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九十七章 兄妹恩仇
    吃完面条的两人,瘫在沙发上发呆。

    陆小川完全是因为,和大姐姐在车库开车释放了激情,此时还处在贤者时间……这货的贤者时间来的有点晚,必须得吃饱。

    骆星晚呢,则是累的。

    这次出差,骆星晚先是去了宛城,结果发现当地的成衣工厂早早就完成了连纵合并,日后很难插一脚,更别提一口吃下。

    这和她预定的战略不符,所以才辗转回到距离滨海更近一点的莲城。

    连日来的奔波,疲劳的不仅仅是身体,心更累。

    骆星晚发现一个好玩的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呆在别墅里,会非常的放松,心里也十分平静。

    蓦然一惊,这种平静和放松,好似只有她和工具人两个单独呆在别墅里时,才会有。

    或许是习惯吧,骆星晚暗自解释。

    毕竟,两个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时间久了,总会相互习惯的。

    骆星晚结婚前,有一所自己的房子,在市中心,大三居,装修时尚豪华,里面什么都不缺,现在让小秘书苏糖糖住进去了。

    结婚后,就一直住在别墅里,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如今和工具人相处习惯了,反倒觉得,原本并不喜欢的空旷别墅,也挺好。

    雇主骆星晚不明白,单单两个人习惯,并不会给人带来放松和平静。

    能带来这些东西的,只有安全感。

    是的,不知何时,原本被骆星晚当做掩人耳目工具的陆小川,给了她难得的安全感。

    生在大富之家,身份又有些尴尬,父亲是个不管事的,母亲……小的时候,母亲也指望不上啊。

    自小的遭遇,让骆星晚缺乏安全感,一种很难说清楚的安全感。

    “说点什么吧。”

    屋里安静的时间久了,骆星晚想要弄出的声响,“咱俩干坐着,也无聊。”

    实在是,疲劳了几天,突然放松心情,又吃饱了饭,人就不想动。

    平时,哪怕不用加班,骆星晚呆在别墅里也不会没事做。

    看看电影,运动运动,关注一下时尚资讯……总之,能打发时间的东西很多。

    可今天,骆星晚就是什么都不想做。

    “我继续给你说那个何管家吧。”

    陆小川还没开始讲,自己先被逗笑了,“挺好玩的。”

    雇主骆星晚点头,工具人陆小川详细描述了何管家爆料两个女儿是裴家老爷子的人之后,众人的精彩表情。

    “这事,也没什么的。”

    骆星晚抿着嘴笑,倒也不觉得惊奇,“我爸一直在外国疗养,说是身体不好,其实是不想管事。”

    “他身边就有五六个阿姨,相处的挺和睦,把他照顾的很好。”

    “对了,我给你说过没,我和骆嘉和不是一个妈。”

    “骆嘉和和我大哥,也不是一个妈,我们兄妹三个,关系是不是挺乱的?”

    陆小川听津津有味,豪门生活,就是这么枯燥无味,而又俗气惹人厌。

    哥们这便宜老丈人,挺厉害!

    而且,雇主哪是想听我说啊,分明是想自己说!

    按照骆星晚的说法,她老爸很帅的,如果不是长的帅,也没办法把杨妈咪骗到手。

    当然,杨妈咪当年青春年少,怀春无知,也是重要原因。

    杨妈咪和骆老爹好上的时候,大哥骆嘉安的老妈已经不在了,骆家的顶门儿媳当时是骆嘉和骆二哥的亲妈。

    杨妈咪的风采,哪怕是今日,也足够惊心动魄,所以说,当年不单单她被骆老爹迷的神魂颠倒,骆老爹自己也泥足深陷。

    按照骆老爹的想法,自然是把杨妈咪带回家,让骆二哥的老妈让位。

    可惜,骆老爷子和杨妈咪家中长辈有过恩怨,死活不同意,骆二哥的老妈这才稳住了地位。

    不过,生性浪漫多情的骆老爹并未就此安生,想要金屋藏娇,把杨妈咪养在外面。

    只是,杨妈咪和那些小家碧玉不同,人家也是豪门贵女,自然不愿意过躲躲藏藏的日子。

    其中发生过一些事,杨妈咪见骆老爹为人优柔寡断,做事没有决断,万事一个拖字诀,实非托付终身的良人,就有些心灰意冷了。

    生下骆星晚之后,杨妈咪提出让骆老爹跟她私奔,倒也不是去外面白手起家创业吃苦,而是一同返回杨家继承本就属于她的那份产业,然后安安静静厮守终生。

    可惜,优柔寡断的骆老爹,面对杨妈咪的最后通牒,又犹豫了。

    也不知道是怕背上吃软饭的名头,还是舍不得其他莺莺燕燕,反正骆老爹最终也没能和杨妈咪一起走。

    杨妈咪留下女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骆二哥的老妈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以骆老爹的风流性子,自然不会亲自抚养骆星晚,于是,骆星晚从小就被养在骆家庄园,那是骆老爷子发迹之后,筹建的骆家大本营。

    骆星晚在庄园长大,也是骆老爷子的意思。

    大人的纷争算不到孩子身上,骆老爷子还不至于迁怒自己的孙女,但是他知道,别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孩,索性就养在身边。

    骆二哥的老妈,差点被杨妈咪赶下台,又看着丈夫和别人生的孩子在眼皮子底下长大,这份憋屈,就别提了。

    骆星晚五岁那年,骆二哥的老妈生病死了,这笔账,骆二哥记在了自己的妹妹头上。

    骆二哥一直认为,自己老妈之所以会生病,之所以会郁郁而终,全都是因为杨妈咪母女。

    而身为当事人的骆星晚,却不这么想。

    骆二哥的老妈究竟是怎么死的,她不清楚,但是,那个女人是怎么对待她的,她记得很明白!

    甚至连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二哥,这些年来,是如何诋毁、陷害,甚至威胁自己的,骆星晚也都记得很清楚!

    兄妹两个的仇,不可调和,骆家财产争夺,不可避免。

    这次莲城之行,就能看出兄妹两人的斗争进行到了何种程度。

    骆二哥的手段下作,已经脱离了正常的商业斗争范畴,更多的是在针对骆星晚这个妹妹自身。

    “豪门之家,也不好呆啊。”

    陆小川口不由心的感慨了一句,“这些年,你也挺难的……嗯?!”

    刚刚还在讲述豪门辛密的雇主,这么几句话的功夫,竟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个,哥们把她抱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