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八十九章 只有两个莲城人
    夜已深,车水马龙的街道,也突然变的空旷无比。

    轰鸣的马达声,由远及近,豪车炸街,引来无数咒骂。

    裴炎裴大少双眼猩红,脸上也是不正常的潮红,五官扭曲,单手驾车,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嚎叫。

    副驾驶座椅上,跟班脸色苍白,身上的保险带捆的死死的,却给不了他太多安全感。

    这特么,老子这条小命,早晚要玩死在裴炎这个傻逼手里!

    裴大少的座驾后面,紧跟着一辆改装后的福特猛禽,宽大的车轮碾压过平整的街道,丝毫无法显示出这台大家伙的优良性能。

    临近玉华酒店,裴大少适时减速,轰鸣的发动机也慢慢变的温顺,跟班又活着度过了一次疯狂之旅。

    地下停车场内,裴大少满身大汗,和猛禽的驾驶员低声商量,然后一同走向了电梯间。

    跟班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看车,心里却没由来的一阵发虚。

    这样的事,裴大少不是第一次做了,跟班虽然每次都是放风,却也清楚即将发生什么。

    只不过,以前的时候,裴大少挑选猎物,总会有所顾忌。

    所选择的,全是没有身份背景的可怜人,大部分还是只身一人在外打拼的单身,事情过后,给点钱,威逼利诱一番,也就平息了。

    可这次,裴大少竟然要对滨海骆家的大小姐动手,跟班有点害怕。

    哪怕裴炎信誓旦旦的说,骆星晚只是骆家的私生女,骆家不会在乎她,跟班依然怕的厉害。

    那可是滨海骆家!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骆家养的一只宠物,被人欺负了,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无关乎损失或者委屈,只是为了维护骆家的脸面。

    豪门的面皮,不容折损。

    跟班呆在车里,忍不住摸出一根烟,最后狠狠心,掏出了手机。

    这个时间,自然不能联系裴炎的爷爷裴老爷子,跟班也没那个资格联系老爷子,他打给了裴家庄园的管家。

    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管家让他老实呆在原地,不要乱动,自有安排。

    跟班松了一口气,不管过后会不会被裴大少整治,最起码,这次事件,算是把自己摘出去了。

    玉华酒店内,骆星晚和小秘书苏糖糖住的房间早就关了灯,漆黑一片。

    今晚的酒宴虽然不尽如人意,可代工的事却是定下来了,天亮了去签合同,完事就能赶回滨海。

    连日来的疲劳,让二女睡的很沉,有人偷偷打开门,摸进房间都没能发现。

    玉华酒店是莲城最豪华最顶尖的酒店,得益于莲城林立的成衣制作工厂,酒店的生意非常不错。

    那些来谈生意的商人老板们,给玉华酒店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客源,同时,也不断的促进酒店不停提升服务质量。

    毕竟这些人群,都是走南闯北,吃过见过的主儿,酒店方面稍有差错,就会被人指出来。

    多年下来,玉华酒店的服务水平提升很快,管理方面更是一再加强,堪称严格。

    可就是这么一个管理严格的顶级酒店,其中最贵的总统套房却被人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不得不说,来的人很厉害。

    能做到这些的人,手艺肯定很强,背景肯定也不简单。

    望着主卧宽大的床上,被子下隆起的身影,裴炎一脸狞笑着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你骆星晚不是自认高贵目中无人吗?今晚我偏要好好的摧残你!

    你骆星晚不是声称和老公很恩爱吗?等会我就让你所谓的恩爱,全都变成狗屎!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你高高在上,我裴炎连看都不敢多看你一眼。

    现在呢?

    你只不过是个被家族厌恶的私生女!

    招上门女婿,自己在外面抛头露面赚点可怜钱,还扮演什么贞洁烈妇?还装什么高门贵女!

    我要把你那可笑的伪装全部撕碎,把你那可怜的自尊全部打烂!

    我要让你在身下哀嚎痛哭,我要你跪下向我讨饶!

    裴炎一边解开自己的衬衣纽扣,一边冲身边人比了手势,对方点点头,拿出一台小巧的手持摄像机。

    等到裴炎裴大少彻底全光,狞笑着准备狠狠摧残原本高不可攀的女神时,房间里的灯,突然亮了!

    一瞬间,原本黑暗的房间猛然明亮!

    躲在暗处的丑恶,刹那间暴漏在光明下,裴炎扭曲的脸上,全是愕然。

    手持摄像机的老六毫不迟疑,几乎是在灯被打开的一瞬间,就转身朝房门冲去!

    上当了!

    有埋伏!

    砰!

    一声闷响,老六还算魁梧的身子,犹如被超速超载的大货车迎头撞上,以比逃跑更快的速度倒飞回来,狠狠砸在总统套房那张豪华大床上!

    被子被撞飞,露出两个厚实的羽毛枕头,床上没人。

    摄像机飞到墙上,碎的很彻底。

    老六直接没了声息,不知是死是活。

    裴炎彻底傻了,上一秒,他还在幻想如何狠狠的报复骆星晚,如何疯狂的发泄自己扭曲的渴望。

    下一秒,乾坤颠倒,日月倒悬!

    房门处,一个相貌普通,却带着挥之不去少年感的男人,正盯着瞪大眼睛的裴炎在笑。

    “裴总是吧?来之前,吃药了?”

    陆小川随手拍了拍鞋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刚刚那一脚踹的太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小川,是闪闪的老公。”

    闪闪……骆星晚的老公?!

    情报里,那个一无是处,吃软饭的窝囊废?!

    “裴总,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么晚了,你带着人潜入我老婆的房间,究竟想干什么?”

    陆小川一脸玩味,那表情,犹如猫戏耗子,“别说你有半夜裸奔的嗜好,即便你真有,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这特么的,老子上当了!

    裴炎再草包,也知道自己被人给坑了!

    “这里是莲城……啊!”

    裴大少还想搬出坐地虎的背景,让眼前这个吃软饭的赘婿有所顾忌,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扇了一个耳光!

    啪!

    又是一个耳光!

    裴大少直接被陆小川一巴掌甩翻在地,扭曲的脸上顿时肿起正反两个鲜红的手掌印。

    “裴总,我需要提醒你一下。”

    陆小川老神在在的蹲下来,盯着裴炎的眼睛,“这里是莲城,可,现在这房间里,只有两个莲城人,一个是你,另一个,在床上。”