天假期……陆叔叔最好了!

    刘雯钰自然不能久呆,吃完饭就匆匆离开,赶回公司了。

    小乐呵留在医院,下午在这里玩,然后小秘书苏糖糖送她回家。

    晚饭之前,苏糖糖就把小乐呵送回了家。

    小孩子吃太多外卖不好,保姆在家里熬了小米粥,小乐呵晚上只能喝粥,说是中午吃太多,晚上要空一下肚子……

    反正陆小川觉得挺惨的,这丫头夜里肯定会饿的。

    晚餐是魁哥和小若一起送来的,眼尖的陆小川头一眼就发现,小若挽着魁哥的胳膊,魁哥竟然没躲开!

    这特么,大事件啊!

    究竟是魁哥这混蛋想开了呢,还是他认命了?

    无所谓,结果都是一样的,份子钱,省下一半啊!

    “卢有才动手了。”

    魁哥带来的消息,更加劲爆,“裴家的人下午被袭击了,动手的人实力很强。”

    和陆小川当初猜测的一样,卢有才玩了一手驱狼吞虎。

    动手的人就是那帮追踪长腿大姐谭秀芬的家伙,一个个手上功夫了得,并非那些拳手能够抗衡。

    “具体情况我托人正在打听。”

    魁哥嘴里塞了个煎饼,含含糊糊满嘴喷煎饼渣子,“按照卢有才那老东西的尿性,应该不会伤到裴家管事的人。”

    手机响了,魁哥接通应了几句。

    果真,卢有才行事依然稳妥,哪怕是两军对垒。

    “卢有才那老棺材瓤子,真特么油滑!”

    魁哥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脸的佩服,“查清楚了,裴家的人,一个都没伤,带来了六个拳手,全都进了医院!”

    陆小川吹了个口哨,卢有才这手段,没谁了。

    说搞韩千虎,就搞韩千虎,其他人一概不动。

    吃完饭,魁哥和小若陪着陆小川说了会话,这才施施然离开。

    “小流氓,你还好吧?”

    晚上九点,病房的门被人偷偷推开,“被自己老婆一脚踹到住院,你这是报应啊!”

    大晚上的,小尤物戴着墨镜,脑袋上顶着鸭舌帽,口罩把巴掌大的小脸捂的严严实实,探头探脑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特么的,明知道你那神豪老爹的人正在找你,你还女装出来瞎溜达,这是已经放弃抵抗了吗?

    “大佬,最近医院有偷小孩的出没,你这身打扮,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陆小川一脸苦笑,心里多少有点感动,小尤物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关心自己,受宠若惊啊!

    “不怕!”

    小尤物大大咧咧去掉伪装,“我一报你的名字,畅通无阻!”

    晕,要是都跟你一样,真丢了孩子,怕是全得算在哥们头上!

    小尤物显然是从骆星晚那里得到的消息,连陆小川被金主一脚踹下床的事情,都知道。

    “不对啊,你和闪闪不是假夫妻吗?”

    小尤物一边给陆小川剥香蕉,一边好奇的问,“怎么睡一张床呢?还被闪闪踹下床?”

    “家境贫寒,没有多余的床。”

    陆小川面不改色心不跳,“话说你怎么穿着女装就出来了?”

    “我现在穿女装,才是伪装啊!”

    小尤物振振有词,“平时男装示人,关键时候变回女装,厉害吧!”

    陆小川点点头,心里却为星海国际公寓的保安们默哀了一分钟。

    小尤物这样的,男装就能勾人犯罪,女装的话……

    而且,在其他人眼中,她可是个混血小鲜肉。

    突然搞个女装出来,怕不是要被当成女装大佬膜拜吧?

    万一有人把她当成弯的,主动示爱啥的……造孽啊!

    小尤物真的只是来探望病人的,按照她的说法,上次自己生病发烧,陆小川不离不弃,还没有趁机占便宜,她很感激。

    这让陆小川对小尤物的看法大为改观。

    要知道,小尤物哪怕再明白事理,可一身大小姐的脾气,却是实实在在的。

    旁人趾高气扬看不起人,那是主动抬高自己,小尤物则不,她是被动的,还不是看不起谁,完全是无视对方。

    这种自生下来,就生活在普通人奋斗几辈子也达不到的终点,自然而然养成的习惯和气质,一时半会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小尤物能想到来探病,已经相当难能可贵了。

    还买了不少水果,更是给主动剥了个香蕉,这个待遇不低了啊!

    科插打诨一番,表达了谭大姐的关心,小尤物这就离开医院。

    临走的时候,陆小川反复交代,追踪谭大姐的人如今就在滨海,万万不可大意,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联系。

    小尤物这些天,没少听谭大姐讲述血雨腥风的江湖故事,顿时如临大敌,一脸严肃的点头答应,甚至打算续请一星期假,猫在公寓里不出来。

    这货上次请假领着工具人去青龙峡,到现在还没销假呢!

    只能说,有钱人就是任性。

    陆小川还没躺下休息呢,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这是要干什么啊?这一天天的,哥们可是个病人,需要静养,门庭若市,让人怎么安心养病……“澹台医生好!”

    原本摊在病床上的陆小川,瞬间爬了起来,“您怎么来了?”

    十年添狗生涯,早就让陆小川形成了条件反射,看到穿白大褂的人就紧张,看到老妈的主治医师就想跪添……

    澹台白芷刚下班,白大褂换掉了,穿了一件灰色的小西服,配套的窄裙下面,是黑色的丝袜,脚下更是罕见的踩了一双高跟鞋。

    陆小川有点呆,五年多了,从未见过澹台医生这幅打扮!

    长发简单利落的盘在脑后,时尚无框眼镜小巧可爱,绝美的五官肆意展示……要不是陆小川曾经偶然见过澹台白芷的真容,不一定能认出来!

    “怎么,认不出来了?”

    澹台白芷依然没什么表情,“把下巴捡起来,我没那么丑吧?”

    “怎么能说丑呢?”

    陆小川顿时出离愤怒,“您这样的天生丽质,平时遮挡的严严实实,浪费了啊!

    医院的男大夫们,过了今晚怕是要后悔到跳楼!”

    “呵,这么夸张?比不上你这一波接一波的莺莺燕燕。”

    嗯?!这话,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