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零三章 义字当头卢有才
    陆小川住院,生生住出王者回归的感觉。

    医院上上下下,全是熟人,是种什么体验?

    病房被安排,明明是三人间,在床位紧张的情况下,陆小川那屋另外两张床,硬是没病人。

    轮椅免费使用,不用押金,别推回家就行。

    人人都想过来打个招呼,早上查房的时候,甚至安康医院的院长都亲自溜达了一圈……

    就连虎背熊腰的魁哥拎着烤腰子来探病,都被护士们围着叽叽喳喳追问了半天,看的一旁的小若充满了危机感。

    得抓紧时间了啊,川哥媳妇那里,得多跑两趟了,已婚妇女的经验,还是得好好学习,要不然,把到手的魁哥弄丢,可是大事故。

    被要求针灸之后静养的陆小川,现在在天台上。

    微风拂面,坐着轮椅撸着串,突然就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通往天台的门,还是保安大叔特意过来给打开的。

    单单就这个待遇,完全辗压所谓的为挨批啊!

    魁哥看着眼前的一排大腰子,心里有点无奈。

    这特么,小川才是病人啊,他伤了腰啊,他才需要吃大腰子补一补啊!

    为毛全都摆在我面前!

    满脸沧桑的喝了一口啤酒,看着还在不停摆弄那些大腰子的小若,魁哥全身充满了无力感,整个人都不好了。

    陆小川只吃肉,不喝酒。

    医院的规矩,主治大夫的医嘱都先不提,陆小川自身本来也不爱喝酒,甚至烟都很少抽。

    倒也不是他多自律,完全是过去十年保留下来的生活习惯。

    过去那十年,为了给老妈挣命,陆小川必须严格保证自己的身体状态足够好,时刻处在待命状态。

    烟酒都是身体杀手,沾一点看不出危害,慢慢习惯之后……总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

    陆小川倒不是在乎那点伤害,他是害怕自己的状态下滑,有很多时候,实力上差一线,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莲城的事,怎么说?”

    魁哥摸出根烟,小若摸出了个芝宝打火机,用衣服下摆兜着风,咔哒一声,火苗在魁哥面前跳动。

    魁哥愣了愣,板上钉钉小姑娘今天穿了件浅灰薄外套,没想到还有这种用处。

    “楼上风大。”

    小若神态平静,丝毫没感觉到,她这个动作给男人造成了多大的杀伤力。

    点点头,魁哥凑近火苗,深深吸了两口。

    烟丝被点燃,忽明忽暗之间,能看到一根根金黄的烟丝化成浅浅的灰烬。

    要不,就这样吧,大不了,哥们结婚以后,去外面偷吃……

    “我媳妇在处理,不过她针对的,应该是裴家。”

    没有恋爱经历,只有婚后生活和偷情经验的感情缺失患者陆小川,丝毫没有发现两个朋友之间的深层互动,“本来以为我一打四,挨一拳不吃亏。

    可现在这鬼样子,他们得赔钱!”

    魁哥点点头,淡青色的烟雾被风吹散。

    他明白陆小川说的不是裴家,而是被雇佣的那四个拳手。

    拳手嘛,工具人而已,背后有老板的,想要赔偿,自然得找背后的老板。

    “给老卢打个电话嘛。”

    魁哥笑了起来,“老朋友,总得保持时常联系,不能生分喽。”

    陆小川点头表示同意,摸出手机开始拨号。

    小若乖乖坐在一旁,并不出声。

    男人做事,用不着她来管,当然,她做事的时候,男人也不准开口。

    “莲城?!”

    “陆老弟,莲城没我的生意,是韩千虎的人。”

    “不怕陆老弟你笑话,莲城可是一块肥肉,我早就馋的流口水,可争不过韩千虎。”

    “不不不,不是弄不过他,我摊子铺的太开,人家是单守莲城一个点,没法比的。”

    “什么?韩千虎的人打伤了陆老弟?”

    “那这事不算完!陆老弟现在什么位置,我正好在滨海,马上赶过去!”

    卢有才这老棺材瓤子如此热心,让陆小川和魁哥面面相觑。

    突然有种,要被人利用当枪使的感觉。

    卢有才还真没说瞎话,确实就在滨海,天台烧烤还没吃完,他就急匆匆的赶到了。

    “陆老弟伤的这么重?!”

    卢有才都特么惊了好吧,陆小川的身手,他可是了解过的,韩千虎手下那些人,凭什么把他伤成这样?“都坐轮椅了?!”

    “背上挨了一拳,旧伤犯了。”

    陆小川倒不介意夸大伤势,可卢有才不是索赔对象,没必要瞒他,“差点瘫痪,正静养呢。”

    “这样啊!”

    卢有才皱着眉头,一脸的狗头军师,“那也不行啊,毕竟老弟你差点残了啊,得让韩千虎赔钱啊!”

    和魁哥交换了个眼神,陆小川露出一脸苦逼像,配合卢有才把戏演下去。

    这老棺材瓤子,看来是打算利用哥们搞事了,钱,不能少。

    卢有才不愧是生意人,站在陆小川的立场上,把各种经济损失分析的头头是道,连特么十年二十年以后,旧伤再复发,直接瘫痪的护理费都给算上了。

    “没个千把万,这事完不了!”

    卢有才掷地有声,“陆老弟,只要你点头,这事老哥我帮你扛了!不让韩千虎好好出点血,我这张老脸,就算掉地上了!”

    这特么的,哥们不会是你失散多年,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吧?

    你比哥们还激动,图个啥?

    千把万?!

    别特么搞笑了!

    你看把哥们这百十来斤剁吧剁吧卖了,值不值这个价?

    “卢前辈仗义!”

    陆小川先给老棺材瓤子定了个性,“不过,您老人家,图的又是什么?”

    替哥们出头无所谓,欢迎,可是话必须提前说清楚。

    毕竟,咱们没这份交情。

    “我?老哥我肯定有自己的私心!”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卢有才丝毫没有趁机搞事的心虚感,“我来之前不是在电话里说了吗,莲城是块肥肉,我插不进去手!”

    “这次韩千虎惹到陆老弟头上,说什么也得让他出点血。”

    “千把万只是漫天要价,实际上,咱们完全可以让韩千虎让出一部分拳场的股份。”

    “我卢有才把话放在这了,不管从韩千虎那里弄来多少股份,我都和陆老弟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