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九十四章 你老婆就是我老婆
    不带你这样玩的!

    何国庆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他倒是想活,可他不敢让裴炎死啊!

    裴炎要是死了,他也活不成!

    “快点啊,我时间很宝贵的。”

    说出这句话,陆小川心神巨爽,特么的,以前看别人装逼,都说时间宝贵,终于轮到自己了!

    说着,陆小川伸手在旁边的承重柱上一划……哗啦啦,水泥剥落,留下几道指印!

    这特么的,怎么办到的?!

    口罩男眼珠子猛然一缩,输的不冤!

    单凭这份指力,目标人物想要弄死自己四人,简直就是玩一样!

    哪一行,都有自己的规矩。

    混拳场吃黑饭的,自然也有。

    外出接活,必须是老板安排。

    根据不同的活,有不同的配置和要求。

    一般来说,拳手不会携带武器,毕竟他们擅长的,就是拳脚上的本事。

    而且,身上没有武器,出了事就有很大辗转腾挪的空间,也就有了保住自己小命的操作余地。

    毕竟,他们杀人并不依赖武器。

    而陆小川这种,指头堪比锋利坚硬的刀锋,随手抓去,就能在高质量水泥浇筑的承重柱上留下指印……

    真到了搏命的时候,就相当于陆小川手中有武器,还是很锋利的那种。

    有武器和没武器的差别,稍微懂点格斗常识的人都明白。

    实力相当,有武器特别是利器的人,能轻松弄死同一段位空手的家伙。

    教授防身术的教练,向来强调,面对有武器的歹徒时,逃跑为上,寻找武器为中,直接顶上去,为下。

    这特么,全是血淋淋的经验啊!

    格斗大佬死在街头混混的西瓜刀下,又不是什么新闻!

    而且,能将指头练到这种程度,单单付出艰辛和汗水肯定是不够的。

    人体有自己的极限,想要突破,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自己瞎练,且不说能练成什么样,单单损伤方面的反噬,就能轻松废掉一个壮汉。

    陆小川这样的,肯定是有传承有名师指导的。

    没有的话,不是残了,就是达不到现在这份功力。

    口罩男顿时面如死灰,这次踢到铁板,惹到真正的麻烦了!

    裴家害人!

    这种有传承有背景的人,是拳手乃至拳场都不愿招惹的,打不过死伤惨重,打的过后患无穷!

    靠裴大少搀扶,才勉强能站稳的老六剧烈咳嗽起来。

    这特么的,确认眼前这家伙,是骆家的上门女婿,而不是专门配给骆星晚的贴身保镖?!

    身为一个靠见识广吃饭的选手,老六见过、听说过几个练指功的高手。

    老六可以负责任的说,能实打实的在地下车库承重柱上抓出指痕的,没几个!

    而且,不一定能抓的这么均匀,这么轻松!

    歹命哦!

    这次裴大少的生意,接亏本了!

    何管家虽然不懂江湖人士的这些弯弯绕,可陆小川威胁的意思,他却体会到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这特么,就是红果果的威胁和催促啊!

    “我死,让我死吧!”

    何管家瘫软在地,满脸鼻涕眼泪,“让少爷活下去,他比我重要!”

    这特么的,裴炎裴大少被感动到了啊!

    这是,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了啊!

    何管家还是原来的何管家,依然是那个能替自己解决任何麻烦的老好人!

    “少爷,我死之后,求你照顾我两个女儿,其他的再无所求!”

    何管家老泪纵横,看的人肝肠寸断。

    老六却在心底暗暗点赞,老何演技不错,就是不知道对面那个上门女婿吃这一套不吃?

    “何叔你放心,你女儿就是我女儿,我一定负责到底!”

    裴炎也不管何家姐妹俩跟自己一般大,直接大包大揽。

    场面,一时就很感人,充满了忠仆赴死,临终托孤的既视感。

    “挺聪明的哈!”

    陆小川依然不为所动,“说完没?说完送你上路!”

    这特么,你是个魔鬼吗?!

    老何我表演的这么卖力,你难道一点感动都没有?

    我特么还有两个女儿要照顾的,死了她们就没有依靠了啊!

    何国庆故意不提女儿的年龄,就是想要卖一波惨,可惜,没用。

    “还有我老婆!”

    沉住气,越是紧急时刻,越不能慌!一慌,就是死啊!“少爷,你不用给她太多钱,饿不着冻不着就行!我怕你对她太好,别人会害她!”

    刚刚说好的“再无所求”呢?

    “何叔你放心,你老婆就是……咳,是我婶子,我会好好照顾她,不让她受委屈的!”

    差点说秃噜嘴,“你老婆就是我老婆”差点蹦出来,裴炎裴大少有些尴尬,今晚口挤没发挥好啊!

    何管家眨眼,少爷还是太天真啊,你这么配合,我很难脱身的。

    要不,再说说家中老父老母?

    “别特么废话了!”

    陆小川表现出了极度的不耐烦,眼神阴冷到老六都吓了一跳!“这管家一家,以后都让裴总照顾就是了,咱们继续,我动手了啊!”

    说着,大步朝表演苦情戏的何管家走去。

    何管家顿时惊呆,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特么就完了?!

    小命就这么丢了?!

    我好后悔啊,我担心个蛋的老爷啊,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应该把老爷叫醒的啊!

    老六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原本被裴大少看不起的上门女婿,真的是个杀神!

    还是那种不管不顾,脾气上来就要弄死人的选手!

    这特么的,惹不起,太吓人了!

    按照老六的理解,弄出人命,必须是在没有其他选项的情况下,最后的手段。

    刚刚在楼上,自己和裴大少都特么摸进房间了,这上门女婿都没下死手,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反而要弄死个人……实在是太特么吓人了!

    凶人狠人老六见多了,并不会太害怕。

    可这种不考虑利益得失,情绪到了就杀人的变态,老六是真害怕!

    不顾断了的那两根肋骨,老六奋力朝远处挪了几步,这特么的,千万别把老子给牵连进去!

    口罩男都特么看呆了!

    目标人物这么暴躁,究竟是因为啥?

    就因为,那个何管家,想要套路他?

    “别动手!我死了,你就得罪狠裴家了!”

    为了求生,何管家打算拼了!“我两个女儿,都是老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