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零五章 平等关系
    骆星晚不可能一直留在医院陪护,她忙的很。

    裴家的人到了,要进行赔偿的,骆星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陆小川和主治医师沟通过,住院三天就行,回去之后肯定要静养之类的,剧烈运动想都不用想。

    晚上的时候,大姐姐刘雯钰悄悄溜了过来。

    “二次伤害啊!真吓人!”

    刘雯钰一脸自责,“会不会是在车里……姿势不太好的缘故?”

    “别瞎给自己揽责任。”

    小男人一脸自信,“就是被人打的,跟你在一起,别说车里,自行车上都伤不到腰!”

    刘雯钰撇嘴笑,捶了小男人一下,看把你能的!

    说了些体己话,大姐姐飘然而去,留下话,明天带小乐呵来看小男人。

    前段时间,刘雯钰出差,陆小川没少帮着照看小乐呵。

    幼儿园里的手工,打预防针,去游乐场……反正陆小川现在深受小乐呵喜爱,小家伙张嘴闭嘴都是陆叔叔,刘雯钰都有点吃醋了。

    第二天一早,小秘书苏糖糖就送来了早餐。

    “骆总让我给你陪护呢。”

    小丫头一脸迷糊,显然昨晚睡的很晚,今早是勉强从床上爬起来的,“这两天我都呆在医院,骆总很忙,憋着劲要狠狠敲裴家的竹杠!”

    敲竹杠陆小川喜闻乐见,可让苏糖糖陪护……

    “别呀,我这就是静养,哪用得着人陪护啊!”

    陆小川心里分的清楚,别看自己是骆星晚名义上的丈夫,可实际上,自己在雇主心里,不一定有苏糖糖分量重,“你呢,就当是骆总给你放了两天假,该干嘛干嘛,好好休息一下。”

    小丫头可是骆星晚的左膀右臂,虽然心思单纯了点,可工作能力并不差,而且忠心耿耿,工具人可不敢小看她。

    “陆总,那可不行。”

    小丫头一脸的严肃,“骆总交代的任务,我可不能偷懒。”

    “别陆总陆总的叫了。”

    工具人一脸的义气为先,“我和骆总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呢,和骆总结婚,就是份工作。”

    “咱们两个啊,应该算是同事,毕竟都是给骆总打工嘛。”

    “最多大家的工作性质不同,谁也不比谁级别高!”

    “要真分级别的话,我不一定有你级别高呢。”

    “你要是再叫我陆总,我就叫你苏总了哈!”

    开玩笑呢,前段时间还叫陆大哥呢,这才几天啊,就陆总了?生分了啊!

    苏糖糖一脸为难。

    说实话,对于陆小川,她确实很难有个准确的定位。

    因为骆星晚的信任,苏糖糖知道的事情,甚至比张奕南这个假男友真闺蜜还多。

    正因为如此,小丫头弄不清楚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陆小川这个工具人。

    “那该怎么称呼你啊?”

    心思单纯的小丫头,面对陆小川这个老油条,分分钟败下阵来,“乱称呼,会不会打乱骆总的布置啊?”

    “没事!”

    陆小川一脸的大包大揽,“以后呢,你还称呼我陆大哥,正式场合,比如在公司里,你想叫陆总就叫,其他时候都没事。”

    其实在公司里,叫陆大哥也没大问题。

    毕竟小丫头是骆星晚的贴身秘书,铁杆嫡系,和骆星晚两口子关系亲近,谁也说不出什么。

    可越是这样,越是需要在公司里避嫌。

    小丫头懵懵懂懂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她和骆星晚的亲近关系,再陆大哥长陆大哥短的叫,不是火上浇油吗?

    而且,陆小川的身份尴尬。

    毕竟是老板的上门女婿,标准的软饭男,混日子白领工资的蛀虫。

    按照正常推测,这家伙的家庭地位肯定低的一逼。

    苏糖糖一个秘书,再没大没小的乱称呼,公司里其他人怕是要怀疑总裁和陆小川的夫妻关系并不怎么亲密,容易出现幺蛾子……

    简简单单一个称呼,就能牵扯出这么多学问,小秘书苏糖糖听的两眼冒星星!

    “陆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有点小崇拜了,被骆总选中的男人,果真不简单!“你以前是不是混过职场?!”

    “我混过屠宰场!”

    职场?开玩笑!“行了,这些东西你不需要了解太多,跟着骆总,很多东西你都不用考虑的。”

    苏糖糖点点头,确实是这样的。

    她只用做好自己的工作,辅助好骆星晚就行,至于勾心斗角,真心不用太在意……关键是,她学不会!

    在陆小川有意识的讨好下,两人快速的拉近了关系,而且是平等的那种。

    苏糖糖原本有些怕陆小川,这情况在虎啸拳馆之后,就有点端倪。

    期间又发生过一些事,等到从莲城回来,小丫头甚至有点不愿意接近陆小川。

    在她眼里,这位被骆总选中的上门女婿身世神秘,能打的厉害,也凶恶的吓人。

    按照苏糖糖的想法,这辈子都不应该跟这样的人有任何交集才对。

    谁知道,自己不但要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还得到医院陪护。

    这就让人为难了。

    来之前,一想到要和穷凶极恶的陆小川呆在一起两天,小丫头内心其实是有点怕的。

    可谁知道,这个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竟然懂得不少东西,连职场人心,都能说的头头是道。

    苏糖糖不肯走,对她来说,骆星晚布置的任务最大,陆小川怎么劝,也不会离开。

    没办法,陆小川只能从护士站混来一床被褥,让小丫头在隔壁床上躺一会,这丫头,坐在椅子上,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整的跟重度网瘾少女一样。

    苏糖糖原本是不愿意躺下的,可陆小川除了上午需要针灸一次,其他时间就是呆在病床上打游戏,没她这个陪护什么事,于是,只能从善如流,歪在隔壁床上歇着。

    这丫头跟着骆星晚东奔西跑,也累的不轻。

    如今难得闲下来,沾床就睡着了,看的陆小川一阵好笑。

    “陆叔叔,陆叔叔,我来看你了!”

    中午时候,病房门被人一把推开,背着小书包的小乐呵冲了进来,“你是不是不乖,才生病的?医生给你打针了吗?你怕不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