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零四章 一回生二回熟
    送走同仇敌忾的卢有才,陆小川三人回了病房。

    擦干净嘴上的油,魁哥突然笑了起来。

    陆小川也跟着笑,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样。

    小若一脸懵,然后,勉强咧着嘴角,配合一下,总不能不合群吧?

    “这卢有才,挺有意思的哈。”

    魁哥满脸笑意,眼神却很锋利,“把咱们当成腐肉了。”

    “别说那么难听,我还没臭。”

    陆小川也是一脸玩味,“多少年没碰上这么极品的家伙了,你说他能从韩千虎那里搞到多少股份?”

    “真搞?!”

    魁哥有点惊讶,“这老小子,明着把你当枪使啊!”

    “以前我想当枪,没那个材质。”

    陆小川一脸无所谓,“现在吃了软饭,身体反而好了,硬度够,都能当枪了,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段时间,你俩小心点,谭大姐的仇家,怕是已经到了滨海。”

    魁哥点头表示知道了,领着脑子有点跟不上的小若走了。

    卢有才这么一个大忙人,不会平白无故留在滨海。

    上次虎啸拳馆出事,坐馆的张开山都被打死了,他也是好几天之后才赶来。

    不是他不在乎虎啸拳馆,那么大一盘生意,换谁谁都很上心。

    作为生意人,还是一个生意遍布大江南北的成功商人,卢有才实在是太忙了。

    这次能这么快赶到医院,出乎陆小川的意料。

    两种可能,一种是卢有才一直呆在滨海没走,另一种,卢有才跟别人一起回来了。

    陆小川更倾向于第一种,这老棺材瓤子压根没走。

    虎啸拳馆看似声势不差,背后的关系更是盘根错节。

    可真正的顶梁柱只有三个,或者说三方面。

    第一个肯定是卢有才自己,只有他这样的行内头面人物,才能经营这种生意。

    第二个就是管账的,以前是长腿大姐谭秀芬,现在谭大姐跑路,躲起来了,顶梁柱缺失了。

    第三个,就是坐馆的高手。

    这个就好玩了,被陆小川打死了。

    三根顶梁柱缺了两根,卢有才自己再不关注滨海的生意,虎啸拳馆也就没开下去的必要了,背后的那帮股东们,怕是不会放过这老棺材瓤子。

    重新选出合适的管账和坐馆,需要时间,合适的人选并不好找,条件远比大公司招执行总裁苛刻。

    卢有才怕是上次和陆小川见面之后,一直呆在滨海处理这件事。

    同时,他还得安抚一众股东们,生意耽误两天不要紧,少赚点钱的事,可得罪了这帮股东们,卢有才以后怕是连滨海周边都不一定敢来。

    至于说,追踪谭大姐的人已经到了滨海,完全是陆小川从卢有才的态度和言语中判断出来的。

    这老棺材瓤子,虽然不想惹祸上身,可好奇心总是有的。

    他原本就怀疑,谭秀芬可能被陆小川救了,可惜一直不敢考证。

    卢有才是生意人,江湖中的恩恩怨怨看的并不是太重。

    谭秀芬和别人有血海深仇,跟他又没有。

    反倒是,卢有才救过谭秀芬一次,被人追踪到线索,直接反手把谭秀芬卖了。

    虽说是明哲保身,但终究是犯了忌讳。

    一来一往,两人也算是恩怨了结,再无瓜葛了。

    至少,卢有才是这么想的。

    他只是卖了情报,又没亲自出手带人去抓谭秀芬,甚至在最后时刻,让旁人给谭秀芬通风报信,给了长腿大姐逃命的机会,算是仁至义尽了。

    总不能为了一个管账的,把自己偌大的生意都陷进去吧?

    可再无瓜葛是再无瓜葛,卢有才对谭秀芬的下落也确实没什么兴趣,该拿的钱,他已经拿到了,他现在关注的是,陆小川究竟和谭秀芬有没有牵连!

    这个信息很重要,关系到卢有才在今后对待陆小川的态度。

    如果得不到准确信息,行差踏错的话,滨海的生意,哪怕是重新建起来,也会被毁。

    甚至,会影响到其他地区的拳馆。

    对这一点,卢有才有着深刻的认识,偏偏,他不能直接问,只能旁敲侧击,玩猜谜。

    其实,这时候,如果陆小川虎一点,直接说出长腿大姐被自己救了,卢有才才麻爪呢。

    这玩意,心知肚明最好,表面上,大家毫不知情才是正经。

    陆小川甚至能猜出来,卢有才这么热心的对付韩千虎,存了驱狼吞虎的念头。

    虎,自然是韩千虎。

    狼,应该是追踪长腿大姐的人。

    这特么的,走一步看四五六七八步……这老棺材瓤子的脑子,究竟是咋长的?

    晚饭时,骆星晚拎着个保温桶,从别墅赶来医院。

    “熬了鸡汤。”

    骆星晚有点窘迫,“第一次下厨……可能味道和别人的不太一样。”

    工具人愕然,这话,怎么说的这么没底气呢?

    不过,还是很感动的。

    自己是什么身份?

    吃软饭的工具人啊!

    骆星晚是什么身份?

    给自己饭吃,给老妈治病的金主啊!

    金主亲自下厨,还是第一次,给自己熬了鸡汤……别说味道和别人不一样,只要喝不死,就往死里喝!

    拿着小碗尝了尝,陆小川表情精彩!

    “如果,实在太难喝了,就倒掉吧。”

    骆星晚也是很挣扎,她来之前偷偷尝过的,味道一言难尽,但是直接把一下午的劳动成果,第一次下厨的战利品倒掉,她不舍得!

    抱着万一的念头,这才送到了医院,万一这鸡汤,正好合工具人的胃口呢?

    “不难喝!”

    陆小川一口干,自己又盛了一碗,“就是有点奇怪,熬汤……你是怎么熬糊的?”

    “呀,还糊了啊?!”

    骆星晚目瞪口呆,“我以为只是醋放多了!”

    陆小川:……

    行吧,熬汤放点醋,利于骨头里的胶原蛋白析出,不浪费营养成分……

    “你熬的,都好喝。”

    陆小川喝干保温桶里不多的鸡汤,抬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毕竟是你的第一次嘛。”

    这话,听着有点歧义。

    “下次改进。”

    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工具人全部喝进肚子,骆星晚心情不错,就当没听明白陆小川话里的少儿不宜。

    “嗯,一回生二回熟,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吓!汤没熬熟?!”

    陆小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