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零一章 二哥,怕了呢
    骆星晚从医院离开后,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

    “大哥,我差点被人侮辱,算不算大事?”

    “我丈夫现在躺在医院,大夫说他很可能就这么瘫痪,算不算大事?”

    “一个莲城的纨绔,就敢偷偷摸进我的房间,还让人拿着摄像机,他想干什么?”

    “如果这些都不算大事,那么我无话可说,我也没你这个大哥!”

    电话另一头的骆嘉安气的额头都蹦出了青筋。

    “闪闪你先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别人会高兴的。”

    “老二这次做的太过分了,你放心,大哥不会不管你。”

    “莲城那边,今天早上已经派人过来了,他们很有诚意,你先见一见。”

    “老二那边,我来说,骆家还没到他呼风唤雨的时候!”

    “至于小川,我会给他一个公道。”

    弟弟和妹妹争家产,搞到出现人身攻击,这是作为大哥的骆嘉安不愿见到的。

    任何事情,都有规则。

    规则内的争斗,骆嘉安就算再不喜欢,也不会出手干涉。

    可一旦事态失控,有人行为出圈……真当他这个大哥是吃素的不成?

    骆家的长房长子,不是摆设!

    妹妹受了委屈,骆嘉安必然要给一个交代,不管这委屈从哪里来。

    至于陆小川,虽然他只是个工具人,真结婚假夫妻的上门女婿,可他毕竟顶着骆家女婿的名头。

    陆小川出事,折的是骆家的面子,这一点,任何人都要记住!

    骆星晚在莲城还未返回滨海的时候,就曾经找大哥骆嘉安告过状。

    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被一个小小的裴家纨绔偷袭,还差点拍了小视频,身为长子长孙的骆嘉安差点气的吐血。

    当时骆星晚的情绪还算稳定,告状更多的是一种反击,针对骆二哥的反击。

    可现在,对妹妹还算了解的骆嘉安,听出了情绪上的强烈波动。

    这已经不是讨要一个说法的态度了,这是真的出离愤怒了。

    如果再不给出个说法,怕是自己这妹妹就会动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二弟骆嘉和了。

    妹妹如果也跳出圈外,用规则之外的手段……骆嘉安不由打了个寒颤。

    单单她那个妈咪,就有一百种办法让骆嘉和求生不生求死不得!

    只是一天一夜的工夫,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难道是因为……那个工具人?!

    是了,两次告状之间,只出现了一处变化,那就是陆小川受伤的情况严重了。

    自己这妹妹,不会真的对那个上门女婿动了真感情……吧?

    想到这里,骆嘉安的嘴角不由扯出一道弧线。

    还真是好玩啊。

    工具人用着用着,就变成真老公了,不愧是自己的妹妹,有气魄!

    中午的时候,骆星晚被爷爷骆老爷子叫去庄园吃饭。

    整个骆家,依然是老爷子说了算,骆家庄园,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这里可以被看成整个骆家的权力中心。

    庄园内,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牵动无数人的神经。

    曾经,骆老爷子说过,等到他彻底退休之后,就会去国外疗养,骆家庄园将会留给新的掌权者。

    如此一来,人人都将入驻庄园当成了掌控骆家的象征。

    骆嘉和下了车,轻轻拂了拂西装上不太明显的褶皱,抬眼看了下早他一步达到的骆星晚。

    轻笑,意味深长。

    骆家第二代,确实没什么人才,就连争家产,都没人敢争。

    主要第二代成长起来的时候,骆家正在急速扩张,骆老爷子也正年富力强,根本没给自己的子女们任何机会。

    等到骆家基业稳固,骆老爷子环顾四周,发现子女中间,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守住家业的强人。

    这才有,老爷子一直不肯退休,着力培养第三代的情况。

    可,不管再怎么培养,也轮不到你骆星晚!

    女人掌家,不是没有。

    可你那个妈,虽然能够给你提供别人无法企及的助力,但也却是你掌权骆家最大的绊脚石!

    骆家的话事人,怎么也不可能是杨家的傀儡!

    “闪闪,莲城玩的开心吗?”

    骆二哥故意挑衅。

    骆星晚脸上闪过一道潮红,瞬间控制住了情绪:“还不错,谢谢二哥款待。”

    说完,不等骆二哥反应,当先走进庄园大门。

    二哥,怕了呢。

    骆嘉和是个什么人,骆星晚再清楚不过。

    自己这个二哥,自傲自大,一向觉得高人一等,对他自己的智力和计谋尤为自负。

    行事嘛,偏阴郁,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躲在暗处,看对手在他谋划的计策中徒劳挣扎,最后慢慢被生吞活剥。

    这样的人,都开始当面挑衅了,证明,二哥已经进退失守了。

    在佣人的引导下,骆星晚和骆嘉和一同进入内宅。

    此时,骆家真正的掌权者骆红旗骆老爷子,正坐在藤椅上休息,一双浑浊的眼睛似开似合,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盘算什么。

    “来了?你们两个……先吃饭吧。”

    骆老爷子抬头撇了孙子孙女一眼,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骆星晚心头一紧,爷爷这一眼,有些吓人。

    骆嘉和表情一僵,饶是他在来的路上,做出了无数的心理建设,可等到真的面对爷爷的时候……那双浑浊的眸子只是淡淡扫视,自己就心慌气短,背上冒汗。

    这一刻,骆嘉和心中充满了丧气感。

    一向以来,自以为是的气场、心机、高人一等,在爷爷面前,什么都不是!

    明明爷爷已经很老了,这两年,身体也大不如前,甚至平时出行,都要坐着轮椅……

    自己,究竟在怕什么?

    没有任何寒暄,骆星晚和骆嘉和见过爷爷一面,就直接被人领到餐厅。

    今天中午这顿饭,不太好吃啊。

    兄妹俩枯坐无言。

    骆星晚心中盘算着如何从裴家身上狠狠扒下来一块肉,自己的委屈,不能白受。

    骆嘉和貌似淡然,内心却止不住的忐忑,这顿饭,恐怕就是爷爷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的审判。

    不多时,一只被剥皮抽骨的羔羊,摆在了餐桌上。

    那羔羊,犹如一个被火烤之后,蜷缩的婴孩。

    “开饭吧,今天……吃全羊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