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零二章 肉,很香的
    被火焰炙烤的外焦里嫩的羔羊,哪怕有专业厨师细心料理,完全做到了色香味俱全,骆家兄妹俩,也没什么胃口。

    一只小小的羔羊,就这么摆在空旷的餐桌上,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

    骆老爷子是被管家用轮椅推到餐厅的。

    此时老爷子一副精神健硕的样子,盯着餐桌上的羔羊不停抿嘴唇,显然食指大动。

    骆老爷子骆红旗,早年间也是滨海的传奇,性子暴烈,能谋善断,是商场上有名的老狐狸。

    骆家成事之后,老爷子倒是退居二线,一直住在庄园里。

    可清楚的人都明白,骆老爷子只是从前台躲到了幕后,整个骆家,依然被他牵线指挥。

    这两年,骆老爷子的身体大不如前,对骆家众人的管束也放松了不少。

    这也是骆星晚和骆嘉和能斗成这个样子的原因之一。

    骆家很大,不单单是他们两个,其他人,也都不太安分。

    明面上的争斗,骆老爷子并不放在心上,尤其是,孙子孙女,在他眼中,还稚嫩的很。

    “爷爷,医生不让你吃太油腻的东西。”

    看着餐桌上的羔羊,骆星晚实在提不起胃口,“咱们换点别的吃吧?”

    骆嘉和抿了抿嘴,没有吭声。

    老爷子虽然好几年前就说要修身养性,可那只是表面。

    到了事上,还是一如年轻时暴烈如火。

    今天这个情况,餐桌上实在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

    “呵呵,你们两个,吃不下?”

    骆老爷子一双眸子在孙子孙女身上来回扫视,“肉,很香的。”

    说完,不等两个小辈再开口,老爷子拿起一块羊排,大口咬下。

    外焦里嫩,肥而不腻,鲜美异常,果真很香。

    一块块鲜美肥嫩的羊肉被骆老爷子咬中、吞下,一根根骨头被扔在餐桌上。

    明明是在吃饭,偏偏一副猛兽掠食的气势。

    骆星晚看的直皱眉头,这幅吃相,这样的羔羊,爷爷能克化吗?

    骆嘉和已经看的满头汗水,犹如坐在针尖之上。

    自己果真和爷爷差了很远,很远。

    单单吃个饭,爷爷就能把自己吓成这样……

    骆嘉和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看过的一本童话书。

    书里描写了一头恶龙,整天懒洋洋的,守着自己的财宝躲在山洞里睡大觉。

    有勇士找上门想要屠龙,恶龙也毫不在乎。

    当勇士真的拔出屠龙宝剑之后,恶龙猛然睁开双目,喷出一口龙息……

    “爷爷,您慢点吃。”

    骆星晚虽然不适,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不好消化的,少吃点。”

    她自小在庄园内长大,受老爷子的庇护,所以,和其他小辈不同。

    旁人可不敢在骆老爷子执意做事时,在旁边规劝。

    骆老爷子好似没听到孙女的关心一般,吃完手里的,再拿一块羊排,如此反复,整整吃了三根!

    整个过程中,让人感到强烈不适的感觉一直充斥在餐厅里。

    原本慈眉善目的老人,突然露出这么一副贪婪的掠食者嘴脸,让孙子孙女全都感觉到了一股无法言说的震撼。

    吃饱了,餐桌上一片狼藉。

    骆老爷子从管家手里接过温热的手帕,细细擦拭着站满油腻的双手,犹如在擦拭饮血的长刀。

    “呵呵,爷爷比较喜欢吃肉,最喜欢的,就是羊肉!”

    骆老爷子满嘴油光,眼神锐利,不见一丝浑浊!“每次吃的时候,都控制不出吃相,让你们两个小家伙,看笑话了。”

    “可是,有些人,生来就该吃肉。”

    “这个世道,不吃肉,就该有被人吃的觉悟。”

    “爷爷年纪大了,家里的事力不从心,已经没人把我放在眼里了。”

    老爷子意有所指的说教,让骆星晚和骆嘉和不由慌了神。

    “爷爷,您说什么呢?我一向最听您的话了!”

    “爷爷您说的话,就是咱们骆家的圣旨,没人敢不听!”

    孙女孙子同时表明心迹,老人的气场太强,餐桌上的羔羊犹如斩将夺帅之后垒砌的京观,压在兄妹俩心头。

    “呵呵,就知道你们两个最孝顺。”

    骆老爷子笑的很慈祥,眼神却依然锐利,“快吃吧,肉真的很香。”

    骆星晚脸色难看,却伸出手扯下一块羊排,毫无形象可言的大口吃了起来。

    骆嘉和咽下一口唾沫,撕下一大块肉,奋力撕咬起来。

    羊肉,确实肥美。

    厨师的手艺很高,火候把握的极为出色,佐料调配的也很不错,涂抹的很均匀,滨海之内,怕是很难吃到比这更好的烤全羊了。

    一只羔羊本就没多少,兄妹两个不顾形象的大嚼,分分钟只剩下一根根骨头。

    满意的看着孙子孙女抹嘴擦手,骆老爷子终于又发话了。

    “你们两个愿意争,爷爷我不拦着。”

    “可谁要是出圈,就得自己承担后果。”

    “这次闪闪受了委屈,没有补偿。”

    “嘉和用了盘外招……该罚!”

    “我不罚你手段太强,我罚你的是,对自己的亲妹妹太下三滥!”

    “你服不服?”

    骆星晚脸色如常,没有补偿,在她的意料之中。

    不管骆嘉和再下三滥,说到底,终究是自己中了圈套,被骆二哥给埋伏了。

    若是一开始,自己就把工具人带在身边,就不会出现后面的那些风险。

    而且,所谓家产争斗,自然不可能将整个骆家交给他们兄妹祸祸。

    那不是在选继承人,而是内耗,是自取灭亡。

    骆嘉和脸色难看,却低着头,咬牙:“服!”

    “服就好!”

    骆老爷子脸上早已没有了慈祥,“你做事早,手里的东西多,这次爷爷要收回三分之一,过后管家会跟你交接。”

    “是。”

    “现在,你去祠堂跪着,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因为对妹妹出手太过无视规则,骆嘉和手里的资产缩水了三分之一,被迫交出来的,是投入最大,盘子最稳,效益周期长的建筑行业。

    当初鸣鹿集团的少东家徐文远徐大少跟他混在一起,就是因为这个。

    至于跪祠堂,家法而已。

    陆小川受伤的事情,骆老爷子提都没提,一个吃软饭的赘婿,在老爷子这里,还上不了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