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九十八章被异性关心的感觉
    “骆总,你睡着了吗?”

    工具人惯例先试探的问一句,“不说话就当你睡着了,现在我要抱你上楼了。”

    哪怕是处在贤者时间的余韵中,骆星晚轻盈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也是一份巨大的考验。

    好歹陆小川还指着吃软饭救老妈,不敢有出格的动作。

    轻柔的长发拂过脸颊,痒痒的,却让人感到一阵舒服。

    吃面条前刚洗过澡,让骆星晚身上不但有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还散发着淡淡的女人体香,很清冽,很香甜。

    说实话,抱女神上楼,是一种难得的体验,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觉得是致命的享受。

    陆小川早非吴下阿蒙,被大姐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对女性有了具体的认知,不再是靠幻想揣摩的初哥。

    偷偷多吸两口气,陆小川充满了做贼的满足感。

    可还没等这二货暗爽多久,背上猛然传来闪电击中般的巨疼!

    嘶!

    要不是陆小川自制力强,这一下怕是要把雇主骆星晚扔到地板上!

    这特么,怎么回事?

    麻醉的药效过了?!

    我去,福伯的药,别特么的是过期的吧?

    上楼是上不去了,看着睡美人一样的骆星晚,陆小川实在是不忍心叫醒她。

    这丫头虽然平时气场强的很,在公司里更是以冷面女神总裁的形象出现,可现在睡着了再看,透着一股子柔弱和娇憨……

    想起刚刚骆星晚说的那些豪门辛密,陆小川暗自一叹。

    哥们是工具人,服务好雇主才有饭吃,雇主这么累,一定不能影响她的休息啊!

    强忍着,等最开始那股强烈痛楚的劲过去,陆小川抱着雇主回了一楼自己的卧室。

    强提着一口气,把骆星晚轻轻放在床上,陆小川这才趴在一边,彻底瘫了。

    短短几步路,工具人的衣服全都被汗水沁湿,可见刚刚那突如其来的痛苦有多强烈。

    麻醉的劲过了,疲惫如潮水袭来。

    连续奔波,和人搏命,回来后去了福伯那里,没等休息,又马不停蹄的赶去和大姐姐私会……

    哥们这一天天的,日程安排的满满当当,其他吃软饭的同行,也都这么拼吗?

    睡着前,陆小川感到自己的胳膊被人抱住,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偏偏没那个力气,索性不管不顾。

    清晨,骆星晚从睡梦中醒来。

    连续劳累几天的人,放松精神,洗了个热水澡,又吃饱了肚子,睡眠质量就会相当的高。

    睡眼朦胧的撇了一下周围的陌生环境,骆星晚顿时清醒过来!

    这不是自己的卧室!

    嗯?!

    是工具人的卧室啊。

    怎么会睡在这里了?

    抱在怀里的胳膊,粗壮有力,肌肉线条分明,紧绷充满力量感,和健身房练出来的大块头不一样……

    骆星晚呼的一下坐起身,好似做贼被人抓到了一样。

    满身都是男人的味道,俏脸不由自主红了。

    睡衣宽大的衣领耷拉在一边,匀称白皙的肩膀都露出来半个……昨晚自己就是这样子,抱着工具人的胳膊睡了一夜?!

    岂不是让这家伙,占了大便宜!

    恼羞成怒啊!

    越想越生气,骆星晚一脚踹在顺着床边睡的口水横流的陆小川身上!

    噗通!

    工具人被踹下床了。

    “啊……嘶!”

    猛然间惊醒的陆小川,还未清醒过来,背上的刺疼感就让他忍不住叫出声!

    冷汗随之布满全身,这种来自神经系统的巨大痛楚,连绵不断,犹如听到进攻号角的大军,不停冲锋。

    感觉到叫声不对,骆星晚也慌了神,赶紧从床上爬下来查看。

    “怎么回事?我踹伤你了?”

    “别动……别动我,嘶!疼的厉害。”

    “磕到床头柜了?对不起对不起!”

    “不关你事,我背上有旧伤,犯了。”

    一阵慌乱,工具人勉强被扶起,斜着身子坐在床边上,龇牙咧嘴,表情痛苦。

    “你这样不行的,咱们马上去医院!”

    和陆小川的贫穷思维不同,骆星晚绝对不允许工具人在家里硬耗,“我这就去换衣服。”

    望着雇主有些慌张的背影,陆小川感觉,背上的疼痛感突然轻了那么一点点。

    这就是,被异性关心的感觉?

    一直以来,陆小川在外面为了赚钱四处奔波,为了给老妈治病,小小年纪,就像野兽一样,和不同的人搏命撕咬。

    为了不让老妈担心,陆小川从不在她面前提起自己是如何赚钱的。

    哪怕刘细枝心里清楚儿子过的很苦,也无从表达。

    很多时候,维护儿子的谎言,就是这个一直离不开病床的女人唯一能替儿子做的事情。

    小若……她是兄弟,更多的是哥们义气,关心什么的肯定会,但是和魁哥一样,陆小川不会想要从她那里得到异性的关怀……

    最后就是大姐姐刘雯钰了。

    两人的关系见不得光,虽然心里都装着对方,可要说关心……也只能关心了。

    和骆星晚不一样。

    哪怕是真结婚假夫妻,两人也是名义上的两口子,天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骆星晚并非一身公主病的蛮横女人,相反,很多时候,她理智的有点过分。

    也只有相处一段时间,面对陆小川才会偶尔出现女孩子应有的娇蛮,更多的,像是撒娇、耍小脾气。

    工具人真的有事情,骆星晚是很紧张的。

    一开始简单的雇佣关系,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的不同了。

    “快走!”

    换了一身休闲装的骆星晚,从楼梯上冲了下来,“我来扶着你!”

    陆小川有点享受被雇主关心的感觉,哼哼唧唧,拿捏着姿势,避免触痛背上的伤势,在骆星晚的搀扶下,上了白色的凯迪拉克CTS。

    陆小川一路安抚,骆星晚这才没有连闯红灯开启飙车模式。

    背上的伤,痛是真的痛。

    但挺过最开始爆发的那一波,后面疼痛虽然连绵不绝,却也不再让人难以忍受。

    安康医院,陆小川十年里跑了无数遍的地方。

    刘细枝在转院之前,一直在这里住院,陆小川连这里的护工都熟悉。

    “骆女士,你老公的背部以前受过伤,有旧伤,这次复发,应该是受到了二次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